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7月《北韓停戰協定》簽定後,《人民日報》發表社論,聲稱北韓戰爭不是由北韓發動,而是由南韓與美國發動。1951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第498號決議,認定中共介入北韓,是「侵略行為」。2010年,中共新華網發文首次承認:北韓戰爭是由北韓發動,此文不久被撤下。自90年代以來,美國和俄羅斯相繼解密北韓戰爭資料,透露出金日成策劃北韓戰爭的細節。

中共官方內部檔案記載更讓人震驚:朝軍進攻南韓的精銳部隊,竟是從中國第四野戰軍所屬各軍抽調出來,換上北韓軍裝的鮮族族官兵組成。這實際上就是一支沒有對外公開的中國軍隊。

金日成的統一夢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朝鮮半島分成南、北兩部份。1948年2月,南部成立大韓民國,李承晚任民選總統,定都漢城。同年9月9日,北部成立朝鮮人民民主主義共和國,金日成擔任首相,定都平壤。南、北韓成為兩個主權國家。

金日成看到中共佔領了全中國,幻想學習中共,也組織一支有戰鬥力的部隊,發起進攻南韓的戰爭,統一朝鮮半島。1949年末,金日成在一次會議上向史太林提出,他要「用刺刀尖碰一碰南方的土地」。對金日成的懇求,史太林沒有馬上給與肯定的回覆。1949年12月,毛澤東訪問蘇聯,為史太林祝壽。期間,史太林暗示毛澤東:可以讓在中共軍隊服役的朝鮮族士兵加入朝軍。

1950年1月,在北韓駐華大使舉行的晚宴上,金日成再次對蘇聯大使館的幾位官員說:「中國已經解放了,現在是解放南韓人民的時候了。」「為了解決統一問題」,他「輾轉反側,徹底難眠」。金日成請求蘇聯駐朝大使安排他與史太林見面。

1950年1月5日美國總統杜魯門表示中共攻打台灣美國不會干涉;1月12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公開發表美國亞洲政策聲明,表示美國的環形戰略防禦圈不包括台灣和南韓,甚至說:「事情顯然很清楚,沒有人能確保這些地區不遭受軍事進攻。」

史太林得知美國不會捲入北韓戰爭,便於1月30日電告蘇駐朝大使轉告金日成:「我會在這個問題上幫助你。」

朝鮮半島北半部是蘇軍佔領區,北韓建國後,實際上成為蘇聯的衛星國,蘇駐朝大使特倫蒂‧什特科夫上將實際上就是蘇聯在北韓的統治者。蘇聯一直刻意淡化中國對北韓的影響,蘇聯援助北韓的大量重型武器,當時不是從鐵路,而是從海路繞開中國運抵北韓的。

蘇軍撤出北韓時,曾留下了300人的軍事顧問團,朝軍在編制、裝備、訓練及戰術上都按蘇軍模式組建。1949年末,北韓只有四個師。到1950年6月戰爭爆發前,北韓總兵力達到13.5萬人、坦克150輛、火炮600門、飛機196架、裝甲旅和裝甲團各一個。而南韓總兵力到1950年春,才只有9萬8千人、裝甲車27輛、火炮89門、飛機32架,而且訓練差、戰力弱,當時處於被動準備迎擊北韓進攻的狀態。

南、北雙方都在厲兵秣馬,緊張備戰。實際上,北韓戰爭從1949年就已經進入倒計時,進入1950年,朝鮮半島的戰爭步伐一下子加快,沿著三八線附近,南北雙方的摩擦和交火事件逐漸增多,戰爭一觸即發。

毛澤東承諾援朝

1950年初,金日成秘密訪問莫斯科,隨後到北京訪問毛澤東。

毛澤東同意將中共軍隊裏的鮮族官兵撥給北韓,並動員中國境內朝鮮族青壯年入伍參加朝軍。早在1949年7月20日,在東北地區整訓的兩個朝鮮族師即164師、166師2萬多人,就已經脫離中共軍隊序列,先後啟程入朝。1950年4月,朝鮮族部隊165師和139、140、114師中朝鮮族官兵,從河南鄭州分批乘火車開往北韓。此後還有部份朝鮮族小分隊和人員陸續進入北韓,加入朝軍,共計4萬人。這是朝軍組建的骨幹力量,也是進攻南韓的精銳部隊。

5月13日,金日成秘密訪問北京。同毛澤東談話時,金日成認為已是兵強馬壯,一副勝券在握、驕傲自信的樣子。第二天,毛澤東收到史太林來電,電文確認,蘇聯對金日成的進攻只能給予十分有限的支持。

毛澤東答應給金日成大力援助,並問金日成是否需要中國向邊境派兵,防止美國介入?金日成很自信,表示不用。後來,毛澤東對翻譯師哲說:「金日成的回答十分傲慢。」

在史太林的首肯下,在毛澤東的大力支援下,金日成完成了入侵南韓的軍事準備。

金日成打響侵韓戰爭

金日成示意,在6月中下旬雨季來臨前的某一天,對南韓發起攻擊最為合適。最後,史太林同意把攻擊時間定在6月末。

6月26日凌晨4時,朝軍越過三八線,第二天,佔領漢城。南韓軍隊準備不足,倉促應戰。朝軍一直打到朝鮮半島南端大邱、釜山。這時,美國派出海軍和空軍進入北韓領空、領海,進攻朝軍。30日,美國陸軍赴北韓參戰。

