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讓中國人最在意的美國重拳,其實不是蓬佩奧取消香港特別關稅區地位的表態,而是美國將中國「國防七子」——七所與軍事、國防科技有關的重點精英大學列入禁發簽證名單。世界皆知,中國留學生赴美接受教育,尤其是科技教育,是中國對外開放最大的紅利。通過留學形成的科技人才隊伍,則是中國自稱「科技強國」的重要資本。

禁止敏感專業,中國有辦法暗渡陳倉

但是,現任美國政府與中國的這場戰爭,同時也是美國政府與美國大學之間的戰爭。

《紐約時報》5月29日文章《美國計劃驅逐有解放軍院校背景的中國研究生》,列出美國將禁止接收留學生的七所大學是西北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和南京理工大學。

這當然是千人計劃大規模公然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後遺症。在美國看來,千人計劃是中國將美國多年來培養與放心使用的華裔科學人才納入中國人才網絡,這些人當初都是在美國接受教育並被美國各機構放心接納使用的人才,如今都成了挖美國牆角對付美國的棋子,斷了這幾個與軍事科技有關的學生來美接受教育之路,以免中國藉助美國培養的人才來對付美國,是從根子上入手。如果真的能夠實施,此舉無異釜底抽薪。

但是,推特上發佈這條消息之後,跟帖者幾乎都認為中國有的是辦法送這七個學校的理工科高材生來美學習。我認為「老美玩這把戲,還真是玩不過中國。如果中國想送軍工系列人才過來深造,挑些尖子,編造一套履歷,尋常小事,國內大學都會配合。就是增加了一些難度而已」。

推友北去南飛雁@RHinSyd01提供了一個情況:「這樣的做法在80年代就開始了,軍隊裏的人管這樣的地方大學叫掩護學校。有軍隊院校畢業想出國的,都必須到指定的掩護大學,做一整套學生記錄,包括畢業證書,再以這個學校畢業生的身份出國。」

因此,美國如果要防範,必須要吸取華為經驗,不能先留個25%的口子,再減至5%,最後才全方位防堵,到後來華為已經養成實力,再禁就相當困難了。只要這些專業不拒中國學生,只拒某些限制名單上的學生,結果如同不禁。

中國想辦法暗渡陳倉只是問題的一方面,美國政府這一行動還會遇到來自美國大學尤其是精英大學的阻力。接收中國留學生早就成了美國大學一個重要的資金來源,一些研究機構還經常性從中國取得研究資助。

《紐約時報》5月29日報道說,預計美國的大學將會反對政府這一行動。儘管國際教育交流因其學術價值而備受珍視,但許多學校也依賴外國學生支付的全額學費幫助支付各種費用,尤其是來自中國的大批學生。

中國留學生成美國國際學生主要生源

對中國全方位開放,是從克林頓時期開始。高等教育國際化的全盛時期,是在2001年9.11恐怖襲擊之後,將國際化列為重點策略的美國大專院校數量,在2011年佔所有院校的60%,但後來逐步減少,到2017年已減為47%。

中國留學生一直是美國國際學生的重要生源。據2017年國際教育交流門戶開放報告(Open Doors–IIE),2016——2017學年,中國留美學生人數從32.85萬人增加到35.08萬人,同比增長6.8%;這一學年,中國連續第八年成為美國外籍留學生的主要生源地,佔美國國際學生總數的32.5%。

僅2016年,在美國大學和學院就讀的中國學生為美國貢獻了125.5億美元。彭博社在2016年6月30日一篇題為〈中國留學生拯救美國大學〉的報道中,稱如果沒有外國學生尤其是中國學生,多少美國大學能存活下去將成疑。來自外國學生的資金流如此龐大,甚至已對美國整體經濟產生了一定影響。

2018年,國際學生為美國經濟貢獻約447億美元,中國留學生的貢獻佔三分之一左右。Open Doors的報告總結說,在美國大學本土學生的招生率下降、大學財政出現問題,一些學校面臨關門的時候,國際學生的地位變得格外重要。

美國的高等教育現在面臨的情況比較複雜,一方面是大學財政困難而關停。債券評級公司穆迪透露,在過去的三年裏有11所不能適應當今招生局勢的高等院校,他們都會在參加風險評估後選擇關閉學校。而根據educationdive的報道,自2016年至今已經有56所大學或者學院選擇不同的方式關閉學校。

另一方面,則是大學教育質量下降。美國高教國際化的「黃金期」,正是美國各大學預算緊縮之時。《高等教育紀事報》(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在2018年10月25日的一篇報道中談到,僅以國際化而言,反對聲浪不只來自白宮,還來自美國各大學,他們不喜歡那些外國合作夥伴。

