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4月30日刊登了一份有深度的時間表,估算研發出針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疫苗可能需要長達15年的時間。

已經有大量報道稱美國出現了物資短缺,從肉類到尿布和嬰兒奶粉,再到工業二氧化碳等生活必需品,工業二氧化碳是製冷劑和醫藥生產的關鍵材料。沒有人真正知道供應鏈斷裂後所帶來的全部影響,儘管我們從委內瑞拉這樣的社會主義實驗中得到了一些提示。

與此同時,北美數百萬人在經歷由於長時間社會停擺所帶來的健康危害。來自瑞士、加拿大和美國的研究人員進行的一項研究估計,眾所周知,由於社交隔離本身的健康危害——因自殺、抑鬱、酗酒而死亡的人數可能比現在估計的因病毒而死的人數要多很多倍。

再加上用我們的供應鏈玩俄羅斯輪盤賭(一種自殺式的玩命賭博遊戲)的風險,社會停擺對健康的影響可能很快就會淹沒病毒本身。如果那些供應鏈的失敗影響到疫苗開發本身,就像工業二氧化碳所造成的那樣,那麼停擺實際上可能是災難性的,而且實際上是無休止的。

因較長時間的社會停擺實際上可能會推遲我們最終需要的群體免疫,從而使危害更複雜。這種群體免疫對於老年人和體弱者來說是必要的,否則他們將面臨更長時間的隔離,可能年復一年,直到最終研製出疫苗。

在這場危機中,瑞典、南韓、台灣和日本都提供了一個令人信服的選擇,在保持經濟和社會開放的同時,實施謹慎的方式來保護老年人。根據5月6日的數據,南韓、台灣和日本的中共肺炎死亡率從台灣的百萬分之三到南韓的百萬分之五不等,遠低於加拿大的百萬分之107和美國的百萬分之218。

在社會開放的國家中受打擊最嚴重的瑞典,有意實行了一項旨在促進群體免疫的戰略,瑞典死亡率為百萬分之291,比美國高33%。這意味著每一百萬人當中,瑞典比美國多死亡約700人。但是,群體免疫現在似乎正在發揮作用,從5月3日至5日,瑞典的平均中共肺炎死亡率約為百萬分之6,而美國為百萬分之5,加拿大為百萬分之4。

與此同時,中共肺炎對瑞典和其它開放國家的就業影響幾乎為零。瑞典現在失業率為7.2%,暫時低於危機前的一月底的水準。事實上,瑞典的一個主要擔憂是貿易夥伴國家經濟停擺導致的失業。南韓、台灣和日本的失業率都出現了小幅上升,可能是因為一些餐館和酒店的顧客自願保持社交距離。

而在那些經濟停擺的國家,相比較而言數字是殘酷的。一項研究估計,由於中共肺炎,33%的美國人失去了一半或更多的收入,加拿大36%,英國24%。考慮到官方就業數據的滯後,該研究估計,目前美國的真實失業率為23%,加拿大為22%,英國為17%。

總而言之,保持經濟運行的國家,人們努力工作養家餬口並朝著群體免疫的方向發展,而經濟停擺的國家,領導人躲在地下室,祈求可能永遠不會及時出現的疫苗。

此外,如果這種趨勢繼續下去,像加拿大和美國這樣的國家將會犧牲他們的經濟,破壞他們的關鍵供應鏈,並因群體免疫延遲數月而導致數千人的額外死亡,使經濟遭受重創,數百萬人失業,儲蓄耗盡,老年人和體弱的人就像危機開始時一樣暴露在危險之中。

鑒於中共不負責任地掩蓋了病毒的早期傳播,不幸的是,成千上萬人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我們都希望採取謹慎的措施來保護老年人和體弱者,但在這一點上謹慎並不意味著我們把頭埋在沙子裏,希望問題都消失。這並不意味著要與世隔絕數年,甚至數十年,等待一個可能永遠不會及時出現的疫苗。

相反地,在這個時間保持謹慎意味著制定切實的計劃來保護體弱者,同時明智地建立群體免疫。而且,最重要的是,這意味著儘可能多地、儘可能快地重啟經濟,以便我們能將病毒及其經濟後果的最終受害者限制在最低。

我們需要共同努力戰勝這個病毒,我們不能躲在家裏等我們的領導人變得堅強。#

作者簡介:

彼得・聖昂格(Peter St Onge)是台灣逢甲大學的前教授。他的網誌是ProfitsOfChaos.com。

原文 Waiting for a Vaccine May Be Impossible; If So, Open the Economy Now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