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推「國安法」,企圖將香港滅聲。出乎意外,今晚(6月12日),在被喻為是反送中「史詩般流水革命的原爆點」至今一周年之際,香港人來到沙田新城市廣場,再次揚起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不少人從家中拿出珍藏多時的「天滅中共」標語,堅定而堅強地走了出來,為民主自由而抗爭。

不少人從家中拿出珍藏多時的「天滅中共」標語,堅定而堅強地走了出來,為民主自由而抗爭。(宋碧龍 / 大紀元)
不少人從家中拿出珍藏多時的「天滅中共」標語,堅定而堅強地走了出來,為民主自由而抗爭。(宋碧龍 / 大紀元)

不少人從家中拿出珍藏多時的「天滅中共」標語,再次堅定而堅強地走了出來,為民主自由而抗爭。(宋碧龍 / 大紀元)
不少人從家中拿出珍藏多時的「天滅中共」標語,再次堅定而堅強地走了出來,為民主自由而抗爭。(宋碧龍 / 大紀元)
不少人從家中拿出珍藏多時的「天滅中共」標語,再次堅定而堅強地走了出來,為民主自由而抗爭。(宋碧龍 / 大紀元)
不少人從家中拿出珍藏多時的「天滅中共」標語,再次堅定而堅強地走了出來,為民主自由而抗爭。(宋碧龍 / 大紀元)
「香港獨立」成了當晚的主要口號,不少人在齊聲同唱《願榮光歸香港》時,將右手撫心。

當晚,在新城市廣場外圍的沙田港鐵站,早已佈滿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儘管紅色恐怖瀰漫,並未能嚇走堅定的抗爭者們,新城市廣場內人頭攢動,每一樓層都佈滿了抗爭的市民。人們高呼口號:「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當晚,在新城市廣場外圍的沙田港鐵站,早已佈滿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儘管紅色恐怖瀰漫,並未能嚇走堅定的抗爭者們,新城市廣場內人頭攢動,每一樓層都佈滿了抗爭的市民。人們高呼口號:「沒有暴徒,只有暴政」。(梁珍 / 大紀元)
當晚,在新城市廣場外圍的沙田港鐵站,早已佈滿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儘管紅色恐怖瀰漫,並未能嚇走堅定的抗爭者們,新城市廣場內人頭攢動,每一樓層都佈滿了抗爭的市民。人們高呼口號:「沒有暴徒,只有暴政」。(梁珍 / 大紀元)
在中庭的連儂柱,掛滿了宣傳的圖片。組織者民間集會團隊發言人劉頴匡表示,在各區都有類似的宣傳圖片,希望市民不要忘記香港人一年來所走過的路,仍然希望市民能夠堅定的走下去。

他說:「在去年的今天,我們以為沒有辦法推翻《逃犯條例》修訂草案,6月12日,我們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我們明知做不到,但是香港人都『不信命』、『不認命』,走出來,結果我們就成功阻止了這條惡法的實施。」

「一年來,香港人經歷了很多的苦難,這些圖片張張有血有淚,有很多開心和感動的時刻,也有很多悲痛和憤怒的時刻。」劉頴匡繼續說,「希望大家記住圖片中我們共同經歷過的苦難,都是我們的共同記憶,我們共同度過的患難日子,使香港人今天可以站在一起。」

晚上8時,市民無懼紅色恐怖,站滿了廣場中庭、二樓及三樓,同時亮起了手機的照明電筒,很多抗爭者將右手放在胸前,同聲高唱《願榮光歸香港》——這首被香港人喻為「國歌」的勵志歌曲。

唱畢,人們開始不斷高喊口號並打出旗幟:「香港獨立」。(宋碧龍 / 大紀元)
唱畢,人們開始不斷高喊口號並打出旗幟:「香港獨立」。(宋碧龍 / 大紀元)
晚上8時,市民無懼紅色恐怖,站滿廣場中庭、二樓及三樓的抗爭市民們,同時亮起了手機的照明電筒,很多抗爭者將右手放在胸前,同聲高唱《願榮光歸香港》——這首被香港人喻為「國歌」的勵志歌曲。(宋碧龍 / 大紀元)
晚上8時,市民無懼紅色恐怖,站滿廣場中庭、二樓及三樓的抗爭市民們,同時亮起了手機的照明電筒,很多抗爭者將右手放在胸前,同聲高唱《願榮光歸香港》——這首被香港人喻為「國歌」的勵志歌曲。(宋碧龍 / 大紀元)

晚上8時,市民無懼紅色恐怖,站滿廣場中庭、二樓及三樓的抗爭市民們,同時亮起了手機的照明電筒,很多抗爭者將右手放在胸前,同聲高唱《願榮光歸香港》——這首被香港人喻為「國歌」的勵志歌曲。(宋碧龍 / 大紀元)
晚上8時,市民無懼紅色恐怖,站滿廣場中庭、二樓及三樓的抗爭市民們,同時亮起了手機的照明電筒,很多抗爭者將右手放在胸前,同聲高唱《願榮光歸香港》——這首被香港人喻為「國歌」的勵志歌曲。(宋碧龍 / 大紀元)
唱畢,人們開始不斷高喊口號:「香港獨立」、「香港獨立」、「Stand with Hong Kong(與港人同行)」… …

活動還在持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