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有關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的事情,依然是大家持續關注的話題。

【港澳辦警告香港「媒體」搞顛覆 國安法下將違法】

中共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6月8日的公開演說中,將香港問題從年輕人要解決住房、就業的經濟問題,上升到政治問題,說香港成了反共的「橋頭堡」。並將香港之於大陸的問題,比作是車臣之於俄羅斯,加泰隆尼亞之於西班牙。外界解讀說,這是中共當局為了推出國安法後,強力鎮壓香港民主作輿論準備。

但張曉明還有一句話值得注意,他說:媒體對大陸的各種負面報道,是蓄意製造政治對立,要推翻國家政權和顛覆中共領導。

他所指的肯定是香港當地,那些敢於正面報道民主運動的一眾媒體。

法國廣播電台6月10日報道指出:張曉明的話,說明一旦香港實施國安法,媒體要是負面報道當局的事情,也可能觸犯法律,這將使香港的言論自由完全受到打壓。

【張曉明重新詮釋2047 「50年不變」懸了】

另外,張曉明的發言還有一個細節,他罕見提到2047年香港將何去何從。因為我們都知道,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共的保證是「一國兩制」50年不變。這個50年的句號就在2047年。我們先來了解一下,原本中共是怎麼解釋的這個「50年不變」。

1988年6月,鄧小平在當時一場「九十年代的中國與世界」國際會議上,說到:實際上,50年只是一個形象的講法,50年後也不會變。前50年是不能變,50年之後是不需要變。所以,這不是信口開河。

1990年1月,鄧小平在會見李嘉誠的時候,在談到香港一國兩制時也說:不會變,不可能變,不是說短期不變,是長期不變,就是說50年不變,50年之後更沒有變的道理。

所以鄧小平當時的講話,說得比較明確,就是「50年不變」只是個技術上的說法,實際上,是不打算變更香港的制度。

但是今年的6月8日,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是怎麼說的呢,他說:到了2047年,香港拿甚麼樣的記錄來獲得屆時全國人大的新的授權呢?

這句話一下把2047年後的香港制度,平添了許多不確定性。實際上,這句話的弦外音是,香港的反共民主活動如果不止息,2047年後是不會再讓香港的制度延續了。而當局港版國安法的推出,就是他們也不可能等到2047,而是就在嘴邊的肉,現在就想一口吞下去。

張曉明這公然忤逆前黨魁鄧小平的意志,不知老鄧會不會氣得重組人形,半夜裏去床邊罵曉明。

為了給國安法的實施,當局已經做了一些準備。

【深圳騰空看守所 待收押港人】

6月11日,《大紀元時報》報道了一條獨家新聞,說是獲得可靠消息,深圳市的「鹽田看守所」已經清空,為的就是國安法實施後,關押被抓捕的港人。《大紀元》記者還特意向這個看守所進行核實,證明確有此事,裏面的人員已經清空,去年年底,就已全都轉到了「羅湖看守所」,之後就沒有再收人。

這個深圳鹽田看守所距離香港六十多公里,車程並不算很遠。

事實上,中共早早就在阻擋香港走向高度民主化。

我們經常在網上,看到小粉紅在那罵,說當初港英政府也沒給香港人投票權,為甚麼現在就非要真雙普選啊。

但是稍微查一查歷史,我們就會發現,這根本與事實不符。

【港英政府曾力推香港民主化 中共阻止威脅出兵】

《紐約時報》在2014年10月28日,曾推出一篇文章,題目是「北京曾多次反對港英政府引入選舉」。

文中一開始就提到,共產黨喉舌《人民日報》在一篇評論文章中說:自詡民主典範的英國,沒給過香港哪怕一天的實在民主,直到1982到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的前15年,港英政府才抱著「不可告人」之心,開啟香港民主超速發展之路。

而英國國家檔案館公開的文件則顯示,20世紀50年代開始,管治香港的英國人就多次尋求推動民眾選舉。因為當時,印度已經從英國脫手,為了阻止其它殖民地反抗,英國開始在所屬殖民地,包括香港,大力推行民主制度。但是中共對此極力反對,威脅英國說,如果倫敦要改變香港現狀,就會入侵香港。

1950年代,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對英國人說:任何在香港引入哪怕一點點自治的嘗試,都會被視作不友善的舉動和陰謀。1960年,主管香港事務的中共官員廖承志更直接表示:如果香港引入自治,那麼中共會毫不猶豫行動,解放香港、九龍和新界。

這種狀態一直到1997年以前都是如此。

香港的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在90年代初大力倡導香港的「有限選舉」,不顧北京反對,開放60席立法局中的30席,給民眾進行選舉,當時主管香港事務的中共官員魯平對此憤怒表示:彭定康定要成為香港的千古罪人。

