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香港知識型YouTuber白兵:孫力軍等江派勢力,靠鎮壓法輪功換權力金錢;中共統戰滲透能力強,發財需同流合污;反送中揭港傀儡政權,真正敵人是中共。(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香港知識型YouTuber白兵:孫力軍等江派勢力,靠鎮壓法輪功換權力金錢;中共統戰滲透能力強,發財需同流合污;反送中揭港傀儡政權,真正敵人是中共。(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只要我們每個人都有獨立思維,那麼統戰哪一個人都沒有用;因為沒有大台,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共產黨便無從滲透……」香港知識型YouTuber白兵,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如是說。

白兵去年6月成立自媒體頻道,深入淺出點評香港社會時事,深受歡迎,現今粉絲逾11萬。他推出的影片涉及政治、經濟、科技甚至心理,有理有據,簡明易懂,並且擊中中共要害,戳破其宣傳謊言。

講解中共監察「社會信用系統」,觀看次數近26.7萬;「為何一個普通人會變成惡魔?」評析林鄭月娥及港警暴力行為的背後心理,觀看次數近41.5萬;中共滲透香港五大法寶,觀看次數11萬次。

「反送中運動之後,發覺原來很多事情是被人誤導了,原來那些媒體也可以誤導你,那麼應該自己去搜尋資料,用一個獨立思維去想究竟前後有沒有矛盾……」受訪時,對中國政治、經濟、香港局勢、國際局勢,白兵侃侃而談。

重新認識世界,原來眼中的香港披了件假衣,「好像一顆蘋果,它保持著很漂亮的、很紅的外表,一把皮揭開裏面全部是腐爛的。」看清現實,也認清中共面目,「大家知道敵人是哪個,不是建制派,也不是香港政府,因為他們全部都是傀儡,你打死了傀儡,會第二個上,而它有無限個傀儡。」

白兵說,中共擅長滲透與統戰,香港主權移交後,中共已滲透到香港每個大小機構與黑社會組織,「它會滲透到這些地方,進去挑起一些事件,然後再去選合適做共產黨員的人」。

不過,中共卻無法平息這為期近一年的抗爭,「共產黨這次處理香港問題,處理得這麼手足無措、棘手、無所適從,要用這麼強力的鎮壓,都不能令民意遞減,問題就是這次運動是『沒有大台』。」

獨立思考能認清謊言,令中共束手無策,「我們會自己去看,究竟共產黨怎樣滲透。」「我們每個人有自己的獨立思維,不會盲目去相信權威。」

問起白兵何以擁有今日的辨思能力,「當然是看《大紀元》了,另外自己有時看看書,看看以前共產黨怎樣滲透到國民黨,它做了些甚麼,它又怎樣滲透到其它機構裏。」

而他也開始留意十多年來堅持在街頭揭露中共邪惡、講真相的法輪功。以往路過銅鑼灣法輪功長年駐守的真相點,他從未駐足留意,「自己去理解之後,便會知道他(法輪功)背後有沒有甚麼問題。他只是煉氣功,十分平常、很普通的事情,純粹是強身健體。」

過往他難以置信「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究竟有沒有這麼誇張的事情?有沒有這麼恐怖?但是當你發覺原來他們(中共)可以在香港這樣推人下樓,那麼你會覺得(中共)活摘器官這件事,變得一點都不意外。」

深入探究後也才發現,迫害法輪功竟成中共官員陞官發財的利益鏈,「只要有鎮壓過法輪功的人,基本上他的權力、金錢、地位很大程度與江澤民有關,因為他們利用鎮壓法輪功來換取權力、地位、金錢等等。」

而該如何面對,考驗著人們的良知,「這件事情很坦白地在你面前呈現的時候,你便不得不去相信了,當你不得不去相信的時候,你便需要去調節你自己,究竟應該繼續閉上雙眼,當一切都沒有發生,或是無論如何你都應該去發聲。」

「無論『六四』也好,法輪功的事情也好,或者過去一年發生的(反送中)事情,都不能夠忘記,已經過去的事情並不一定是已經過去的,你一定要把它記在心裏。」白兵說。

銘記在心,激勵人們在爭取自由、民主、法治的道路上,繼續前行。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加大控制 利用香港威脅國際不制裁中共

記者:介紹一下你自己。

白兵:我開YouTube頻道,平時說一些關於現在特別是香港或者中國大陸,甚至一些國際的新聞,也會評論一些時事與政治。

記者:為甚麼做YouTuber?

