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7日,新華社罕見報道了中共政治局常委的網絡會議,央視的影片只有文字報道。近一個多月來,內外形勢突變,中共政治局常委應該經常通過網絡開會討論,但黨媒不敢報道,否則中共高層都不在北京的事實就露餡了。但這一次即使露餡,也不得不報了,中共高層防汛的批示已經難以落實。

正如美國議員麥考爾所說,中共最害怕的其實不是美國,而是中國人民。政治局常委估計多次討論了中美局勢,但沒有報道。

關於水災的會議卻忽然報道,不是中共高層真認為水災多重要,而是關於水災多次批示後,根本落實不了才最重要;老百姓怨聲載道也不重要,中共各級官員不聽話才顯得更重要。

中共高層明顯感到了權力失控,心慌得很,政治局常委網絡會議也不得不公佈報道了。再不報道,估計快被認為不存在了。

這次會議不得不開,因為中央各部委的防洪救災敷衍了事,各省市官員也上行下效,老百姓基本在自救。中共的各級官僚系統,在水災面前無所作為,中共高層隱身,中共各級機構面臨癱瘓。

6月28日,習近平對防汛工作做出了第一次批示。但11天後,7月9日,中共國家防辦、應急管理部才終於召開防汛會議,連各地災情數據都沒有。

7月12日,習近平不得已又一次批示,稱「防汛形勢十分嚴峻」,要求「各級領導幹部要深入一線、靠前指揮」。

7月15日,中共國家防辦、應急管理部再次宣稱落實習近平重要指示,「入汛以來……累計調撥中央救災物資9.3萬件」,顯然遠遠不夠救災,實際「3,385萬人次受災,195.8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81.5萬人次需緊急生活救助;2.3萬間房屋倒塌,26.9萬間不同程度損壞」。這個數字顯然還漏報了不少。

7月16日,應急管理部仍然稱,「與去年同期相比,因災死亡失蹤人數下降53.1%,倒塌房屋數量下降55.6%」。

習近平的話顯然已經不管用了,7月17日,只能升級為政治局常委會議。但局勢尷尬,習近平沒法直接批評,不得不說,「6月份以來……堅強領導下,各級……緊急行動……防汛救災工作……取得了積極成效」。

習近平只能違心地肯定表揚,否則自己的責任更大。

隨後,習近平話鋒一轉,「防汛救災關係人民生命財產安全,關係糧食安全、經濟安全、社會安全、國家安全」。

雖然人民生命財產安全被放在前面,但顯然是擺設,一個多月的事實已經證明了,中共官員從上到下,沒人關心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其它的種種安全才更重要,也就是中共政權的安全最重要,也特指中共高層權力的安全最重要。

習近平還具體要求,「各有關地區都要做好預案準備、隊伍準備、物資準備、蓄滯洪區運用準備,寧可備而不用,不可用時無備。」

這都是防汛的基本常識,但顯然沒人做,也沒人關心,之前的批示形同虛設,只好再強調一遍。

之後習近平再次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壓實責任,勇於擔當,採取更加有力有效的措施,全力搶險救援」。

這已經是變相批評了,實際各級官員無人擔當責任,上下欺瞞、敷衍,根本沒有實施有效的救災工作。

會議再次強調「各級領導幹部要深入一線、靠前指揮、現場督查,在防汛救災第一線體現責任擔當」。

重複這樣的話,已經不管用了。中共高層沒有一人「深入一線、靠前指揮、現場督查」,下級官員哪可能做到?

會議還不慎露出實情,「要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搶險救災工作,嚴格落實各項防控措施,避免疫情出現反彈」。

看來,剛剛曝光的烏魯木齊疫情反彈,不是孤立的,很可能在一些地區也出現了,只是被隱瞞。中共高層掌握了一些實情,不得不說,至少北京還在隱瞞,中共高層不敢回京,只好開網絡會議。而且,還可能因為有些地區確實出現了疫情,中共高層根本不敢隨便去各地視察,偶爾露面的地方,應該是一再確認沒有疫情,才敢現身。

新華社的報道最後稱「會議還研究了其它事項」。

不知應急管理部的部份官員是否會被免職,或者還包括救災不力的地方官員,再不動手殺雞儆猴,中共高層的權力恐怕還會繼續失控。

但中共高層若不親自現身水災一線,殺雞儆猴恐怕也難奏效。各級官員不過是把戲演得再逼真一點,或者就像瞞報疫情數據一樣,乾脆就不再上報災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