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共的「四中全會」,和歷次都不一樣。這次中共面臨四大困境,包括中國經濟、中美貿易戰、香港問題及中共高層內部分裂,使中共處於執政以來最大危機之中。

四中全會前,習近平頻頻發出亡黨警告。這次會議前,從各種跡象來看,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仍在進行中。

中共陷入四大困境 分析:「四中」議題本質是保黨

10月24日,中共宣佈於本月28至31日在北京舉行「四中全會」。官方稱,「四中全會」主要議題是「研究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

《紐約時報》的文章指,當局所要的國家治理的現代化實際是在治理的技術層面借鑒和模仿西方公共治理的某些理念和做法,提高各級政府的社會治理的能力和政策執行水平,以緩和日趨嚴峻的社會矛盾。這或許就是習近平理解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全部內容。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簡單地說,所謂「治理現代化」說法的實質,就是中共當局希望提升維護統治的能力,至少能讓這個政權暫時維持下去。其實也是說明了中共目前面臨的危機之深。

《蘋果日報》的分析認為,中共對「四中全會」議題的表述越是空泛,說明中共所遇到的問題越廣泛和嚴重。

中共近來陷入四大困境。中美貿易摩擦快升級到全面對抗的地步;今年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6.0%,創27年來新低;香港問題頻出;黨內高層鬥爭不斷,中共分裂越加嚴重。

中共的這種危機感從近期習近平多次講話中,可以看出端倪。

「四中全會」前 習頻發亡黨警告

10月2日,即中共大閱兵第二天,黨刊《求是》刊發習近平去年在中共主要高層領導幹部學習會上的講話,提到了中國古代各個王朝的沒落及前蘇聯的解體。習在講話中提及要「防止禍起蕭牆」。

法廣評論認為,「其實,防止禍起蕭牆是這篇講話的重中之重。蕭牆是甚麼,是黨內,為甚麼要防止禍起蕭牆,因為敵人就在黨內……」

習近平在這篇講話中還特別舉出陳勝、吳廣起義,項羽、劉邦推翻秦朝一事,並引用古文寓意:滅掉秦朝,不是天下,是秦朝自己。

習還稱,對中共來說,「能打敗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沒有第二人」,「這是古人曾說的『百足之蟲,至死不僵』,必須先從家裏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

10月13日,正在尼泊爾訪問的習近平,與總理奧利會談中說,「任何人企圖在中國任何地區搞分裂,結果只能是粉身碎骨。」

習近平外訪發表此類重話較為罕見。法廣10月14日發表評論認為,習此話「給人感覺中國的情形比較緊急,氣氛比較嚴重,所以語氣非常的殺氣騰騰」。

當局釋放習權力直追毛的信號

為應對中共的困境,當局採用的一個手段是向老百姓吹捧習,讓外界覺得習在黨內的地位已直追毛澤東。

今年10月1日,在嚴重的陰霾下,北京舉行大規模閱兵。當天,習近平穿一身毛時期的服裝,其公開講話中罕見只提及毛澤東一人,未提其他前任黨魁的名字。

而習近平這次閱兵乘坐車的車牌,也與前任們不同。鄧、江、胡的檢閱車用的是白色軍牌,唯有習用的是鮮紅色車牌。

閱兵時,有儀仗隊拿著中共五任黨魁畫像走過,毛澤東佔據第一篇章「建國創業」,習佔據方陣最多的第三篇章「偉大復興」,而鄧、江、胡則一起被擠在「改革開放」第二篇章。

與此同時,官媒及海外大外宣媒體都向外釋放,「毛、習」政治傳承的說法。

李林一認為,這實際是習想維持手中的權力,並通過保中共的方式來實現。換句話說,習想進一步在中共內部提升地位,以維持中共不徹底分裂、不倒台。

習近平的權力鬥爭路線圖

習維護權力的另一個辦法就是權力鬥爭。

「四中全會」前,有消息稱,因涉秦嶺違建案,現任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曾被習近平警告。習近平曾先後6次對秦嶺違規建別墅做出批示,但陝西遲遲沒動作。

香港《明報》10月18日報道引述京城消息人士的話稱,事件因牽涉排名第六的政治局常委趙樂際,而習近平也以此作出警告,政治局中再無所謂「習×體制」之說。消息稱,「十九大」之後既不存在「習王體制」,也不可能存在「習趙體制」,藉此來敲打、警告趙樂際。

之前的報道指,曾任陝西省委書記的趙樂際,其仕途中,有曾慶紅的助力。

與此同時,中共國家監察委員會(國監委)進一步擴權。

就在「四中全會」前一周的10月21日,中共掃黑辦發佈4份新法律政策文件,其中一份名為關於「掃黑除惡」的通知,顯示出國監委已擴權。

按此文件,在公職人員涉黑惡犯罪案件中,若既涉嫌職務違法犯罪,又涉嫌公檢管轄的違法犯罪,應當以監察機關為主調查,公安、檢察院予以協助;若監察和公安、檢察院分別立案調查偵查,亦由監察機關協調。公檢法分別辦理和審判公職人員涉黑惡案時,「必要時」聽取監察機關的意見;開庭審理時,法院應當通知監察機關派員旁聽。