白兵:在(反送中)運動開始之前,和一個朋友想在YouTube上談一些事,自己也很受另一個YouTuber的影響,想用YouTube頻道與大家說一些日常生活中一些比較有趣的問題,一些不是很多人發覺得,但是會在大家身邊出現的問題,例如可以剖析一些騙案,說一些電影的內容,說一說這些小知識。

記者:你說的範圍都比較廣,香港年輕人對哪些事情有興趣?

白兵:如果娛樂方面的電影,我想對這些流行文化都有興趣的,而流行文化除了可以觀賞外,可能每一部電影或者都會有一些很隱藏的信息想告訴大家。

記者:兩會之前有很多風波,香港突然間高官發生大地震,《基本法》22條再起爭議,包括駱惠寧等出來說了很多話,最近出了一些警官的醜聞,這一連串事件有甚麼意義在其中呢?

白兵:兩會開會,年初說的「六保」變成「六穩」,它的方針有一些改變,但是它公佈出來的,應該又不是它最到肉(要害)想要討論的東西,我就不會一一去拆解它為何改變了,最終它(中共)都是談台灣、香港問題,這是對他們最大的影響的。

因為它(中共)在大陸處理疫情等等,它(中共)都不管國內人的生死,最主要都是看牢自己的政權與錢,所以到最後他們要去討論的,都是香港與台灣的問題。

最近兩辦發聲公然違反22條,又突然間發聲說光顧「黃店」是「政治攬炒」,都不明白他們想要做甚麼,因為他們違反了《基本法》第五條。

我們是一個資本主義的運行的模式,我喜歡去哪一家餐廳吃就是資本主義,我去哪一家都可以,我喜歡去「藍店」也可以,我喜歡去「黃店」也可以,不可以因為我喜歡去某一家餐廳吃飯,就是政治攬炒,或者去干預我,或者直接去說我這是不對的,其實這違反了《基本法》第五條。

中共特別是在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以後,完全不理會《基本法》,它真的是想用攬炒(同歸於盡)或反桌(撕爛臉面)的方式去進行。

記者:黃店的概念已經很久了,最近又開始打壓黃店,梁振英在Facebook也說些事,這是一個甚麼訊息呢?

白兵:梁振英他真是很小氣的。我們在一些很小的枝節裏,可以看到中共管控香港更加嚴緊,因為它發覺自己未能控制好香港。它換下中聯辦、港澳辦主任,而兩個都是親習派人士,現在習近平很直接地控制香港,控制的力度大是預計中的。

另外它(中共)被國際圍攻,知道它是沒有後路的,如果萬一真是要開戰也好,它要去頂著。國內的一些生產訂單也下降,它要用香港去頂著它金融的需要,所以加大控制香港,最少拿到錢,但是會造成殺雞取卵的效果。

香港這個位置對於中國也好,對於國際也好都是很重要的,所以它用香港來威脅外國,就是說你也想在我這裏賺錢,你也要經過香港來與我做生意的,如果這樣不如中共就與你攬炒,這就變相控制威脅,搞亂香港去威脅國際不要制裁中共。

警方玩心理戰 自編自演擲汽油彈

記者:香港警察最近爆出很多醜聞,怎樣看這一個時段這麼多事爆出來呢?

白兵:香港警察的問題不一定與中國大陸派系爭鬥(直接相關),特別是那些外國警官,因為香港只有他取這個名字,陶輝就他獨有英文名字(譯音),在香港他中文名字是獨一無二,尤其是記者要去查哪一間屋是誰居住的,比較容易查到的。

另外警隊內部也有很多問題,特別是前段時間有個警官自編、自導、自演一個擲汽油彈的事情,為甚麼喪心病狂到這一個地步?他是為了升職?第二個問題警隊為甚麼會有這些事宣揚出來呢?令到大家都覺得很多都是自編自導自演。

他們背後在玩一個心理遊戲,令你覺得其實擲汽油彈全部都不是勇武擲的,是我自己擲的,讓香港人感覺暴力仍然不能夠接受,他玩一個比較深度的心理遊戲。

警員經過這半年九個月,很多客觀的情況令他們覺得他們是老大,他們變相以為可以完全沒有制約地去做他們想做的事情。

孫力軍等江派勢力 靠鎮壓法輪功換權力金錢

記者:但最近公安部都換了兩個官員,香港警隊與中共公安部政法委之間是甚麼關係呢?

