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2日,中共在兩會上突然放出消息,欲在香港強行推出「港版國安法」,隨後,開始大規模抓捕香港民眾。此舉迅速引發了香港民眾和世界各國的反對浪潮。外界普遍認為,中共無視香港《基本法》、強行撕毀《中英聯合聲明》的做法比2019年的引渡法案更加邪惡。

5月27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宣佈香港不再高度自治,特朗普政府將不再保證香港享有美國所賦予的特殊待遇。

在國際上巨大譴責聲浪和制裁壓力下,中共仍然一意孤行,於5月28日在中共全國人大會議上強行「表決」通過了「港版國安法」的草案。

中共為甚麼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毀掉香港的「一國兩制」呢?中共這麼做的下場將是甚麼呢?

保經濟與保政權,懸崖邊上玩平衡

中共執政的唯一「合法性」就是它宣稱的中國經濟的增長。而中共拉動經濟主要靠的就是外貿和外資。據2018年中共商務部的統計,超過70%的外資是從香港進入中國的。因此,香港在國際上的金融地位,是中共維持政權所深為依賴的。中共宣稱的「一國兩制,50年不變」只不過是為了霸佔香港這顆搖錢樹,而對國際社會作出的虛假承諾。如果公然踐踏香港的「一國兩制」,中共就會遭到國際上的制裁,而經濟的下滑必然帶來執政的危機。

另一方面,作為當今世界上最大的獨裁政權,中共最為恐懼的就是民主和自由。特別是香港所享有的民主制度下的言論自由、遊行示威和結社自由,都讓中共如坐針氈。香港沒有網絡封鎖,港人第一時間可以將中共的醜惡通過媒體和互聯網曝光於世;每年的6月4日,港人都會組織大型的紀念「六四」的燭光晚會;香港法輪功學員常年堅持在鬧市和景點講真相、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反人類罪……,這些都讓這個獨裁政權如芒在背。

多年來,中共就是在保經濟和保政權之間艱難地玩平衡。眾所周知,中共利用香港的金融地位攫取利益的同時,一天都沒有停止過蠶食香港、摧毀香港的民主和自由。早在2003年,中共就欲在香港強推23條惡法,遭到了港人的強力抵制,50萬人走上街頭反對惡法,結果中共在巨大的壓力下宣佈撤回23條惡法。2019年,反送中運動爆發,數百萬人次的港人大遊行掀起了巨大的反共浪潮,香港這隻「下金蛋的母雞」對中共生命的威脅幾乎超過了其給中共帶來的利益好處。

去年年底,美國政府祭出重拳,特朗普正式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該法案直接遏制了中共進一步對香港自由和自治的侵蝕。因害怕美國對中共官員實施制裁,擔心香港一旦喪失特殊關稅待遇,必定導致大陸經濟斷崖式下跌,嚴重危及到中共政權,中共略有收斂,暫時消停了一段時間。

中共病毒打破平衡,獨裁政權只剩下保命

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讓原本已經搖搖欲墜的中共政權更加亂了陣腳。中共造假、甩鍋、戰狼外交、口罩外交等無恥邪惡行徑深深地激怒了全世界,100多個世衛成員國支持針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來源進行調查,多個國家正在對中共進行索賠,特別是中美關係急劇惡化。面對國際國內的追責和索賠聲浪,中共政權走到了絕境。此時,香港是否享有特殊的金融地位,已經遠不及中共的保命來得重要了。

中共推出「港版國安法」,一方面是企圖轉移國際上對中共病毒追責的視線。另一方面,大陸民眾在經歷過中共病毒的肆虐後,失去親人的、丟掉工作的、各方面受重創的,種種不滿在內心壓抑著,民怨民憤不斷發酵。中共通過在香港製造衝突,企圖轉移大陸民眾的憤怒。再者,進入六月之後,香港會迎來多個中共敏感日,「六四」燭光晚會、「六月九日」守護香港反送中大遊行一周年、以及隨後的「七一」反共大遊行,都深深刺痛著這個獨裁政權的神經。

中共在此時不惜切段輸血動脈、毀掉香港,恰恰反映出了中共斷尾求生的末日恐慌。

中共摧毀香港,反被打中七寸

美國勇敢並堅定地與香港站在了一起,為普世價值而戰。5月29日,特朗普總統發表了中美關係的重要講話,宣佈了三項重要決定:美國將撤銷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所享有的特殊待遇,將制裁直接或間接參與侵蝕香港自治的中共和香港官員;美國正式退出世界衛生組織;美國將暫停一些特定中國人入境,以更好地保護美國一些重要大學的研究。特朗普政府祭出的重拳,直接打中了中共的七寸。

2020年,港人反對「港版國安法」遊行中普遍打出了「天滅中共」的標語。(VOA)
2020年,港人反對「港版國安法」遊行中普遍打出了「天滅中共」的標語。(VOA)

香港獨立關稅地位被取消,中國經濟比遭重創,出現大蕭條,乃至徹底崩潰。那麼在中國國內,中共將喪失最後一點它自己宣稱的「執政合法性」,引發民怨的徹底沸騰,政權危在旦夕;而在國際上,中共僅剩的那點用錢買出來的「影響力」將蕩然無存,追責和索賠的浪潮會演變成全球滅共的大海嘯。

港人吶喊的「天滅中共」正在人間兌現,這場正邪大戰在走向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