也許魯平在這裏用錯了詞,不是香港的千古罪人,而應該說是中共的。

1997年後,中共也給了香港人選舉權,立會70個議席,可以直選35名議員,但是卻有個附加條件,就是這35人要通過一個1200人組成的審查委員會,對候選人進行審查,而這個委員會裏多是親北京的人物。表面上看,這是給了香港一定程度的民主,但是實際上只是一個花瓶,完全不是香港人期待的、不受限制的「民主自決」。

如今,為爭取民主,港人如火如荼的運動,已經真的成了全球反共的重要一環,中共為了摧毀這塊被稱為「新柏林」的民主陣地,不惜強推國安法,得罪美國,令香港失去特殊經濟地位,從此淪為一般大陸城市。

【跟香港說再見?海南推零關稅建自貿港】

不過,中共似乎在為香港可能的沉淪,做第二手準備。當今的黨官們,又在中國的南方「畫了一個圈」,不過這次這個圈不是畫在深圳,而是海南。

6月1日,中共發改委提出《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提到建設海南自貿港。之後在6月8日的介紹會議上,相關官員介紹,海南自貿港要經過兩個階段建設:第一階段,是2025年以前,圍繞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適時啟動全島風管運作;第二階段,要在2035年前,進一步優化完善開放政策和相關的制度安排,包括實現貿易、投資、跨境資金流動,人員進出、運輸往來和資料安全有序流動等。將來,也會與粵港澳大灣區,聯動發展。

中共提出了海南自貿港,讓人一下就想到了前幾年的「雄安新區」,如今「雄安新區」已經沒了動靜,那「海南自貿港」能喊多久呢?特別是現在大陸內還在為「地攤經濟」的是非打群架,他們有這個信心和資力,再去建設一個「海南自貿港」嗎?而且香港成功之基石,就在於它原本有別於大陸的自由之制度、公正之法治,「海南自貿港」能保證這一點嗎?而要建成自貿港,肯定不能是自娛自樂,要得到國際承認,人家外國人得願意去投資,去那裏轉口,而如今中共與很多發達國家關係搞得很僵。就算「海南自貿港」真的搞起來,也很可能是以中國大陸內用為主,第三世界國家前來提供有限支持為輔的「櫥窗港」。

但在中共提出的《海南自貿港建設總體方案》中,也確實提出了一些誘人的條件。例如「零關稅」制度,絕大多數貨物進出港口,免徵進口關稅。此外,島上居民,也將實施個人所得稅15%封頂,購買入境商品免稅,免稅額是每人每年10萬元,等等。

對於海南自貿港的推出,很有取代香港的意味。但是中共的發改委副主任林念修則否認這一點,是說海南自貿港要跟香港「互補」。

總之,「海南自貿港」的概念,外界的質疑聲大過興奮感。

特別是,發改委的《方案》中,明確指出,這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改革開放重大舉措」。這不知是否某位國務院高官,提前把免責聲明寫進章程裏,以後無論成與不成,這都是習近平的主意。

我們看到,在海南自貿港網站上有這樣一幅圖片,寫著:唯一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一看「中國特色」這幾個字大家就明白了,那一定是在中共的政治法律框架下,開闢的一個經濟圈。

我們來看一下這幅「變態辣椒」的畫作,一下就能明白,這樣中國特色自貿港的走向。

目前,不要說海南,就是中國大陸內部,如果當局關心民生,就已經夠它忙活。瘟疫、洪水、蝗災齊到。

【北京新增確診 武漢雷神山工人與病人同處】

6月11日,北京市召開第112場疫情防控新聞會,通報北京當天新增1例確診,是一名52歲的男性,住在西城區月壇街道的本地人,另有兩名密切接觸者正在接受集中醫學觀察。

我們剛才提到的中共發改委、國務院港澳辦等政府機構,也都在月壇街道區域。

而根據一項有關大陸瘟疫(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蔓延的最新爆料,在武漢最初爆發瘟疫(中共肺炎)的時候,當局修建「雷神山」醫院,1月27日開工,直到2月27日才正式完工,比官方公開宣傳的多了20多天。爆料人是化名易翔的雷神山建設工人,他還透露說,這裏對外是2月8日就交付了,但是施工實際還在繼續,這帶來的問題是,感染患者已經陸續住入,這些工人跟患者同在一個區域,很害怕,而且一開始沒有防護服,只有口罩,五六百名工人都很害怕。

這是有關大陸疫情的一些新消息。但在疫情未退的同時,洪水又開始出現。

【大陸警告「大洪水」 148條河暴漲 三峽大壩安危受矚】

截至我們發稿,中國大陸已有至少11個省,因為暴雨成災而水位暴漲,至少262萬人受災,很多地區住在河流附近的居民都在轉移。

大家可以從國內傳出的一些畫面中,看到洪水肆虐造成次的災害。一些地方的大樓因洪水坍塌。

6月9日,在湖南省會長沙,洪水灌注進城市街道,讓這座人口千萬的城市變成一片汪洋。

廣西桂林荔浦市雙江鎮的陳姓居民對《大紀元》表示,當地老人活了七十多歲的,都說自己一輩子都沒見過那麼大的水,從來沒想過,當地村民親眼看到人被沖走。而這名居民所在的村都被水淹,一樓以下全部泡水,洪峰最高時可達兩三米。

