近期,中國27個省遭遇暴雨侵襲,洪水泛濫,四處告急。面對特大災情,至今中共高層仍無一人親赴災區指揮救災及慰問災民。坊間質疑,中共高層都到哪去了?有分析人士說,中南海內鬥已經到了白熱化程度,習近平為防不測,目前正在四處「飄移」,行蹤詭異,避免被鎖定行蹤。

洪水泛濫,四處告急

由於中國持續暴雨,加上三峽大壩全力洩洪,長江流域自洞庭湖湖口的湖北監利,直到出海口上海,數千公里的江面水位悉數超越警戒線。洪水泛濫,大量農田、村莊被淹沒,堤壩、房屋、道路、橋樑被衝垮。

截止7月15日,中央氣象台連續44天發佈暴雨預警。重慶、武漢、合肥等城市多地一度被水淹至一至四層樓高。

江西防汛11日已經「進入戰時狀態」。湖北武漢平均海拔21至27米,而長江武漢段水位不斷上漲,12日已達28.76米。中共水利部表示,長江洪峰13日凌晨通過武漢、漢口、九江、大通江段,沿江主要控制站的洪峰水位都達到了歷史高點,防汛形勢異常嚴峻。

洪峰在之後兩、三日將會陸續通過中下游,包括江西九江、江蘇大通等主要控制站的洪峰水位均將位居歷史前列。

長江三峽大壩水情監控資訊13日晚間突然停擺6小時,直到14日清晨2時後才恢復正常,一度引起輿論揣測。

中共水利部官員警告,17日至21日,主要降雨帶東段就將開始往北方移動,對久未遭到暴雨釀災的華北地區而言,將形成一大考驗。因北方的防洪設施更脆弱。

中共高層不見蹤影

面對如此特大的災情,在1個多月的時間裡,中共高層領導無一人親赴災區,既無現場指揮,也無慰問災民。直到7月6日,李克強到貴州銅仁視察,但貴州並不是最主要的災區。而且李視察災情的新聞,官媒淡化報道,社交網絡轉發的較多。

7月15日,時政評論員田雲刊發題為「洪水滔天 中共高層為何不見蹤影?」一文說,中共天天高喊「人民至上」,這一回,人民在洪水裡掙扎,領導人不見蹤影,而一些官方機構竟發起民間捐款,怎不讓人憤怒?

大陸網民說:「太過份了!給譚德塞就能給這麼多,救助自己國家,政府不用出錢嗎?」「政府到哪兒去了?」

7月12日晚,黨媒報道了習近平要求各地區各有關部門抓好防汛救災工作,還要防止因災致貧返貧。有外媒分析說,確保今年全面脫貧,可能是習近平更在意的重點。

按理說,大災大難時,國家領導人親赴第一線,有助於提振民心,穩定局面。習近平為何不邁出這一步?

田雲分析說,6月份,京城疫情蔓延,進入戰時狀態。據分析,政治局七常委一度離京避疫,之後李克強等幾人返回,習近平仍遠程發言。

從視頻來看,習近平不像染病的樣子。估計高層中有人「中招」,習暫離中南海,以防感染。中共領導人的健康狀況是最高機密,不像其它國家,總統、總理、首相、州長、議員等政要的確診和治療信息都及時對外公佈。

還有一種解釋是,內鬥凶險,災區沿途不容易將保安部署得滴水不漏,不得不防,所以他只好按兵不動。其次考量是,洪水凶猛,災區危險,習近平去了也無計可施,索性不去。

田雲說,不管哪個理由起了決定性作用,結局都一樣,人們看到,中共內部分崩離析;中共治下天怒人怨,統治者與人民完全脫離,何談「以人民為中心」。

政治學者吳強對港媒分析說,習近平隱身全因「決策疲勞」。

吳強認為,目前習近平獨大,所有事情都要由他來決策,或已經出現「決策疲勞」的狀態。習迴避對現在南方水災做出任何指揮或部署,因為他現在面臨決策壓力和困難,日程表已經太多,現在很難對水災做出指揮。這是他的個人極權所造成。

習近平行蹤詭異

【世界的十字路口】節目主持人唐浩分析說,習近平目前的行蹤相當詭異,不僅沒有前往華南災區視察災情,人也不在北京。根據黨媒央視的報道紀錄,習近平上一次公開露面,已經是6月30日中央政治局的集體學習。

也就是說,習近平已經兩個星期沒有出現在公開活動。唐浩分析習隱身的原因說,除了是要躲避北京的疫情外,應該是中南海內部出現了相當激烈的爭鬥博奕。因為習雖然人沒露面,但卻接連啟動了整頓軍方內部、整頓政法體系內部的大動作。

不排除在中共軍方和政法體系有派系勢力在與習近平較量爭鬥,而且已經動刀動槍,因此習不敢輕易露面,怕洩露行蹤,甚至很可能在到處遊走,避免被鎖定行蹤。

唐浩說,中共高層你死我活的內部鬥爭,固然會對北京當局帶來巨大壓力,但如果北京為了轉移內部壓力,而選擇在國際問題或兩岸問題上冒險發動軍事行動,很可能會適得其反。

結果是不但未必能夠轉移人民焦點、釋放政治壓力,反而激發國際反共大潮,招來國際社會的聯手制裁與貿易封鎖,加速中國經濟的內部崩解,甚至撼動中共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