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巴基斯坦裔香港商人、特首選委簡浩名:港警不想作為,先問立場後立案;所謂「適當暴力」過火,港警膝蓋壓頸很危險;林鄭下台,一人一票選特首,香港才能再出發。(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巴基斯坦裔香港商人、特首選委簡浩名:港警不想作為,先問立場後立案;所謂「適當暴力」過火,港警膝蓋壓頸很危險;林鄭下台,一人一票選特首,香港才能再出發。(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香港警察的暴行在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暴露無遺,舉世震驚,4月30日有人發起白宮連署籲美國將港警認定為恐怖組織,至今半個月已近十萬簽署達標。

疫情稍事緩和,港警暴力畫面重現,5月7日香港一名南亞裔男子在尖沙咀清真寺附近遭巡警追截後制服在地,送醫次日死亡。港警聲稱使用「適當武力」拘捕,但港媒引述目擊者和醫護人員指證警察當時以膝壓該男子頸部長達5分鐘,在警車上已不省人事。

巴基斯坦裔香港商人、特首選委簡浩名(Philip Khan)近日接受《珍言真語》節目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無論被捕人士是甚麼族裔、是否犯案,警方進行拘捕時都不應該使用過度的武力,「我們看見警察對付一些香港的年輕人,很喜歡用膝頭去壓他們的頸,其實這個很多專家都說是很危險的,這次的例子是最好的說明。」「如果真的是因為警方用過份武力壓著致使他呼吸不了,這個就是一個謀殺。」

簡浩名去年10月20日也在尖沙咀清真寺前,無故橫遭警方以水炮車發射藍色水劑攻擊,投訴至今超過六個月了,政府和警方都無法給他一個調查結果。

「我的感覺就是他們在用拖字訣,令市民覺得可能投訴也沒有用。而他們也是自己人查自己人,每一次去投訴科的時候,他們都會用他們內部的一些字眼引導你同意他的說法,很多普通市民很容易跟著他們想要的口供去寫,這個是不公平的。我感覺警方的策略都很鄙劣。」

近期香港警官僭建醜聞頻傳,甚至藏毒販毒被捕,簡浩名認為現在的香港警察和大陸的警察已無二致,「其實已經接軌了」「上樑不正下樑歪。如果陶輝他可以知法犯法,連鄧炳強,去一些酒會那裏,基本上香港警隊的形象已經是沒有了,這件事令我覺得香港真是蒙羞的。」

家族安身香港逾百年,簡浩名痛心近十幾二十年來香港局勢的變化:「我的政治覺醒是和香港人大家一起面對的。這幾年我們看到所發生的事情,自從梁振英上任後,我們看到香港的變化;林鄭上任後,我們又看到了變化,看到警隊的(變化)。」「法律和秩序都不存在了。很多時候,法官都可以用個人的意見去批判疑犯,我覺得這已經不是一個法治的社會了,而是一個人治的社會。」

對於中聯辦指控黃色經濟圈是「政治攬炒」,經商多年的簡浩名認為「中聯辦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甚麼!」「經濟從來是不分黃色或者藍色的。如果有人想去支持一個經濟圈,黃色也好藍色也好,這有甚麼問題呢?都是香港市民去消費了,為甚麼(政府)要對我們(市民)最基本的消費權利都要限制呢?你這不是比希特拉還壞嗎?!」

近期香港前特首董建華、梁振英牽頭組成「香港再出發大聯盟」,身為特首選委,簡浩名意有所指地說:「如果梁振英和董建華邀請我,我也想去了解一下,到底他們想如何『香港再出發』?我們所有的香港人都想再出發,但是他們好像只是圍內的一幫人做一場秀,這場秀到底是幹甚麼的,是為了達到甚麼樣的目的呢?」

這樣的政治氛圍下,簡浩名看香港的前景是「一片灰暗,和現在大家在疫情中的心情一樣,不知道甚麼時候才結束,這個暴政甚麼時候完蛋。」「我相信只有這個集團下台,香港才有機會一人一票選我們自己的特首,讓香港回復正常,然後香港才可以再出發!」

所謂「適當暴力」過火 港警膝蓋壓頸很危險

記  者:最近聽到有一則新聞,說有警察在尖沙咀調查一宗涉及南亞裔的案件時發生衝突,一個南亞裔的港人送去醫院之後不治而死,請問你看到這些新聞後有何感受?

簡浩名:無論他是甚麼角色,我們首先要看待是個人,發生這種事大家都會感到很不舒服,而且這件事是發生在香港。

一直以來,我都希望警方守法去執法,不要再用過度的武力去執法,這個案件沒有經過死因庭裁判之前,我們都不應該有評語,但最基本我們看到那個資料知道,那位(已逝)人士不管他有沒有犯案,警方拘捕他是否要使用這麼大的武力呢?