去年3月,習近平、王岐山的共同舊部、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兼任首任中共國監委主任。

在之後的紀委、監委系統活動中,楊曉渡表現活躍,反而中紀委書記趙樂際顯得「低調」,隨即傳出趙樂際被「架空」的猜測,這次國監委擴權更增外界談資。照此推測,中共「二十大」的常委格局是否有變,也引發不少關注。

相對於國監委的擴權,政法委不但失去了「掃黑除惡」運動中的部份權力,同時,還有大批政法官員在近期遭到清洗。

今年10月19日,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將對浙江、天津等2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進行第二、三輪督導「回頭看」工作。

港媒評論,此輪打傘劍指政法系。這輪督導「回頭看」,各地或還會有一批政法官員落台。

以近期為例,就有山東省高級法院副院長李勇、上海市楊浦區法院院長任湧飛、江西贛州市政法委前副書記陳明浩等落馬;雲南省西雙版納州政法委前書記刀勇、普洱市政法委前書記李洪武、雲南省公安廳治安總隊前總隊長(副廳級)早明光、湖南湘西前政法委書記歐陽旭、湖南永州前政法委書記唐湘林、內蒙古呼和浩特市中級法院前院長董秉惠等被雙開;廣東江門開平政法委前書記李沃華被起訴,內蒙古赤峰市政法委前書記王東偉、湖南省郴州市政法委前書記劉志偉受審等。

高層權力鬥爭涉香港問題

另一個被外界捕捉到的跡象,是中共涉港澳事務的權力風向有變。

9月11日,澳門新特首賀一誠赴北京,習近平、李克強會見。期間,習的親信、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首次參加這兩場會見活動。

港媒消息指,為應對香港局勢,趙克志近期已出任港澳小組副組長,顯示公安系統在涉港澳事務上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同月,港澳辦領導層由5人增至6人,原任港澳辦綜合司司長的向斌晉陞為中共黨組成員。香港中聯辦7名副主任中,陳冬成為排名第一的副主任。另外有消息說,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將在「四中全會」之後被調職。

值得注意的是,在香港局勢敏感時刻,中共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疑缺席在北京舉行的「十一」招待會。

張曉明被認為是江派大員曾慶紅的親信。

港媒的評論文章分析認為,中共統戰部長尤權、僑辦主任許又聲、台辦主任劉結一、中國僑聯主席萬立駿都有出席,而張的副手港澳辦副主任宋哲就坐在許又聲的身邊。唯獨不見張曉明,這本身就是重大信號。

大陸多篇網文借題發揮指向習近平

10月1日後,大陸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一篇文章〈濤聲依舊!胡主席韜光養晦的黃金十年〉,其中提到2002年至2012年期間也是港澳台同胞與大陸最有凝聚力的時期。文章引港大民研的數據,由於自己成為中國國民而感到自豪的港人數量在2008年創下高峰,並在當時超過了另一方的人。

「四中全會」之前,大陸社交媒體上也流傳朱鎔基當年一段講話,「我總是不相信香港搞不好,如果香港搞不好,不單你們有責任,我們也有責任,香港回歸祖國在我們的手裏搞壞了,那我們豈不成了『民族罪人』?」

幾乎在同一時期,大陸網上還出現了李瑞環關於「紫砂壺」的故事,寓意不要妄洗「茶垢」,最後導致香江失去特色,要找最理解香港優點的人來管理香港。

這些文章借題發揮,都暗中指向了當今中共最高領導人,並在大陸網絡暢行無阻。

主管文宣的是江派常委王滬寧。

中共文宣的「高級黑」

除了這類借題發揮的文章,中共文宣對習含沙射影的做法不在少數。

10月20日,《人民日報》海外網旗下微信公號「俠客島」刊登了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韓毓海的文章〈今天,我們能從宋代的這場改革中學到甚麼〉。

文章針對當時官場用人的情況一語雙關地說,「這就是過度中央集權和追求穩定帶來的『負外部性』。」

去年12月,習近平在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時的講話,用了劉楨勸勉曹植的一句話:「私懼觀者將謂習近不肖,禮賢不足,采庶子之春華,忘家丞之秋實。」

這句話的大意是,劉楨勸說,「我獲得您(曹植)的特殊禮遇,邢顒反而被疏遠,我私下裏擔憂旁觀者將會說君侯您親近我,對待賢士卻缺乏禮節,喜納庶子的文采,丟棄家丞的德行。」

李林一表示,很難想像這句話會出自習近平本人的稿子。這句話幾乎會讓所有聽者聯想到習近平偏重使用「維護核心」的中共官員的做法。而這種重要場合的稿子幾乎都出於王滬寧之手。

李林一認為,習近平集權做事並不錯,但是錯在了繼續維護中共,以保住自己手中的權力。在中國人都盼望著中共倒台的時候,習還在逆著時代潮流而行。其實,中共快垮的徵兆很明顯了。這次的「四中全會」,中共面臨的形勢之惡劣前所未有,就是明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