而根據大陸當地時間6月12日的最新消息,全國其實已有148條河流水位超過警戒線,河南東部以及湖北、江蘇的大部份地區,在未來三天,一直到14日,將有強降雨。大陸氣象部門預測,今年南方地區雨水偏多,防洪形勢嚴峻,要做好防控「大洪水」的準備,而每年防洪關鍵期就是在6至8月,也就是今年的防洪階段剛剛起始。

6月2日以後,江南、華南以及西南東部,都發生了今年強度大、範圍廣、持續久的降雨。中國已經進入今年的全面汛期。

而在眾多災區中,居住在一些水庫附近的居民,面臨的危險更大,因為水庫一旦決堤,它的水勢會非常強勁,造成更大破壞。

例如,在廣西桂林水庫附近的居民,近日就開始撤離,因為當地水庫有潰壩的風險。

而廣西的一個小型水庫,因為強降雨,已經發生垮壩。

在貴州從江縣的一處水庫,水位暴漲超過安全線,當地民眾也開始向高處轉移。

特別是,三峽大壩所在的湖北省,當局承認,今年汛期與疫情影響重疊,湖北任務很重。目前,長江流域的湘江和鄱陽湖水系的部份河流,已經發生洪水。

由此,人們開始擔心「三峽大壩」的安危,此前已經傳出三峽大壩的一些工程問題,例如裂縫和變形,如果當局警告的大洪水威脅到三峽大壩,那影響將是巨大的。

目前,對三峽大壩安危的討論,也成了華人網友熱議的焦點之一。只希望住在三峽以下長江流域的朋友們,也許應該關注一下湖北、特別是三峽庫區的洪水情況,提前預防任何危險的狀況。

【大陸蝗災起 東北和湖南都有報告】

剛才我們說了瘟疫和水災,這還沒完。我們年初就在報道非洲蝗蟲,現在,中國大陸真的出現了蝗災。

吉林市當局6月5日發出有關通知,要農民做好防蝗準備,而吉林的蛟河、樺甸、永吉等地,已經發生蝗災。而隨著天氣變暖,蝗蟲蔓延的速度會很快。

除了吉林,黑龍江也已經有二萬多畝土地,遭受蝗蟲侵襲,包括哈爾濱市周邊的5個地區,受災嚴重,佳木斯等地也通報了受災情況。

這是東北的情況,在中國南方的湖南省,有永州市寧遠縣的居民上傳影片顯示,當地的田間、樹上、房前屋後,也出現了較為密集的蝗蟲。不過截至發稿,官方還沒有對湖南的蝗災進行通報。

天災應接不暇,這一切,難道真的是偶然的嗎?

那今天的時事部份就說到這裏。

一直收看我們新聞拍案驚奇的觀眾都還記得,我們節目有一個特別的版塊,叫「新拍互動」。自從1月份武漢爆發瘟疫(中共肺炎)之後,當時由於每天整理大量相關資訊,所以「新拍互動」一直沒做。很多朋友對這個環節念念不忘,經常在跟我聯繫時提起,說還希望看到「新拍互動」的內容,所以呢,我們現在把它恢復起來。儘量在每一期,都有這個互動環節。主要形式就是閱讀和回應大家,給我們每一期節目的留言,或者是回應來信。

