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政後藉助「抗美援朝」運動,把美國樹為「中國人民的頭號敵人」。認知如此普遍,如此根深蒂固,一直延續到七十年後的今天。從最好的朋友到最壞的敵人,只用了一年多的時間。這是在韓戰爆發期間,通過中共精心組織、全力推動的「三視運動」而做到的。

二十世紀前半葉,中國人民對美國的接觸和了解漸漸增多。美國和其他西方列強不同,在中國沒有租界,兩國之間沒有發生過一對一的戰事,美國對中國也沒有過領土佔領。美國在中國的存在主要是基督教傳教團所辦的醫院、學校和慈善機構。

中國人民對美國的最主要了解是,美國是幫助和支援中國反抗日本侵略與佔領的同盟國,由於美國在太平洋戰場對日作戰的勝利,中國才贏得了抗日戰爭的最後勝利,成為二戰後世界五強之一,聯合國的發起國。美國主持了對中國內戰的調停,雖然調停失敗,但致力於促成中國的和平。同時,中國人接觸到了更多美國產品,對其性能質量之優越有口皆碑。

在建政之前,中共也對美國讚賞有加。毛澤東和其他中共主要領導人對美國人的印象都特別好。在延安時期,中共盡一切努力與美國建立關係,對美方人士積極統戰,對像不僅是參加中共活動的「革命老朋友」,也包括美國政府的官方人士,並且成功地爭取到美軍觀察組駐延安三年。

然而,在中共建政後,藉助「抗美援朝」運動,把美國樹為「中國人民的頭號敵人」。在中國社會,對「美國是頭號敵人」的認知是如此普遍,如此根深蒂固,一直延續到七十年後的今天。從最好的朋友到最壞的敵人,中國人認知的轉換,只用了一年多的時間。這是在韓戰爆發期間,通過中共精心組織、全力推動的「三視運動」而做到的。

毛澤東的「一邊倒政策」

1949年4月22日,中共第三野戰軍第八兵團對中華民國首都南京發動攻擊。此前不久,中華民國政府主要官員已經撤離南京。當中共軍隊發動攻擊時,中華民國政府宣佈遷往廣州。次日,中共軍隊佔領南京。

這時候,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未隨國民政府撤離。他留在南京,等待時機與中共領導人接觸,謀求與中共政權建立某種關係的可能性。在此期間,他的秘書傅涇波以老同學的身份,與當時擔任南京軍管會外事局長的黃華接觸。

此後,在1949年5月到6月之間,黃華與司徒雷登多次見面商討美國與中共政權建立某種關係的可能性。6月初,司徒雷登表示美國副國務卿魏博希望他能赴北平會見周恩來,了解中共方面的真實想法。

因中共已經宣佈,各國外交使節在與北京政權建交之前不再享有外交特權,因此,北京方面決定通過非官方渠道邀請他去北京,於是請當時的燕京大學校長陸志韋出面,邀請司徒雷登訪問燕大。6月28日,司徒雷登獲知,北平方面同意他前往,並有可能與當局會晤。司徒雷登將此事電告國務卿艾奇遜。

然而,6月30日,毛澤東發表《論人民民主專政》一文,宣佈「聯合蘇聯,聯合各人民民主國家,聯合其它各國的無產階級和廣大人民,結成國際的統一戰線。」

他聲稱「中國人不是倒向帝國主義一邊,就是倒向社會主義一邊,絕無例外。騎牆是不行的,第三條道路是沒有的。我們反對倒向帝國主義一邊的蔣介石反動派,我們也反對第三條道路的幻想。」這就是所謂「一邊倒政策」,即在國際冷戰的情況下,毛澤東向世界宣佈,中共政權站到了蘇聯陣營一邊。

此文發表幾天後,司徒雷登得到艾奇遜指示,不得前往北平與中共高層接觸,以免引起各方評論和聯想,並令他於7月25日前返回美國。幾經波折後,司徒雷登於8月2日從南京飛返美國。

8月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美國與中國關係——特別是1944年至1949年間的關係》,即《中美關係白皮書》。8月18日,作為對《白皮書》的回應,毛澤東發表《別了,司徒雷登》一文。中共建政之初與美國建立某種關係的可能性至此告終。一個多月後,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抗美援朝」與「三視」運動

中共建政後,隨即開始土地改革、鎮壓反革命和抗美援朝這三個政治運動。這三大運動彼此關聯,其本質是按照中共的意識形態所進行的,涵蓋政治、軍事、經濟等方面的大規模社會改造運動。然而,中共每一個運動都並非僅僅針對某個單一目標,而是在主要目標中包含其它容易引起爭議,但必須實現的目標。

在「抗美援朝」的軍事行動之外,還包含了一個清除一切西方影響,特別是美國對中國人在政治和文化領域影響的運動。

1950年6月,韓戰爆發。中共高層經過激烈的爭論,最終毛澤東決定,中共軍隊以「志願軍」的名義出兵北韓,與以美國為主的聯合國軍直接對抗。整個討論的過程當時均屬絕密,民眾毫不知情。中共雖然公開站到了蘇聯一邊,但中國社會對美國的好感依然存在。也許是為了避免社會動盪,志願軍入朝作戰這件事當時是秘密行動。

1950年10月8日,毛澤東簽署「給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命令」,將東北邊防軍易名為「中國人民志願軍」,準備入朝作戰。但是,這一重大事件卻不能讓全國人民得知:「在目前幾個月內,只做不說,不將此事在報紙上做任何公開宣傳……以便在工作佈置上有所準備」。

