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後,父母先帶她到銀行開戶,申請學生簽賬卡,為她辦理預付卡的手機,又怕她受學生宿舍裏美國室友常開派對的影響,租了有兩個台灣室友同樓的獨立小套房,讓王雅芬能專心念書,早日學成歸國。   

她跟著父母到周遭熟悉環境,最感親切的是這裏的中國超市,貨架上除了有台灣產品,還有日本、南韓的,她感覺這裏跟台灣差不多。尤其父母滿手提了大小包食品雜貨,像極了全家剛逛完台灣的傳統市場要回家的模樣。父母約了兩位住同棟大樓的新室友,作東請吃飯,要她們多照顧王雅芬。這兩位室友看起來恬靜,一個是辛蒂,教育心理系博士生;一個是珍,對外英語教學系碩士班二年級,都是文學院,跟王雅芬的企業管理沾不上邊。父親說英文有問題可問珍,心理有問題問辛蒂。也不知道父母怎麼那麼快找到這兩位完美的女室友,王雅芬不得不佩服父母的體貼周到。

遠端遙控

王雅芬學校多元繁忙的課程,就如她每天搭乘到曼哈頓上學的地鐵,永遠有數不清、看不盡的新鮮事。在時代廣場換車時,看到招牌人扛著手寫宣傳標語,前面是一個巨型的紅十字架,後面是「信主得永生」。在他的幾步之遙,又看到一個穆斯林,跪在自備的毯子上朝麥加禮拜。車站內走動的人潮如螞蟻般,穿流交織在不同的月台,每個人卻各有所思,互不碰撞,像是除了自己,旁人都不存在似的,好一個「世界大同」的境界。王雅芬羨慕他們能旁若無人的做自己,和想法不同的人和平共處,相互尊重。她嘗試想像自己也揹著偌大的招牌,在家中來回走動。   

「小芬,發甚麼呆,還不去念書?」   

媽媽的聲音打醒了她的白日夢,雖然媽媽回台灣已經兩個月,但她的精神喊話總會在王雅芬精神鬆懈時像棒槌敲擊她,王雅芬不禁懷疑媽媽是不是趁自己睡覺時,植了晶片在身上?   

儘管王雅芬在台灣的托福考得接近滿分,可是在課堂上有半數的英文還是聽得一知半解,雖然比剛到時聽得懂三成要好得多,可是期中考迫近,王雅芬對父母離開前賦予她的強烈信心,開始動搖,尤其是下課前,老師給的回家功課,總是沒把握到底有沒有聽全。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她注意到前座總是舉手發言的褐色鬈髮的女孩,凱莉娜,下了課總是嘰嘰喳喳和鄰座同學聊個沒完,不像大多數的人,下了課起身就走。王雅芬遂起意跟她 做朋友,主動介紹了自己,來自台灣,英文不太好,想跟她確認回家功課的內容。   

凱莉娜一副非常驚訝王雅芬開口說話的模樣,彷彿王雅芬應該是個啞巴似的。王雅芬兩個月來總是輕飄飄地進出教室,坐在角落,從不發言,瘦高的她就像幽靈般地從未存在過,難怪凱莉娜會露出這麼訝異的神色。凱莉娜很快和王雅芬核對了功課,還抄了自己的電話給王雅芬,如果還有不明白的地方,打給我。   

王雅芬非常感謝凱莉娜的友誼,把電話轉寫在企業管理課本的首頁,這組號碼像是一組密碼,打開厚重學業的首頁,也讓王雅芬沉悶的人生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王雅芬從地鐵站下車,回家的路上,會經過一個社區,每戶的一樓門口總放著兩、三把小椅,男女老幼著無袖上衣、短褲,隨性而坐聊天,音響開得喧天擾人。王雅芬沒辦法迴避,得從中間穿過去,經過也不敢多瞧,小跑步快速穿越。有時王雅芬踏著夕陽餘輝回家,還會被兩旁的男生接力吹口哨,吹得臉紅耳赤,王雅芬從來不搭理他們。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自從和凱莉娜交了朋友之後,才知道這個充斥音樂的社區,是拉丁美洲移民的小區,大部份的人和凱莉娜一樣,來自加勒比海的波多黎各,說西班牙語,難怪王雅芬從中間穿梭兩個月,總是沒聽懂音樂裏在唱甚麼。凱莉娜告訴她,跳舞、音樂是拉丁美洲移民生活的一部份,可解鄉愁,又可振奮心情。大家同是天涯遊子,王雅芬了解這種晦澀的感受,她從剛開始路過時的害怕,轉變成現在的理解接受,走過去還會刻意放慢腳步,藉助熱鬧的拉丁音樂,療癒自己無處宣洩的思鄉苦。◇(待續)

——節錄自《三個月亮》/聯合文學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