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中共海南省高級法院前黨組成員、副院長張家慧出庭受審。這位「最富法官」被控受賄罪、枉法裁判罪、詐騙罪。

澎湃新聞披露上述消息,並指此案庭審預計將持續三天,全案案卷材料和證據共41冊。張家慧現羈押於海南省看守所。

一位接近案情人士披露,張家慧被控受賄四千餘萬元人民幣(下同),行賄者包括律師及法官在內的三十餘人。張家慧被控行政枉法裁判罪涉及兩宗案件;詐騙罪是張家慧落馬後,經相關受害者舉報才被調查。這後兩罪於2020年3月9日被補充起訴、在2019年11月海南聯合調查組的通報中出現過。

張家慧騙取鄰居財物143.61萬元

其中詐騙罪是指,張家慧以非法佔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騙取鄰居田心清財物共計143.61萬元。

受害者代理律師、重慶索通律師事務所律師高精忠介紹說,20世紀90年代末,張家慧夫婦與田心清成為鄰居,當時兩家住在福海花園別墅。2001年6月,田心清的兒子范起明因犯詐騙罪被海口市中級法院判處死刑,田心清夫婦請託在海南法院系統任職的張家慧夫婦幫忙疏通關係,先後將一棟別墅和一尊象牙雕刻工藝品作為抵償給了張家慧夫婦。

最終,范起明被改判死緩;數年後,審理此案的主審法官肖介清因罪入獄,又與身在監獄的范起明相遇,肖介清當時寫下文字說明指,審理此案時沒有他人前來說情。田心清才知道被騙了。事後田心清多次到張家慧單位追逃財物,海南高院曾為此事做調查,但最終張家慧未受到任何影響。

據2020年3月9日張家慧案的補充起訴書顯示,2001年,張家慧夫婦曾答應給田心清幫忙,並稱疏通法院關係需要80萬元送法官,田心清將福海花園14號別墅作價80萬元給了張家慧夫婦,後者出資80萬元來疏通法院關係。同年7月16日,張家慧以買賣名義得到該房子,實際沒有支付房款;因害怕被告詐騙,張家慧夫婦要求田心清出具收到購房款的證據。

同年7月,張家慧相中了田心清家裏的一座「花果山」雕刻工藝品,便說要用10萬元購買;當張拿到此工藝品後,又對田心清說,其子范起明的案子需要繼續給法官送錢,便把支付給田心清的10萬元要了回來。

起訴書還指,福海花園14號別墅和「花果山」雕刻工藝品,經鑑定在2001年7月交易認定價格分為112.13萬元和31.48萬元。

張家慧資產被曝超200億

張家慧與前夫劉遠生於1990年1月登記結婚,2017年3月離婚。但是2019年5月,劉遠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對張家慧仍以「妻子」相稱。

1992年,他們被海南中院引進到海口,張家慧任民一庭助理審判員,劉遠生任院研究室研究員。

之後,張家慧歷任海南省洋浦經濟開發區中級法院正科級助理審判員、審判委員會委員、民事審判庭副庭長和庭長;2004年,調任海南高院審判監督庭副庭長;8年後,即2012年7月,從正處級跨到正廳級,任職海南高院副院長。

而劉遠生,因經營的一家火山石礦發生生意糾紛,被單位勸退,辭職下海。

張家慧被外界關注、被查的導火線是2019年一起由建築工程款糾紛引起的「敲詐勒索案」。

2019年4月30日,重慶萬州區法院開庭審理此案,被告人易真武被指控以工程款未結算清為由,用張家慧打麻將的影片及夫妻倆的私人言論作為要挾,敲詐張家慧夫婦200萬元。因擔心音影片被公開帶來負面影響,劉遠生答應支付200萬元了事,並三次轉帳50萬給涉事的易真武。

5月,「海南高院副院長夫婦屢被敲詐、威脅損失數億元」「高院副院長的家族產業:資產超200億」等網絡舉報引發熱議。李富華、陳子南等人在上海舉行媒體見面會,聯合舉報張家慧、劉遠生涉嫌詐騙、通過親友代持等方式持有巨額財產。

隨即張家慧夫婦背後龐大的商業帝國被起底。

據陸媒看看新聞網當時報道,一名不願具名的、來自海南的舉報者表示,劉遠生、張家慧多年來共同在張家慧履職的勢力範圍、張家慧老家重慶市萬州區、劉遠生老家近鄰地四川省瀘州,編織了一個巨大的商業帝國。

報道說,劉遠生旗下以及關聯公司目前初步統計至少35家。其中,劉遠生直接持股的公司有5家,由劉遠生、張家慧的親屬、朋友持有的公司多達30家(包括3家境外離岸企業)。這些公司中最早的有在1995年8月成立的,最近的是在2018年12月成立的,註冊地域分佈於海南、重慶、四川、北京、香港和英屬處女群島。

2019年海南聯合調查組結果顯示,張家慧在與劉遠生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於2016年1月曾瞞報、漏報劉遠生實際控制和參股的26家公司;與劉遠生相關聯的公司共計36家,已轉讓3家、註銷或吊銷8家,截止當時劉遠生實際控制或參股的公司25家。

經評估,劉遠生及其公司的資產共為18.007億元;張家慧個人資產1430.41萬元,與前夫共同所有資產1341.69萬元,張家慧及其子共同所有資產255.40萬元;其子的個人資產為4135.88萬元。

聯合調查結果亦披露,劉遠生於2014年4月將水雲天小區一期售樓處的第一、第二層作為其公司的辦公室,將第三層樓進行高檔裝修,變成一個屬於私人會所性質的接待場所,並與張家慧錯開時段宴請他人,成了籠絡政商資源的大本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