好,現在就進入今天的新拍互動環節。

~~~新拍互動~~~

前一天的節目,我們做了一期直播互動,在直播現場回答了觀眾朋友的一些問題。

因為直播節目它跟錄播的不同,錄播是經過策劃的,所以會比較精簡,直播就會比較長,因為有好多互動或現場的因素在。

所以觀眾「頑張人間」留言說:提一個小小的建議。直播雖好。但對於我們這些時間不多的人。中午的午飯時間看看大宇已經是一種日常。直播時間太長看不完,又怕錯過了甚麼。還是希望每天20分鐘的節目可以穩定。謝謝。祝大宇節目越來越好。

這確實是一個問題,所以直播節目往往我們都在周末出,這樣相對來說更多人會有時間來看。另外,6月11日我在直播的影片描述中,添加了觀看目錄,因為直播雖然相對錄播比較散,但我也是一個話題一個話題往下談,所以在目錄中標注了每一個話題,和它們在影片中相應出現的時間。這樣方便大家觀看,因為直播節目,時間確實太長。同時,我把6月11日直播節目一開頭寒暄的部份,在後來也裁掉了。所以6月11日的直播影片,現在大家去看,我覺得還是會比較方便的。

有鑑於這位觀眾的提醒,我在此也跟大家說一下。我們通常會在兩種情況推出直播節目,一個是周末,一個是有突發事件發生。當然不排除例外,但是多數一定是在以上兩種情況做直播。

也有觀眾「Sapce man」問我:大宇,直播有固定時間嗎? 下一次可以早一兩天提醒嗎?剛起床發現錯過了,真不開心。

謝謝觀眾的支持!其實直播並不比錄播的精心準備要容易,需要一些準備。特別是,萬一有突發事件出現,那留給我們做直播通知的時間,就會更短促。但不管怎麼樣,我們儘量提前告訴大家。

觀眾「Alvin Yiu」說:大宇你的直播相機好像跟不上fps, 有點lag,但內容還是很棒的。Support from Hong Kong!

觀眾「拾光識味」的Jojo留言說:大宇直播辛苦,雖然今天網絡不是非常理想,但是能實時互動還是我們所期待的。

確實,6月11日我的直播前所未有地遇到了直播信號很差的情況,之前沒遇到過。有一些朋友的收看信號很卡,讓直播也受了影響。目前我查直播用的手機設置是沒問題的,只能說是當時網絡信號不是很穩。但是否像一些朋友說的,會不會遇到了網絡信號的干擾,這個我現在說不準。我會再與我的團隊跟進。

另外我6月11日直播有個口誤,說我有個網誌,大家可以Google「優美客 大宇網誌」,可以搜到,但已經被觀眾發現有誤。

「HY」留言說:是優樂客不是優美客哦。

對,所以是「優樂客 大宇網誌」。大家還能在我們節目描述部份,直接點鏈接進入。

6月11日的直播節目,我們也提到,中共的軍隊,其實一些訓練項目,相比美軍其實是不夠充份的。例如,美軍一個士兵,平均一年能打上千發子彈,而中共軍人,只有幾十發。

觀眾「Simon Y」說:我90年當兵,記得很清楚,那時每年只有5到10發子彈打靶,絕大部份時間都是空槍瞄靶!這樣的軍隊只能嚇唬老百姓,比如八九六四血洗天安門!拉出去真刀真槍的打仗,就是真真切切的炮灰!

觀眾「evan y」說:我當兵五年,只在新兵連打了20發子彈,扔了一顆手榴彈,還是在衛戍區當兵。今生最後悔的就是在腐敗國當過兵,年輕的時候頭腦簡單,真是很傻。

6月11日的直播節目,我們也提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610辦公室」,有的觀眾說,其實中共現在成立了新的辦公室,甚麼意思呢?他是這麼說的。

這位名叫「ROC MAN」的香港觀眾說:香港李家超公公六月十日公佈,香港公安成立了一個新蓋世太保特務部門。而大陸是1999年6月10日成立「610辦公室」對付法輪功。21年後的同一天,又有一個「港版610辦公室」。這是巧合嗎?

觀眾指的是,李家超在這一天說,香港警隊成立了執行國安法的「專責部門」,到國安法在香港實施第一天的時候,就可以開始運作。這個部門具備調查、蒐證等多項任務。但實際上,李家超講這話的日期,應該是6月9日。

而對於大陸專職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也有觀眾來信補充。

這位觀眾說:她的表舅是警察,現在是湖北某地一個分局的科長。他說他以前做過610警察,也說過425中南海事件,也就是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外和平請願。她表舅說,共產黨看到當天,那些學員走了之後,地上一片紙都沒有,連警察扔的煙頭都給撿起來了,覺得很震撼。

另外,湖北武漢的觀眾「岳女士」,在留言中還提到了三峽大壩。

她說:我們幾個朋友也討論過三峽大壩,我記得是說一旦潰壩,好像洪峰9小時會到武漢,會高達幾十米(具體數字記不清了),武昌的人得往蛇山上跑,漢口漢陽的人得往龜山跑,藏身大樓不行,樓會垮。希望武漢的朋友用不上吧。

這個三峽的問題最近確實很多人關注,我們今天的節目,剛才也談到了它。希望人們能夠平安無事。

最後,說一些觀眾對節目的支持。

「Amy Crippen」說:大宇,我是美國華僑,每天必看你的節目,非常喜歡,太棒了!

「Little Doublebears」說:感謝您做這麼多優質的節目給我們,我是台南人。

還有三位緬甸華僑,分別是「馬Mark」、「huisec」、「楊小」,也都留言表達了對節目的支持。謝謝大家。

今天「新拍互動」就到這裏。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給我們發郵件,我們的節目電郵是:xwpajq@gmail.com。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在訂閱的時候,不要忘了點擊訂閱按鈕旁的小鈴鐺圖案,在第一時間收到我們新節目上傳的通知。也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