毛澤東沒有說明哪些工作需要作出準備,但是,緊接其後出現的一系列情況顯示,在全國範圍內開展反美宣傳,是這些工作的重要組成部份。

既然中共決意出兵北韓,而且口號為「抗美援朝」,顯然「抗美」是參戰的主要目標,「援朝」反而是次要目標,這樣也就是把美國列為首要敵人。僅僅幾年前還在與中國人民共同抗擊日軍的美國,突然從盟友變成主要敵人,難免引起民眾的疑慮以及「中國是否打得過美國」的擔憂。

中共必須統一全國人民的思想,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在整個社會肅清美國影響。1951年2月5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市委一份報告上的批示明確指示:「各地務必利用這次抗美援朝運動徹底清楚各階層人民中親美、崇美、恐美思想。」

甚麼是「親美、崇美、恐美」思想?南京大學「南京大學保衛世界和平,反對美國侵略委員會秘書處」的一份文件顯示:

根據我們在各方面所了解,今天廣大市民群眾中存在這些問題:

1、人家沒有打到我們頭上,我們為甚麼要去理他們?

2、中國是打不過美國的,因為美國有原子彈。

3、美國在北韓打勝仗,為甚麼說它是暫時的勝利?

4、政府說今年年底要解放台灣,為甚麼還沒有解放台灣,是不是怕第七艦隊?

5、近來戰爭一定很不順利,因為近來物價有波動,是不是前方戰爭影響後方物價?

6、我們這裏華東區海岸線很長,非常危險,因為美國隨時可以派大批海軍侵入。

7、解放後生活仍舊不好,還是解放前好。

8、美國不好,但又為甚麼拿救濟物資給我們?

9、美國能不能發起第三次世界大戰?

10、朝鮮人在中日戰爭中曾幫助日本侵略我國,他們比日本人更凶地殺我們中國人,這一次他們被美國侵略是應該的,我們為甚麼要出志願兵幫助他們?

11、你們說中國出兵北韓,為了我國的安全,但它也影響蘇聯的安全,為甚麼蘇聯不出兵?

12、「美國之音」是美帝的宣傳,難道共產黨的報紙不是宣傳嗎?

這些想法就是中共所歸結的「親美、崇美、恐美情緒」。「三視運動」的目標就是要清除這些「反動」和「錯誤」思想。

10月26日,即志願軍入朝一周後,中共中央發出「關於時事宣傳的指示」:「為了使全體人民正確地認識當前形勢,確立勝利信心,消滅恐美心理,各地應即展開關於目前時事的宣傳運動」,並且提出三條宣傳要點和兩條基本內容。

這兩條基本內容是:(1)我國對美軍擴大侵朝不能置之不理;(2)我全國人民對美帝國主義應有一致之認識和立場,堅決消滅親美的反動思想和恐美的錯誤心理,普遍養成對美帝國主義的仇視鄙視蔑視的態度。文件列出了必須「仇視鄙視蔑視」的若干條理由,作為統一的宣傳口徑;並且說明了具體的宣傳方法。值得注意的是,文件將「親美」列為「反動思想」。

這份文件裏的「仇視、鄙視、蔑視」宣傳主題很快被相關部門進一步細化,具化為一整套「之所以必須如此」的理由,由此形成一份宣傳提綱,題目就叫「怎樣認識美國(宣傳提綱)」。

「提綱」詳細說明對民眾進行反美宣傳的三大主題:(1)仇視美國,因為它是中國人民的死敵;(2)鄙視美國,因為它是腐朽的帝國主義國家,是全世界反動墮落的大本營;(3)蔑視美國,因為它是紙老虎,是完全可以打敗的。

這三大主題之下各有若干具體而明確的解釋,比方說在「仇視美國」這個主題之下列出8條有關美國對中國實行「軍事包圍,政治排斥」的事例,同時又從歷史角度列舉13條「罪狀」來說明美國一貫是中國人民的敵人。

這些罪狀從1844年的美國與清政府簽訂的「望廈條約」說起,一直到國共內戰期間美國給國民政府的援助,而在最容易激起民眾情感的日本侵華那一段,這份宣傳提綱提到1937年至1941年美國賣給日本的「軍需物資」,包括廢鐵的數量,卻隻字不提美國幫助中國人民抗擊日軍的「自願援華航空隊」,即著名的飛虎隊,以及在通過駝峰航線為中國運送大量物資的美軍飛行員。

在整個戰爭期間,駝峰飛行員總共運輸了777,000噸物資支援中國的抗戰。在此過程中,美軍有509架飛機墜毀、81架失蹤。僅1944年1月一個月裏,每運輸1,000噸物資到達中國就有3人死亡。人員方面共有1,314名機組人員死亡,345人失蹤。這些事實,中共都要從中國人民的集體記憶裏抹去。

「提綱」自然也沒提到美國援華救濟會總會(United China Fund)多年來在中國進行的慈善活動。「宣傳提綱」中控訴,至1941年底美國輸日的廢鐵還佔日本廢鐵輸入的70%,以此作為美國支持日本侵華的證據,卻未提起就在這年的上半年裏,美國援華救濟會總會就為中國籌得50萬美元善款。1941到1945年間,2千多萬中國人得到援華救濟總會的幫助,受益者除了戰爭難民,還包括16萬3千多名兒童,以及30多萬學生大、中學師生。

11月3日,人民日報簡要刊登「怎樣認識美國(宣傳提綱)」,略去了細節,只列出了「仇視、鄙視、蔑視」這三大主題。從這時起,中共開始在全國範圍內展開大規模的反美宣傳運動,簡稱「三視運動」。(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