白兵:是很直屬的關係。當初鄧炳強上任時,去見剛剛踢孫力軍下台的那個人,(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所以整個權力是直下的,由公安部部長直下,香港就是警務處處長。過去九個月一些鎮壓的行動,全都是在深圳指揮的,是顯而易見的,所以現在基本上香港的警隊是由中國(中共)直接控制了。

前段時間的(香港)高官大地震,反而與中共內部鬥爭的關係大一些。我有一條片子觀眾可能看過了,就是本來在4月頭1日、2日可能已經抓了孫力軍,但19日才公佈,一公佈用詞是強硬,說他長期違反黨紀,20日(香港)高官就大地震了,沒理由那時間這麼巧的。

大家都認為劉江華很差,或者創科局長都是很傻的,能力是不行的,要換不是現在換,不會這麼巧19日抓孫力軍,20日就換人,還有已經有人選上去了,這不是短時間可以做的事,所有都是計劃好的,一定是有關係的。

記者:孫力軍是靠鎮壓維權人士、法輪功而起家的,美國人權機構追查國際已將他的名字列在裏面,他的派系與習近平的派系之間是否不同?

白兵:簡單地看,只要有鎮壓過法輪功的人,基本上他的權力、金錢、地位很大程度與江澤民有關,因為他們利用鎮壓法輪功來換取權力、地位、金錢等等。

所以他們自然與江澤民或江派勢力,就形成了一個他們自己的勢力,造成當年中國瘋狂貪污,到習近平上台反腐將那些人打下台,所以只要有鎮壓過法輪功,習近平某程度上都會找上門,找你算帳,知道你是江澤民那邊的勢力,都會抓你下來。

記者:香港有甚麼是與鎮壓法輪功派系有關?

白兵:大陸容易看些,香港隱藏得好些,或者連他自己是否是共產黨員,他都不會說,所以比較難看出。

中共統戰滲透能力強 發財需同流合污

記者:梁振英7月上任,6月10日香港有了「青年關愛協會」,與梁振英有密切相關。怎麼看梁振英?香港是否真的有地下黨員?與中共的關係?

白兵:地下黨員在香港肯定很多,因為太容易過來了,每天都有150個新移民過來,當中摻有黨員是很正常的,所謂主權移交了這麼多年,其實它滲透到每個大小的機構裏。所以剛剛講的黑社會,其實這個共產黨是很強,它們最強的手段就是滲透、統戰。

你想靠中共搵食(討生計),你是不是去幫它(中共)做工作,就給機會在大陸搵食。所以它很容易統戰到很多不同的,無論是媒體、社團組織、黑社會,譬如台灣都滲透了很多黑社會,滲透到他們廟的系統,一些平民百姓的場所。

其實香港都是的,很多可能他本身是教跳舞的,可能教烹飪的,但它會滲透到這些地方,進去挑起一些的事件,然後再去選卒(人),選哪些人合適做共產黨員。所以香港一定是很多的。

記者:為甚麼香港年輕人對這些有分辨能力?從哪裏認知的?

白兵:香港,當然是看《大紀元》了,另外自己有時看看書,看看以前共產黨怎樣,滲透到國民黨,它做了些甚麼,它又怎樣滲透到其它機構那裏。

譬如現在世衛,原來整個世衛是中國衛生部;譬如它怎樣去利用Zoom這個軟件,開頭是掩人耳目,沒有人知道它是中國的機構,然後事件發生了,這個App程式,很明顯後面有很大的漏洞,發覺它背後原來很多是中國共產黨;譬如「華為」直接用技術入侵,有些是用資本入侵,譬如買些很便宜的手機,那些其實都有後門的,基本上掌握了你地方上的資源,基本上人們想甚麼、做甚麼,它用很多不同的方面去入侵其它國家。

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 外表光鮮內裏腐爛

記者:「反送中」運動,特別是香港的年輕人,對於共產黨的本質,有些甚麼了解呢?