他們說是適當武力,我覺得他們現在是過份了,不是同一個場合我們看見他們對付一些香港的年輕人,很喜歡用膝頭去壓他們的頸,其實這個很多專家都說是很危險的,這次的例子最好說明,大家看得很清楚。

當然,死因研究庭沒決定究竟是因為甚麼導致他死亡,但是如果真的是因為警方用過份武力壓著他令到他呼吸不了,這個就是一個謀殺。

記  者:我們看到母親節當天香港在旺角有市民上街,警方拘捕了很多人,包括香港立法會議員被拘捕,鄺俊宇還在醫院,他們也是用膝頭壓著頸。

簡浩名:所以警方的指引是否適當呢?他們所說的適當武力?我覺得很多時候他們想侮辱人,他們的目的就是我有這樣的權力,這把尚方寶劍在他手上,他有一支槍,他還有手銬,但他是否要放做到那麼盡(肆無忌憚),要用到最大的武力去制服一個人呢?

壓著他或要他跪下,我們經常看到這樣的場面,這個我覺得會影響香港的國際城市的形象,或影響全世界對香港的觀感,到底為甚麼今天的香港警察「回歸」去哪裏了?那種觀感很恐怖。

所以現在的警方特別是鄧炳強需要做的事,就是怎樣重新訂立那個指引,使市民對警隊有信心,他經常說「勇毅、忠誠」,但他漏了一樣東西,就是他要服務市民,這個他好像沒做到。

先問立場決定是否立案 找理由拒絕處理案件

記  者:上次我們採訪你,你曾說過投訴警察的一些遭遇,這個事現在怎麼樣了?

簡浩名:(去年10月20日)水炮車事件到此時此刻已經錄完口供了,我都覺得奇怪,他們說四個月內會有回覆,案件發生後,他們應該有個調查的,但很奇怪,現在都超過六個月了,但警方好像都沒有去處理這個事,我覺得他們是有意拖延。另外有幾個投訴是去年7月份的投訴,差不多十個月了,但警方到今天都沒有去處理。

我的感覺就是他們在用拖字訣,令市民覺得可能投訴也沒有用。而他們也是自己人查自己人,每一次去投訴科的時候,他們都會用他們內部的一些字眼引導你同意他的說法,很多普通市民很容易跟著他們想要的口供去寫,這個是不公平的。

所以,我經常覺得香港這個所謂投訴科,應該有一個獨立委員會,應該是與警方是分開的部門,令香港市民有個信心。我感覺警方的策略都很鄙劣。

記  者:早前鏗鏘集做了一集訪問,林鄭說你們對警方不滿,所以就去投訴警察科。你們去投訴遇到甚麼對待,投訴究竟有沒有用呢?

簡浩名:投訴基本上未必一定有用,但是如果你不去投訴,你就放棄了最基本上的權利。你剛才提到林鄭,我也有寫信給林鄭,要求她其中一件案件,為甚麼她拖了很久都不去調查?我見到林鄭的秘書親自將案件轉去給警方處理,也都說他們會有人去處理。但是警方很奇怪,他們都是置之不理?也都根本不去調查案件。

我有時也不明白,我們香港市民期望警方去調查案件,是以法去執法,但是他們好多時候不去做,我們去報案,他們第一時間會問,你們的立場是甚麼?究竟你是藍絲還是黃絲,其實,我就算今天是穿了件藍色的衫,或者黑色的T-shirt,或者一件黃色的頸巾,同這件案件應該毫無關係的,但是他們這些既定立場,令到他們給不給你報案,這樣是剝奪了我們普通小市民的權益的。

但是最大的問題是,他們不肯去調查,甚至不斷的打電話給你,叫你過來銷案啦。我就去警務處投訴了,為甚麼警方常常叫人去銷案,而不去查案,究竟警方的能力是否差到這麼差呢?

但是我們看到他們對待這些年輕人,他們可能在條街上,或者在商場,站在這裏,就可以對年輕人大聲呼呼喝喝,甚至拘捕他們,這樣究竟真正所謂犯案的人他們不去處理,非法或者過期居留人士,或者香港有很多假難民,警方過去一年裏有沒有處理這些問題呢?有沒有去查身份證呢?

