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大壩上游繼重慶發生80年以來最強洪峰後,四川省也出現洪水警戒,當地阿壩州水資局昨(23日)凌晨4時許發出第二高級別的洪水橙色預警,三峽大壩危在旦夕,官方示警民眾「快避險」。

中國大陸汛情持續,長江上游14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三峽大壩上游的重慶出現80年來最強洪峰。重慶綦江已超保證水位4米、三峽大壩水位超出防洪限制近2米。當局緊急疏散4萬民眾後,四川省阿壩州周二(23日)提升洪水預警,至第二高級別的橙色預警,當局呼籲民眾要及時避險。

此外,根據中共《央視》報道,中國中央氣象台22日持續發佈暴雨黃色預警,預計22日至25日,貴州、重慶至長江中下游一帶降雨持續,暴雨範圍擴大,貴州、湖南、湖北、江西、安徽、廣西等地,將出現入汛以來最強降雨,發生災害的機率極高,官方不排除再度發出洪水警報。

據報道,三峽大壩入庫流量20日增加至每秒26,500立方米,比19日的每秒20,500立方米增加了每秒6000立方米。目前庫區水位接近147米,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兩米。當地停靠在岸邊的客渡船已開始移錨收纜,以防事故發生。

中共央視罕見直播最大洪水現場  

6月22日,包含中共《央視》在內的多家中共官方媒體,罕見地直播了重慶綦江出現1940年以來最大洪水的現場情況。《央視》記者直播:「這個洪水漲得真的是非常的快,我們在20分鐘前到達這裏,有兩根燈桿已經被洪水沖走了。往遠處看,一樓的商舖已經完全被淹沒在江水之下,一些二樓的商舖也被浸在江中。」

中共官方消息顯示,洪峰在22日下午3時半到達綦江,政府緊急疏散4萬人。綦江已超過保證水位4米,沿江公路被淹,鐵索橋被沖斷。重慶秀山酉水、酉陽甘龍河等河流水位已超出警戒線。綦江區城區部份民房被水淹沒了兩層樓。

中共官媒《北京青年報》21日報道,三峽大壩入庫流量20日增加至每秒2萬6500立方米,相比19日,每秒增加了6000立方米,目前庫區水位也接近147米,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

網民眼中最大洪水:重慶慘景

6月22日11時50分,重慶市水文監測總站歷史上首次發佈綦江洪水紅色預警。預計綦江流域重慶段未來8小時內將出現自1940年以來超歷史洪水,江津區綦江五岔站最高水位將超過保證水位(200.51米)5.7至6.3米左右,漲幅約10至11米。

有重慶綦江區民眾表示,「這是自1998年以來我見過的最大洪水,幸好我們轉移得快,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網上傳出的影片顯示,洪水把鐵路沖垮且掉入河中,沿江公路多處被淹,不斷上漲的江水灌進江邊居民住宅,高層建築的下面幾層都泡在水中。路邊的汽車像饅頭一樣泡在水中,只露出車頂,甚至還有整座小樓房直接被洪水沖走,隨波逐流。

有網友說,「重慶這麼大洪水三峽大壩潰壩與否?長江下游今年都會被淹,沒別的辦法只能開閘洩洪,重慶作為長江上游城市都淹得這麼慘,下游的城市可想而知了。」

還有網友提醒,「注意,今晚重慶以下沿江兩岸城市全都會淹。」

網上傳出多個影片顯示,洪水從居民住宅屋頂沖下,洪水滔天,人們驚恐嚎叫,轉眼間人就被沖走了,場面十分恐怖。

還有老婦人在影片中哀嚎:「老天爺,求求你不要再落雨了!我的房子要垮了!求你不要落了……」

貴州多地洪災 貴渝交界木瓜鎮災情慘重

在長江上游支流、綦江重慶段6月22日出現大規模洪水的同時,貴州遵義桐梓縣木瓜鎮等6個鄉鎮及銅仁沿河縣也發生災情,洪水引發山泥傾瀉,水電、道路中斷,已造成多人死亡。其中和重慶交界的木瓜鎮,水位最高達到5、6米,災情最慘重。

