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善良、正義是神的榮耀,也是人的本性,而在拉斐爾Raphael (March 28 or April 6, 1483~April 6, 1520年)的作品中更處處彰顯了這點。這就是為甚麼拉斐爾的畫作在他逝世500年後的今天,仍然能夠啟發我們,並帶給我們希望。這也是為甚麼拉斐爾的作品對我們當今的社會如此重要,他讓我們看到了事物美好的一面。

拉斐爾的畫作總能深入觀者的內心世界,帶領我們回到自己善良的本性。或可說,他的作品讓我們回想起自己最好的一面。

「拉斐爾透過代表善良本性的天使和我們產生聯結。」倫敦國家美術館負責16世紀意大利繪畫的策展人馬蒂亞斯維維爾(Matthias Wivel)在2018年的演講《拉斐爾:文藝復興大師》中如此說道。

拉斐爾的作品具有這種神奇的力量,是因為他誠摯地描繪出了人性——不論是一張簡單的手稿或一幅成品皆然。所有人看過他的作品之後,都會不自覺地想要做一個更好的人。

紀念拉斐爾

為了紀念拉斐爾逝世500周年,羅馬的奎里納勒博物館(Scuderie del Quirinale)舉辦了《拉斐爾1520 ~ 1483年》特展。在這場6月初結束的、百年一見的展覽中,共有120件拉斐爾的畫作和84項其它作品,例如古羅馬文物、文藝復興雕塑、手抄本(手稿合輯)等,讓民眾得以深入了解拉斐爾和他的畢生之作。

該展覽展示了拉斐爾無與倫比的繪圖技巧和畫作,同時也囊括了他的建築設計稿和古文物收藏,就如16世紀藝術史學家喬爾喬瓦薩里(Giorgio Vasari)所言——拉斐爾是一位「通才藝術家」。

奎里納勒博物館同時也和佛羅倫斯的烏菲茲美術館合作,前後共花了三年的時間籌備,其中亦包含了多位藝術領域的專家。兩位策展人Marzia Faietti和Matteo Lafranconi在Vincenzo Farinella和Francesco Paolo Di Teodoro的協助下,共同策劃了這場拉斐爾展。

拉斐爾的作品《蓋布的聖母》(Madonna dell’Impannata) ,1511年。油彩、畫板,158 x 125公分。意大利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收藏。(公有領域)
拉斐爾的作品《蓋布的聖母》(Madonna dell’Impannata) ,1511年。油彩、畫板,158 x 125公分。意大利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收藏。(公有領域)

拉斐爾的作品《玫瑰聖母》,1518~1520年。油彩、畫板,103 x 84公分。西班牙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收藏。(公有領域)
拉斐爾的作品《玫瑰聖母》,1518~1520年。油彩、畫板,103 x 84公分。西班牙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收藏。(公有領域)

許多展覽作品是從世界各國的著名機構借來的。其中有三幅拉斐爾的聖母像,更是在送往國外多年後,首度重回意大利:包含在華盛頓國家藝廊的《阿爾巴的聖母》;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的《玫瑰聖母》;還有慕尼黑老繪畫陳列館《天彼家的聖母》。另外還有兩幅拉斐爾的教宗肖像——《教宗朱利亞斯二世肖像》、《教宗利奧十世及兩位紅衣主教》——更是從來沒有同場展出過。

拉斐爾的作品《天彼家的聖母》(Madonna Tempi),1507~1508年繪製。慕尼黑巴伐利亞國家繪畫收藏館。(公有領域)
拉斐爾的作品《天彼家的聖母》(Madonna Tempi),1507~1508年繪製。慕尼黑巴伐利亞國家繪畫收藏館。(公有領域)

拉斐爾的作品《教宗利奧十世及兩位紅衣主教》(Portrait of Pope Leo X between Cardinals Giulio de’ Medici (L) and Luigi de’ Rossi),1518~1519年。油彩、畫板,154 x 119公分。收藏於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公有領域)
拉斐爾的作品《教宗利奧十世及兩位紅衣主教》(Portrait of Pope Leo X between Cardinals Giulio de’ Medici (L) and Luigi de’ Rossi),1518~1519年。油彩、畫板,154 x 119公分。收藏於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公有領域)

該展覽的另一項重頭戲是拉斐爾和友人巴達薩列卡斯提里奧尼(Baldassare Castiglione)寫給教宗利奧十世的書信,信中解釋了拉斐爾的一項偉大計劃的宗旨,這是他在去世前幾個月開始著手進行的:分區重塑羅馬昔日光輝的考古計劃。

拉斐爾的作品《巴達薩列·卡斯提里奧尼肖像》(Portrait of Baldassare Castiglione),1513年。油彩、畫布,82 × 67公分。收藏於巴黎羅浮宮。(公有領域)
拉斐爾的作品《巴達薩列·卡斯提里奧尼肖像》(Portrait of Baldassare Castiglione),1513年。油彩、畫布,82 × 67公分。收藏於巴黎羅浮宮。(公有領域)

展覽特別安排從拉斐爾逝世的日子——1520年4月6日,依時序往回追溯,展出他人生中不同階段對藝術的追求——從羅馬到佛羅倫斯、從佛羅倫斯到翁布里亞(Umbria),最後再回到他的家鄉烏爾比諾(Urbino)。

在展場設計上,奎里納勒博物館更以拉斐爾生命的終點——羅馬萬神殿拉斐爾之墓的原尺寸複製品作為開場。上面雄偉的雕刻讓現場觀眾得以切身感受到,世人對拉斐爾在其生前、身後都致以非常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