按照我現在所了解的是,入境處有他們的做法,警方的系統也有他們自己的做法,我已經去申訴專員公署投訴了,但入境處系統沒有同警方聯繫的,所以變成警方也不會知道究竟該位人士是否過期居留,或者是怎樣的情況,而警方亦都不去查。

入境處有一個漏洞,不去做事,警方也不去做事,這樣這班過期居留的人就會變成香港另外一個罪惡的隱藏,或者被一些不知甚麼樣的人利用。其實這件事情警方是責無旁貸的。

記  者:在大陸,我曾經做過一宗失蹤兒童的調查稿,發現其實有好多失蹤兒童的報案,警察都不會立案,因為他們覺得要花錢花力去調查這些案件而破不到案,他們要破案率,還要賺錢,所以不和你立案。還有,如果你去維權,他會打壓你。那你覺得現時香港的警察和大陸的警察之間的距離是怎樣?

簡浩名:其實已經接軌了,因為你見到,如果他對年輕人可能說幾句口號就去拘捕,就說他們是非法集結,或者會用甚麼任何理由就拘捕他們,甚至用一些武力的方法去對付,甚至乎要他們去坐監,告重罪,但有些真正犯法的人呢,他們就不去理會。

甚至你去報案的時候,他們根本就是不想你報案的,就算你報案了之後,接著他們要叫你儘快去銷案啦。這麼奇怪,我都想問一問鄧炳強,究竟你現在想搞到香港變成一個甚麼社會?

記  者:最近我們見到警方不斷有醜聞爆出來,包括警隊高層陶輝啊,他霸佔官地啊,是懷疑啦,霸佔官地,或者是鄧炳強自己都租僭建屋,加上最近一些警察涉及冰毒啊,很多的案件爆出,你覺得這些對警隊有甚麼影響?

簡浩名:其實對警隊的形象已經是好大的影響,甚至是大家都不相信警隊的了。但是他們如果是這樣包庇自己人,或者知法犯法,我覺得這才是最大的問題。其實警方里面「害群之馬」很多,甚至他們會不會是一個集團式的去做這些事,他們上樑不正下樑歪。

如果陶輝他可以知法犯法,連鄧炳強,去一些酒會那裏,基本上香港警隊的形象已經是沒有了,這件事令我覺得香港真是蒙羞的。

林鄭逼港人放棄香港 財產子女已轉移外地

記  者:你在香港,家族已經有百多年,都以香港為家,現在對於香港一國兩制,從97年到現在主權移交23年了,你覺得現在的香港一國兩制還剩下多少呢?

簡浩名:其實一國兩制已經剩餘沒有多少了,甚至還存不存在一國兩制我都有點懷疑。因為你見到中聯辦可以,對立法會它可以干預,23條它也說是明年要立法,很多事情根本上已經不是我們認識的香港,那這樣還可不可以令那些商家,或者有錢的人還想逗留在香港呢?

這麼多年來我沒有想過要離開香港,但是我想如果香港的警隊是這樣,香港一國兩制不存在,我們還是否可以繼續呢?很多商家現在已經對大陸已經有個避忌,其實他們都可能會找其它商機。

記  者:你們自己在香港都有和大陸做生意,那你周圍的商家包括你自己,要怎樣去選擇?

簡浩名:只是見一步走一步,因為已經是紮根在這裏這麼久了,沒有人希望走的。但是如果香港環境變得更差,那為甚麼還要留在香港呢?很多人兒女全部送去了外國。其實我周圍的人都在做這件事。還有,資金是不斷會流向另外的地方。

記  者:為甚麼資金會流走呢?

簡浩名:其實是個信心問題。一個是對共產黨沒信心,中國的人權不改善,香港還要倒退,我覺得香港真是極度可悲。現在的財政預算案,財爺都說了,可能是赤字。我們這麼多年積下來的成績,可能會一次過就用完了。

記  者:很多朋友將資金移到其它國家,他們是怎麼部署呢?主要是去甚麼地方呢?

簡浩名:馬來西亞啦、台灣啦,這些是很熱門的地方,那遠點的,加拿大啊、美國啊,甚至是歐洲、英國,很多人都想去這些地方。所以說香港人沒有選擇嗎?有的。只是大家都還有那個情意結,我們真的想放棄香港嗎?如果放棄香港,也是林鄭逼著香港人放棄香港。

記  者:你身邊的朋友是非華裔,還是華裔的想離開呢?

簡浩名:其實華裔的和非華裔的(朋友)都告訴我,他們都想離開香港。這是事實。

記  者:你自己對香港的感情是怎麼樣的呢?