7月7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決議成立聯合國軍隊。8日,麥克阿瑟被為任命為聯合國軍總司令。

聯合國軍除美國和南韓的部隊外,還有英國2個步兵旅、法國1個步兵營、加拿大1個步兵旅、澳洲1個步兵營、紐西蘭1個炮兵團、土耳其1個步兵旅、泰國1個步兵營、菲律賓1個步兵營、希臘1個步兵營、荷蘭1個步兵營、比利時1個步兵營、盧森堡1個步兵排、哥倫比亞1個步兵營、埃塞俄比亞1個步兵營、南非1個空軍中隊。有的還派出了少量海軍和空軍,瑞典、挪威、丹麥、意大利、印度五國派出了戰地醫療隊。

以志願軍名義出兵

9月15日,美國陸軍7萬多人,在260艘艦艇、近500架飛機的配合下,於朝鮮半島西海岸仁川登陸。28日,佔領漢城,切斷了朝軍的退路,大舉向三八線推進。北韓戰局發生逆轉。9月29日,美國當局指令麥克阿瑟越過三八線繼續向北進攻,佔領整個北韓。

9月29日,毛澤東收到周恩來關於美軍要進軍三八線以北的報告,決定由周恩來於9月30日,在建國一周年慶祝大會上宣告:「中國人民決不能容忍外國的侵略,也絕不聽任帝國主義者對自己的鄰邦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

毛將韓軍和聯合國軍反擊朝軍的侵略說成是「帝國主義」對鄰邦的入侵。

10月1日,韓軍沿東海岸地區越過三八線北進。同日,美軍發出了要求北韓投降的通牒。當天夜裏,金日成、樸憲永緊急召見中國駐北韓大使倪志亮,直接向中共政府提出出兵援助的請求。同時,金日成與樸憲永聯名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請求給予軍事援助。

當天,毛澤東收到史太林的電報:「根據目前的形勢,如果您認為能夠為朝鮮人提供援助部隊,哪怕五、六個師也好,就應立即向三八線推進,以便北韓同志能在你們部隊掩護下,在三八線以北組織後備力量。中國軍隊可以以志願者身份出現。」

毛澤東親筆起草了一份給史太林的覆電,告訴他:「我們決定用志願軍的名義派一部份軍隊致北韓境內和美國及其走狗李承晚的軍隊作戰,援助北韓同志。」電報裏還請求蘇聯給予武器裝備援助。

毛澤東決定出兵北韓

10月2日下午,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討論朝鮮半島局勢和中國出兵問題。毛澤東認為,出兵北韓已是十萬火急,不能再拖延。他原準備派粟裕去,但粟身體狀況很不好,不能擔任;又想派林彪帶兵入朝,但林彪有病,衛生部體檢證明建議他療養。於是毛澤東考慮請彭德懷率軍。

10月8日,毛澤東以軍委主席名義發佈了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命令。同日,毛澤東致電中國駐北韓大使倪志亮轉金日成,通報中國政府決定派遣志願軍入朝作戰:「請你即派樸一禹同志到瀋陽與彭德懷、高崗二同志會商中國人民志願軍進入北韓境內作戰有關諸項問題。」以上決定即時向蘇聯駐華大使羅申做了通報,請他轉告史太林。

10月9日,毛澤東發出第一批志願軍入朝的命令。10月10日,羅申大使緊急約見周恩來,說莫斯科來電,原商定蘇出動空軍配合中國軍隊作戰,因蘇方未作好準備,空軍暫時不能出動。這一情況使毛澤東感到十分氣惱,他認為蘇聯人說話不算數。為了弄清原委,毛決定派周恩來去莫斯科商談此事。

10月11日,周恩來和林彪抵達蘇聯,和在克里米亞休養的史太林會談。周恩來介紹了中共政治局討論出兵問題的各種意見,說明中國的實際困難。

史太林講了蘇聯空軍尚不出動的原因:飛機飛到空中,很難劃定界限,如果和美國全面衝突起來,仗打大了,會影響中國和平建設。

周恩來一聽就清楚,他是怕蘇軍介入,演變成第三次世界大戰。林彪說:「蘇聯空軍可以穿中國志願軍服裝,以志願軍名義參戰,可避免蘇、美直接衝突。」

史太林反問道:「如果蘇飛行員被美國捉了俘虜,只穿中國志願軍服裝有甚麼用?」

周恩來說:「史太林同志,如果沒有蘇空軍配合作戰,我們就暫緩出兵。」

史太林:「那緩到甚麼時候?北韓戰爭最好的結局是:『既不引起世界大戰,又能有效地遏制進攻。』」

10月13日,毛澤東在頤年堂召開政治局會議,決定馬上出兵。這一決定傳至蘇聯後,史太林再次表示:「蘇聯只派空軍到中國境內駐防,兩個月或兩個半月後也不準備進入北韓境內作戰。」

14日,毛澤東致電周恩來,「志願軍」出國作戰決定不變。

19日,「志願軍」入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