21日以來,貴州開始新一輪的強降雨。22日上午,遵義桐梓縣6個鄉鎮出現大暴雨,其中木瓜鎮的降雨量達到160.2毫米,當地的木瓜河暴漲,出現數十年一遇的洪水。

貴州木瓜鎮店家汪女士向新唐人電視台反應:「房子都漫了兩層,從來沒漲過那麼大的水,損失很嚴重的啊!沖走兩三個,房子倒塌一個村都有幾家,房子倒塌了之後,把人打死了三個嘛!山泥傾瀉造成人員傷亡幾個。」

木瓜鎮店家表示,木瓜鎮位於綦江上游,前天晚上就開始下雨,前天(周一)早上開始漲大洪水,目前水電、道路都已中斷。

貴州木瓜鎮店家王女士:「下暴雨然後漲洪水,漲得很猛,山泉那個管道的話,全部都沖毀了。一漲水那個電啊!網啊!甚麼都沒有啦!靠河邊的都搬了,搬不動的那些都被沖走了,淤泥很多,人員傷亡嘛!知道的有幾個。」

王維洛:三峽庫區居民更危險 現在趕緊逃

近日網傳大陸建築結構專家、博導黃小坤在微信上發出一條警告:「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

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向大紀元表示,不僅三峽大壩下游的人危險,其實庫區的人更危險,「三峽的這些移民新城都是建在滑坡體上的。」

他提醒說:「三峽上游的這些老百姓自己去了解一下,你居住的那個地方是不是在滑坡體上?是不是在將來被山洪沖擊的這個範圍裏面,自己去了解、自己去看一看。」

王維洛提到了巫山縣、建始縣、巴東縣、奉節縣、開州縣等庫區。他說,「它(三峽大壩)在壩址處就蓄到175米。你住的地方就是在這個河流的這個洪水下面的,你住的地方很危險。」

「現在是靠著這個防洪工程給你擋住了水,如果水上來了,照葉迎春副部長說的,黑天鵝事件發生了,你找誰去?」他說。

王維洛表示:「所以你們這些地方老百姓現在逃,還有個地方逃,趕緊去到地勢高的地方,不是滑坡的地方、不受山洪影響的地方去租一個房子或者買一個房子。」

王維洛:三峽大壩工程根本沒有政府誇口的防洪能力

「三峽大壩工程根本沒有政府誇口的防洪能力。」王維洛向《看中國》媒體表示,三峽大壩現在面臨長江中上游暴雨、下游也暴雨的極端氣候狀態,1954年的大洪水就是這樣發生的。他說,此次上下游同時暴雨,讓大壩根本不具備防洪能力,「露出原形」。

他提到,中國共產黨當時興建三峽大壩時,把防洪放在建壩理由第一位,實際上真正的目的是發電,以及創造一個所謂的「世界第一」。當初有許多中國優秀的科學家拒絕在三峽大壩可行性報告上簽字,就是擔憂這類防洪機制的可行性,反而遭到打壓。

三峽大壩真有可能潰堤嗎?王維洛回答:「風險永遠存在,中國在世界上是潰壩率最高的地方,在世界的平均水平一倍以上。」

他分析,中國潰壩率高的三大原因:50%來自大壩的設計錯誤,比如庫容設計太小、低估暴雨影響;40%來自工程質量太差;10%則是運行出錯。至於中國專家曾在2019年闢謠大壩是水泥塊「彈性變形」的說法,王維洛回答時用了三個字:「騙誰呢?」他說,中國老百姓需要有知道真相的空間,中國科學家的真心話也不該被掩蓋。

三峽大壩若潰壩,半小時洪峰就將到達宜昌。洪水在宜昌城內的流速將達每小時65公里,潰壩4—5小時後,宜昌城的水位將高達海拔64—71米,宜昌將淹在水下20米。僅宜昌一市的人員損失將高達50萬。簡單說,就是比1998年洪水兇猛幾十倍的洪流,不可阻擋的摧毀長江中下游的一切。洪峰10小時內到武漢,1天內到南京。十幾、幾十米高的洪水沖垮建築、樓房,很難想像會有多少無辜生命葬身魚腹?

三峽大壩是高懸在億萬百姓頭頂的一把劍,而鑄劍者就是中共。大壩未潰之前,問題雖難但尚有解,但未見中共有任何信息透明的機制——疏散預警機制,未見正視問題的開明態度,更未制定科學拆除方案。一切之一切都係證明中共眼裏從無百姓,只有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