例如,耶魯大學教授2013年曾抗議校方決定與新加坡國立大學合開文理學院。而去年沙特阿拉伯記者卡舒吉疑似在伊斯坦布爾沙國領事館遭謀殺後,麻省理工學院決定不斬斷他們與沙國的合作,也被教職員批評為「為了錢而不顧理智」。

《高等教育紀事報》指出,國際教育理應是全面的,嵌在實體教學、教職人員的研究、學生的體驗之中。但如今焦點一直是學生的流動——把外國學生帶進美國校園,以及把美國學生送出國。這種膚淺的「國際化」雖是可以量化的目標,而關於國際知識、學生究竟學到甚麼,評量起來困難得多。

美國大學對中國的資金依賴

美國大學對中國資金的依賴,除了對中國生源的依賴之外,還有對中國各種合作的「贊助」的依賴。

美國對本國大學接受外國資金本有法律規定。1965年,美國通過《高等教育法》(公法:89-329),第117條(Sec.117)規定,「任何(美國的高等)教育機構」在1個自然年內接受來自國外價值25萬美元及以上的現金或禮物,必須向聯邦政府教育部匯報。

這樣的匯報每年有兩次。這些規定一度有所廢弛,2004年10月,美國發佈文件,正式通知美國各高校,按時依法披露來自國外的捐贈。

自2018年中美開打貿易戰以來,中美關係交惡,中國對美國的紅色滲透被提上政府議事日程。2019年6月29日,教育部針對某些學校瞞報、少報國外捐贈、合同一事展開8項調查。從7月1日起,陸續有學校補償上報,累計金額高達65億美元。

其中來康奈爾、耶魯、芝加哥、德州農工等10所名校的金額高達36億美元。教育部稱耶魯大學在長達四年的時間裏,少報了至少3.75億美元的捐贈和合同。

一些與中國有合作關係卻未申報的資深教授也受到懲罰,最著名的就是哈佛大學化學系前任主任查理斯・利伯(Charles Lieber)參與了中國的「千人計劃」但未申報,因此遭到逮捕,並被美國司法部起訴。

堪稱美國打開大門歡迎滲透的項目是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s)。由中國教育部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推動和資助的這個項目,自稱旨在推廣漢語教學,促進中國文化對外交流。

2004年,漢辦在美國馬利蘭大學開設美國的第一家孔子學院。在美國國會2019年有關孔子學院的調查報告發佈時,全球有525所孔子學院,其中在美國的最多,有110所,分佈在全美44個州。

這方面的資料甚多,可以寫一本專題著作。當年美國大學從積極方面論證,將此說成是美國開放、對自家制度有充份信心的一種文化交流。等中國在國際社會展現咄咄逼人之進攻姿態時,現在多批評為歷屆美國政府犯了戰略性錯誤,開門揖盜。

開放體制與封閉體制的對奕

美國是開放體制,有如一個篩子,到處都是眼。就算築了籬笆,那也只是象徵性的,到處是可鑽進來的洞眼,再加上本國還有游說機制、各大學、跨國公司都在幫助外國拆除各種籬笆。

中國本來就是戰時管制動員體制的基礎,稍微變了一下而已,黨支部建立於居委會、村委會這種基層組織之上。再加上中國人奉行有空子就鑽的機會主義,連對本國政府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這點小事難不倒中共,當然也難不倒有辦法、願意支付更高成本的中國人。最近的例子就是今年疫情期間禁飛中國航班,但想進入美國的中國人,想各種方法繞道他國,最後全都進來了。

所以,最後美國疫情來源除了中國之外,還有來自歐洲、加拿大等各國的病源。舉這個例子,只是想說明,無論是進攻還是防守,封閉體制遠比開放體制有效率得多。

因此,在與中共這種極權體制國家博弈時,美國這種開放體制註定防守漏洞百出,美國在中國寸步難行,中國在美國長驅直入。比如千人計劃盜竊知識產權,這事在中國幾乎不可能發生,但在美國不但發生,還長驅直入,相當普遍,參與者甚至無須隱瞞。

有的千人計劃參與者從中共2008年開始建立就加入了,每年都要在中國待上幾個月,他們供職的機構不僅知道,還通過這些人與中國建立資金贊助、研究項目合作等各種聯繫。就算是某些負責人可能覺得有點不妥,但因為這些人幫助本機構從中國拿到各種名義給的贊助,這些機構也就全默認了。

中美關係現在進入自由落體般下墜狀態,雙方都不知道球落地後的結果。目前來看,美國這方面一招接一招打出快閃拳,但都沒想好後手。中國則是以不變應萬變,表面上一律以戰狼姿態應之,內裏則是等待,一切等11月大選結果出來,視白宮主人是誰再定章程。#

大紀元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