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來,中共試圖推進對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的舉動,使香港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

海曼資本管理公司創始人兼首席投資官凱爾·巴斯(Kyle Bass)2020年5月20日在《新聞周刊》上撰文表示,香港目前處於鴉片戰爭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動盪,並已陷入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蕭條之中。所有人都應關注香港問題。

以下是巴斯題為「所有人都應關注香港」文章的譯文。

在國際政治中,在這些不確定的時期幾乎沒有甚麼可確定的。但我可以預言:美國與香港之間的關係正處在重大變化的陣痛之中。

5月22日,中國(中共)領導人將召開年度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會議上,他們將討論香港的地位,以及是否會通過一項嘗試,將大陸的法律強加於該特別管轄區上。如果通過的話,美國和英國將會反擊——產生持久的後果。

民主與強硬的中共之間的意識形態衝突,使得香港已成為爆炸的中心點(Ground Zero)。2019年夏天,(這個意識形態衝突)在全球範圍內展示了一場爭奪戰。當時,超過200萬香港人(佔總人口的26%)和平地、冒著華氏100度高溫走上香港街頭,抗議北京提議將把中國(中共)法律強加於香港的引渡法案。香港人民對他們四面楚歌的領導人林鄭月娥和他們的警察完全失去了信心。和平示威者遭到殘酷對待,民主人士被非法逮捕,中國(中共)政府干預了香港立法會的日常行動。在最近一次試圖在香港舉行立法會議的嘗試中,使人聯想到可能在失效狀態下發生事件的場景,親中國(北京)成員與親民主成員之間爆發了一場激戰。

不幸的是,2019年,在抗議活動開始之時,香港人受到全球的高度關注和支持,而今卻被其它新聞所取代。但是這個星期,世界應該再次關注香港。

在中國(中共)人民代表大會上,中國共產黨可能會推動香港實施一套具有「中國特色」的法律,使北京有權從根本上隨心所欲。這將破壞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其中中國同意允許香港繼續「自主」運作,直至2047年。(對於中共的這一立法企圖)香港人在經歷了156年英國統治以及隨之帶來的所有自由和權利之後,人們期望舉行規模更大、更具活力的抗議活動,並(希望)政客們採取更多全球行動。最近,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表示,在他看到人大的結果之前,他不會繼續授予香港特殊的貿易地位(意思是指,在人大會議之前,蓬佩奧不會發出對香港自治的評估報告)。

但是,尚不清楚蓬佩奧在世界目睹第一手的血腥事件後,如何驗證香港持續「自治」。在2019年末,國際特赦組織撰文說「香港:警方拘留中的任意逮捕,野蠻毆打和酷刑被披露」。可以說這不是任何負責任的自治國家對和平示威者都會採取的行動。

對於香港公民而言,不幸的是,這是香港經歷鴉片戰爭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動盪。在此之際,這一特別管轄區已經陷入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蕭條之中:GDP季度同比下降24%。在過去的十年中,我一直在仔細研究中國和香港的銀行體系,我認為香港是靠借錢生活的。

在香港發生的事情不會僅限於香港。一方面,擴張性的、日益壓制性的中國共產黨政府與另一方面基於西方法治的民主體制之間的鬥爭將蔓延到台灣。香港之戰已經影響到台灣政治:看著中國共產黨試圖在香港實行控制,創紀錄之多的台灣選民譴責親北京的候選人並推選蔡英文做總統,蔡英文曾承諾保護台灣的民主和主權,這是蔡當選的主要原因。台灣選民將繼續關注香港的每一個形勢變化,因為他們知道,一個充滿野心的中國共產黨對他們來說也是個壞消息。

世界應該把重點放在香港。這不僅關乎數百萬和平抗議者的命運,而且關乎民主、違背諾言和全球秩序,隨著中國共產黨繼續改變其參與條件,全球秩序正在發生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