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5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華盛頓的記者會上發表講話指出,中美關係已經發生逆轉,這是中共所為的結果。他表示,中共對中國人民的所作所為已經惡貫滿盈,自由世界不會再容忍中共倒行逆施。

一、中美關係大逆轉

蓬佩奧指出,長期以來,中共被允許對美國人民採取極為不公平的行為,已到了危及美國國家安全的地步。「所以我們開始逆轉這種情況」,「這是中國共產黨行為的直接結果」。「我們必須實事求是地對待中國(中共),不能單憑我們的願望。」「這是美國在為自己的人民挺身而出」。

近年來,據公開資料及美國媒體和情報部門披露,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和不平等操作怵目驚心,涵蓋政治、經貿、軍事、科技、傳媒、教育等多個領域,手段包括拉攏政要、技術竊密、黑客攻擊、利用美媒干擾美國大選等。

6月24日晚,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中共在試圖從美國幾乎所有行業的公司偷取信息。與大約10年前比較,FBI目前正在進行的與中國有關聯的經濟間諜調查激增了約百分之1300,平均每10個小時便啟動一項調查。

克里斯托弗·雷強調,這並不事關中國人民或華裔美國人,而是關於中國政府和中共。

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和挑釁已是有目共睹,中共喉舌新華社的廣告竟然在曼哈頓中心地帶24小時播放,試問,美國媒體能夠在北京來個對等宣傳嗎?

對於特朗普行政當局的反制行動,中共以「見不得別人好」、「懼怕中國強大」擋箭,卻迴避它的間諜活動和不對等操作。

蓬佩奧還揭穿了中共心口不一的特性,「中國共產黨談到雙贏與合作。合作不取決於使用甚麼美好的言辭或召開甚麼峰會,不取決於兩國外長舉行甚麼會議。合作要看行動。」

中共習慣性地說一套,做一套。它所提倡的「雙贏」必須百分百地符合它的利益和要求,但凡有一點令它不 滿,它就拋出「反華勢力」「霸凌」的罪名,大加撻伐。在中共的強盜邏輯中,不存在「公平」、「對等」。

幾十年來,美國對中方提供了巨大的援助和支持,中共依靠美國等西方多國才有了今天的實力。然而,中共幾乎從未停止過指責「美帝」,反以竊取技術和計劃顛覆對美恩將仇報。

2020年瘟疫大爆發,中共隱瞞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誤導各國,竟污衊美國是病毒源頭,中共黨媒對蓬佩奧破口大罵,令人瞠目。當美國依據香港現狀調整其對港政策時,中共又稱美方干涉中國內政,充份暴露了它的不堪和卑劣。

所以,蓬佩奧的講話是對中共多年行不義的小結,對中共倒打一耙的有力回應。

二、世界認清中共的威脅 將共同應戰

蓬佩奧發言的第二個重點是:「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人民的所作所為已經惡貫滿盈,但是自由世界決不容忍北京倒行逆施」,「全世界都在圍繞我們所面臨的挑戰而團結起來」

他舉例說明,「世界現在開始懂得中國共產黨的威脅」:澳洲和加拿大已停止執行與香港的引渡條約,英國禁止華為參與國內5G網絡建設並將逐步剔除華為設備。他稱讚說,「英國已加入美國和目前眾多其他民主國家的行列,成為『清潔國家』」。

蓬佩奧還透露,他將於7月20日啟程訪問英國和丹麥,此行的優秀議題將是中共及其對世界各地自由的人民的威脅。他對民主國家合作對抗中共的未來充滿信心。

當前的國際形勢驗證了國務卿所言。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重新設定對華策略,越來越多的國家敢於向中共說「不」。「一帶一路」項目在東歐受挫;華為頻頻遇阻;海外多所孔子學院被關閉;一百多個國家同意就疫情問題進行獨立調查,多個國家、組織和個人因中共隱瞞疫情、違反《國際衛生條例》而啟動了對中共當局等官方機構的索賠訴訟案;港版國安法受到普遍而強烈的譴責;中共侵犯大陸和香港民眾人權的行徑處於國際焦點。

