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陸銀行業危機重重,到處爆地雷。河北一家村鎮銀行股東利用中共農村金融政策的漏洞,以當地村民名義「冒名貸款」,甚至包括已經死去的村民,三年之中套取26億元(人民幣)資金。企業盈利和還款能力下降,銀行業承受莫大壓力,明年3月後企業不良貸款可能會大量湧現。

地方銀行股東盜用農民身份超貸26億元

據《上海證券報》報道,兩年前,河北晉州恆升村鎮銀行爆出,某村落十幾位村民,集體被偽冒身份在銀行貸款,村民對自己借錢紀錄毫不知情,甚至幾名已經去世,死後竟還從銀行貸了幾十萬元。

近日,有媒體在法院對這宗騙取銀行資金的刑事判決書中,了解到更多細節;該案至少數百人被冒名貸款,是銀行股東偷樑換柱套現26億元資金的極端案例,暴露出個別基層中小金融機構在公司治理、內部管控上千瘡百孔。

2008年,中共銀監會推出《農村信用合作社農戶聯保貸款指引》,民眾可以家庭為單位,四戶互保,無需抵押,每戶可貸款幾十萬不等,稱為「四戶聯保型」貸款。

天眼查顯示,2014年3月,恆升銀行由甌海銀行等法人、自然人發起設立,甌海銀行佔股40%,趙某為恆升銀行自然人股東,持股比例5%。

據報道,自2015年9月至2018年6月,趙某(案件主犯)利用偽造貸款資料,通過多戶聯保貸款的形式,由他人冒名簽訂貸款合約,騙取貸款。在銀行外部製作整理假貸款資料送往各支行進行貸款審批、支取貸款、還本付息;在銀行內部指使涉案同夥違規審批、發放聯保貸款。「內神通外鬼」,三年下來共套取26億元。

中國銀行業協會指出,聯保貸款以聯保成員相互承擔連帶保證責任來取代擔保物抵押,使一些不具擔保物的資金需求者有機會獲得貸款。雖然被視為一種創新的信貸類型,但也造成風險事件不斷出現,一旦聯保成員接連跑路,互保鏈條就會演變成風險傳遞鏈。

企業不良貸款可能會在明年大量出現

中共銀保監會5月表示,銀行業不良貸款持續高水位,潛在風險大,今年一季度,商業銀行處置不良貸款4,055億元,同比多處置了726億元。

銀行業內人士指出,受到疫情衝擊影響,民眾收入下降,失業率上升,個人經營貸、信用卡逾期繳款案例增加,個體貸款不良成為拉低整體放款品質的主要原因;至於企業貸款部份,因為有延期還本付息等政策,預計明年一季度後會有很大的量暴露出來,但其嚴峻程度將取決於將來疫情的發展。

據中共5月下旬公佈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政策延長至明年3月底。 對此,某銀行負責人表示,延期還本付息等政策緩解了企業的經營和財務壓力,但延遲還息不是免息也非減息,明年3月末政策到期後,若企業因疫情持續仍未完全恢復生產經營,屆時財務壓力恐有增無減。

多家銀行理財虧錢、信託產品違約

媒體報道,日前,大陸多家銀行發行的理財產品出現虧錢,甚至是風險等級在R2低風險固收類理財產品R2理財產品因為風險較低,年收益僅3-4%,如今報酬率單月就虧1%,且是大面積的虧損,造成中國投資者無法接受。

信託產品也傳出大量違約、到期卻無法還錢的情況。

6月15日上海銀保監局公告,大陸上市公司安信信託涉違約31個項目,其中8個項目違規承諾保本保收益,17個項目違規挪用信託資金,,2個項目推介部份信託計劃未充份揭示風險,2個項目違規開展非標準化理財資金池等具有影子銀行特徵的業務的信託項目,2個項目未真實、準確、完整披露信息。

6月15日,傳四川信託一大堆產品發生了逾期現象,成都市四川信託門前出現了大批維權人士。當天,上市公司杭鍋股份公告,該公司購買了四川信託管理法行的「天府聚鑫3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之信託產品已到期,而四川信託僅兌付了1,000萬元的本息1038.1萬元,剩餘4,000萬元本息未能如期兌付。媒體報道,四川信託的資金虧損達200億,涉及投資者數達到8,000人。

信託從投資者募集的資金,主要投資標的包含:房地產、能源礦產、地方基礎建設、企業、金融機構等。媒體指出,目前由於監管當局對房地產資金的嚴控,所有涉及房地產、礦產能源類的信託,出問題的機率都比其它資產高許多。如此一來,越有信託公司爆違約,監管就會越嚴,資金就會越跟不上,違約項目也就的越多,未來,銀行理財虧錢和信託產品違約的情況可能會更擴大,並常態化。從宏觀上講, 這一切都是經濟下行的影響,整個社會的資產無法提供足夠的利潤,導致金融體系提供的流動性縮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