簡浩名: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了,97後我都沒有想離開,甚至於有機會能夠走,我都沒有離開。因為我覺得這裏是我熟悉的地方,而且當年我真的相信香港會有五十年不變,真的一國兩制。而且我期望(香港人也一樣)中國會進步,會向前走。

但是,我們沒有想到中國只是想在經濟某個方面向前走,香港反而是倒退的,特別是香港的人權法制都不存在的時候,我們還可以相信香港嗎?

記  者:那麼你是從甚麼時候開始有這種政治覺醒呢?你自己本身是一個商人。

簡浩名:我的政治覺醒是和香港人大家一起面對的。這幾年我們看到所發生的事情,自從梁振英上任後,我們看到香港的變化;林鄭上任後,我們又看到了變化,看到警隊的(變化)。以前我們還相信警隊,以警隊為榮,但是到了今天我們已經不再相信警隊了。這已經是大家都看到的問題了,法律和秩序都不存在了。

很多時候,法官都可以用個人的意見去批判疑犯,我覺得這已經不是一個法治的社會了,而是一個人治的社會。

記  者:你也一直在想參加特首的選舉,當你看到梁振英、董建華這兩個前任的特首的「香港再出發大聯盟」你認為他們的這個大聯盟有甚麼樣的性質呢?他們有邀請你去參加嗎?

簡浩名:如果梁振英和董建華邀請我,我也想去了解一下,到底他們想如何「香港再出發」?我們所有的香港人都想再出發,但是他們好像只是圍內的一幫人做一場秀,這場秀到底是幹甚麼的,是為了達到甚麼樣的目的呢?我有很大的懷疑,可能是就快來到的選舉吧,他們想影響這個選舉。

林鄭現在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偏幫大的財團或者某種界別的人士。不管是這一次的口罩事件還是政府派錢的事件,基本上錢是去不到基層市民和員工那的。她用了這麼多香港納稅人的錢,她的目的何在?

如果他們這一次是(為了)林鄭「再出發」,那麼我希望他們要要收手。如果林鄭繼續存在,香港就會永無寧日。

記  者:那麼你個人是如何看香港的前景?

簡浩名:一片灰暗,和現在大家在疫情中的心情一樣,不知道甚麼時候才結束,這個暴政甚麼時候完蛋,這個無能的林鄭政府甚麼時候下台。我相信只有林鄭下台,這個集團下台,香港才有機會一人一票選我們自己的特首,讓香港回復正常,然後香港才可以再出發,否則我相信會非常的難。

但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警隊有一個鄧炳強在擔任一哥的職位,香港還能有好運氣嗎?

記  者:我們期望大陸政府放鬆香港,你覺得這個前景怎麼樣?香港市民已經喊出天滅中共,他們是不會再相信共產黨的。

簡浩名:我們都要明白一件事情,就是香港是一國兩制。香港要的不是獨立,他們的要求只是要高度自治,是一國兩制下基本法賦予我們真正的權利,給我們的自由。

政府限制公民基本消費權利 壞過希特拉

記  者:說回攬炒,你都看到了最近香港市民都在支持香港黃色經濟圈,但是中聯辦就說這是政治綁架經濟,是攬炒。你認為為甚麼香港特首啊,一些左派啊,中共啊,都這麼懼怕黃色經濟圈呢?

簡浩名:其實我覺得他們是在自打嘴巴,因為經濟從來是不分黃色或者藍色的。但是如果有人想去支持一個經濟圈,我們標籤它為黃色也好藍色也好,這有甚麼問題呢?都是香港市民去消費了,為甚麼(政府)要對我們(市民)最基本的消費權利都要限制呢?你這不是比希特拉還壞嗎?這才是問題的所在,是中聯辦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甚麼。

有(市民)去支持經濟圈,不管他是黃色或者藍色,由他們自己決定去支持啊。經濟好了,香港不就好了嗎?香港好了,大陸不就好了嗎?大陸人來到香港,他們也可以去支持黃色經濟圈,有甚麼問題呢?他們可以去了解一下到底甚麼是黃色經濟圈。

其實,我歡迎中聯辦親身到這些黃店去了解一下,到底他們做了甚麼事情被認為是違法?不可以依靠以前的大機構去主導整個經濟社會。

記  者:你們少數族裔有沒有一些是黃色經濟圈的成員?

簡浩名:其實我現在是不太清楚誰是黃色誰是藍色?我只是覺得有部份香港人是真的黃;有的是假的藍;也有一些心是藍,表面看上去是黃的。如果大家都是憑良心做去做事,在這次疫情中大家都看到了,很多藍色的(心是藍的),這個時候的態度都改變了,對警方的態度都改變了。

如果中聯辦是不想分化香港的,就不要再去講甚麼黃色或者藍色的,只有香港陣營。香港經濟好了,香港就會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