這就是潮流和趨勢。變化的關鍵無關流行病,無關文化交流或是科技企業,而是關於中共暴政的擴張和作惡,關於中共對世界的威脅。當前,這種威脅已經量化於189國超過1千4百萬人染疫,近60萬人死亡(未包括中國大陸的確診和死亡數字),以及數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蓬佩奧向中共放話,並以此鼓勵更多政府站出來對抗中共。他的觀點對於非民主國家也具有重要的警示作用。此時,瘟疫的威脅超出國界,吞噬生命,中共病毒就是觸發危機的根本因素。即使在共產黨執政地區,官員和民眾同樣需要思考和選擇。

三、中共是邪惡政權

一位記者問蓬佩奧,他是否認為中共是邪惡政權。蓬佩奧說:「我們希望中國人民生活美好。我們遇到的中國共產黨卻採取擴張主義、帝國主義、專制主義行徑,將自由和民主置於危險的境地。」「正在人權規模上發生的事情,我曾稱之為世紀之殤。我堅持這些說法……」

蓬佩奧沒有直接回答「是」或「不是」,不過,他回應透露的信息不言而喻——中共顯然是邪惡政權。

對照歷史和現實,中共對中國人民做了甚麼?

自1949年建政起,中共即以謊言和暴力治國,以無神論和黨文化愚民洗腦,瘋狂地摧毀傳統文化,砸毀古蹟文物、焚燬古籍字畫、迫害文化精英。中共還通過所謂的「愛國教會」變異宗教,企圖消滅宗教信仰。在經濟建設方面,中共盲目追求GDP增長,過度開發,破壞環境、濫用資源。在人權領域,中共剝奪人民的言論、信仰、集會、出版等多項權利,以恐怖高壓威脅百姓的生存權。

71年來,8千萬中國人被中共奪走了生命,死於饑荒、政治整肅、酷刑、非法監禁、活摘器官等。

美國華裔記者方鳳美撰寫了《獨生:中國最激進的社會工程實驗》,書中提到一個例子:2010年,一名中共計生官員對一個違規者徵收了五百萬人民幣的罰款,當事人提出抗議時,這名官員不僅提高罰款金額,還揚言說:「你就是砧板上任我宰割的一塊肉。」

四川一名前縣級計生官員告訴方鳳美,「只要能控制住限額,我們做甚麼都行:毀壞房子和財物、抓人去坐牢,甚至威脅把孩子沒收,都沒有人會說話。」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迫害數千萬修煉者,叫囂對法輪功學員要「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大陸維權律師江天勇曾代理大量法輪功案件,他談到,在迫害者眼裏,「法輪功不是人,他們沒有絲毫權利,法輪功沒有任何說話的機會。」時至今日,迫害仍在繼續,大批法輪功學員仍被非法綁架、審判和關押,受盡折磨和屈辱。

2020年初,中共肺炎在武漢大爆發,當局的要務是隱瞞情況,掩蓋病例數字,不惜把病人推出醫院。此外,中共嚴控信息,打壓「吹哨人」,抓捕公民記者,威脅、軟禁試圖向政府索賠的市民。這一切都是以數以萬計的人命為代價,中共為保政權而為。

從6月至今,中國南方持續暴雨引發特大洪澇災害,27個省市區的近3400萬人受災。可是,中共高層領導無一人現身重災區,任由百姓自生自滅。災民悲憤地說:上半年疫情,下半年水災,這日子沒法過了!

面對疫情和洪災,面對中共自己製造的亂象,中共不知悔改,反而加大力度「維穩」。當局重判維權律師和人權活動人士,抓捕敢言學者,強推《港區國安法》,黨媒繼續顛倒是非,盡顯「順我者昌,逆我者嫖娼」的醜惡。如此的殘暴、冷血、無法無天,難道它還不是個邪惡政權?

中共所為正給中國和世界帶來滅頂之災。因此,反制中共,抗擊暴政,傳播真相,是維護正義、對抗邪惡,是從最根本上幫助受苦受難、受到蒙蔽的中國人民,也是為各國開創美好明天。在這場戰役中,沒有中間地帶。善惡已明,任何政府、團體或個人,都不應再為邪惡「護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