白兵:香港很神奇,過去二十多年主權移交了之後,好像一顆蘋果,它保持著外表很漂亮的、很紅的,但是,但你估計不到在這次「反送中」中,一把皮揭開裏面全部是腐爛的。這我想是很多年輕人也好,很多成年人都是估計不到原來爛到這個地步,估計不到腐爛到這麼黑,香港不是很廉潔的嗎?原來完全不是,原來完全腐敗到不得了。

反送中揭港傀儡政權 真正敵人是中共

記者:中共不想你去了解它的本質、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為甚麼看這一類的書,或者包括《大紀元》,現在它的重要性怎麼體現出來?

白兵:尤其是「反送中」之後,大家知道敵人是哪個的,其實不是建制派,也不是香港政府,因為他們全部都是傀儡,你打死了傀儡,會第二個上,而它有無限個傀儡。

我想最主要就是,從根源做起,共產黨這次處理香港問題,處理得這麼手足無措,這麼棘手,這麼無所適從,要用這麼強力的鎮壓,都完全不能夠令任何的民意有遞減,問題就是這次運動是「沒有大台」。

香港人有個智力門檻,又足夠聰明,我們會自己去看,究竟共產黨怎樣滲透,究竟共產黨有些甚麼,那麼恐怖,它的強項是甚麼,我們就會知道,原來它最害怕就是「沒有大台」。這個概念跟大家說明了,只要我們每個人有自己的獨立思維,我們沒有大台,不會盲目去相信權威,不會去相信TVB,即使可能是泛民、《蘋果》也不相信,因為我們要有獨立思維。

如果難聽一點來說,泛民也可以被統戰的,《蘋果日報》都可以被統戰,有些東西是不可能避免的,你不可能很天真地去想他一定不可能被統戰,不會的,但是只要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獨立思維,那麼統戰哪一個人都沒有用。因為沒有大台,每一個人都是獨立個體的話,共產黨便無從滲透,這個是十分重要的。

記者:從甚麼時候開始有這些政治啟蒙?

白兵:所謂的啟蒙應該是在2014年時,雨傘革命,當時看多了很多本土的論述,比如黃毓民先生、陳雲先生等等,他們是本土比較大的聲音,看一些他們寫的東西,他們的論述。他們的立場很明顯是反共的,當時我在想,香港真的明確反共的,除了法輪功之外根本沒有甚麼其它的,不會太覺得有人出來罵共產黨的。

但唯獨是本土勢力就會比較多,我會覺得他們是比較進步,也比較適合我自己的立場,他們明白問題的根本根源是在哪裏。

記者:最早的是法輪功學員說天滅中共,在反送中運動之後,天滅中共已經到處都是,這反映了甚麼現象?即是相信神,相信會有報應。

白兵:就是會有報應,天滅中共。因為它(中共)真的很大,它的滲透力真的十分之強,你可以看得到它連世衛都可以操縱得了,很多世界銀行也被它滲透了,很多外國組織也被它滲透了。這會覺得如果要以個人的能力,很難可以擊倒這個政權的。如果以國家來說,可能只剩下美國可以擊敗共產黨,我想亦都是一個不錯的方向。

獨立思維很重要 應該自己去了解法輪功

記者:香港最先反共的是法輪功,但是很多人對法輪功邊緣化,或是不去了解甚至或許誤解,為甚麼你會慢慢想去了解法輪功?

白兵:我在想大家對法輪功其實有一個偏見,或者戴了一個有色眼鏡去看待他,就是因為共產黨的文宣十分厲害,它可能經過無線,它(中共)經過很多不同的媒體,說他(法輪功)好像十分之奇怪。

(法輪功)其實都只是煉一些氣功、也不過是一個十分平常、很普通的事情,純粹也只是強身健體。你應該自己去理解,絕不應該是其他人跟你灌輸甚麼。你自己去理解之後,你便會知道他(法輪功)背後有沒有甚麼問題。

其實香港人那麼聰明,如果那件事背後是有甚麼奇怪的話,他們不可能看不出來的,重要的是你究竟有沒有去理解。

今次反送中運動之後,發覺之前原來我有很多事情是被人給誤導了,到了今時今日便會發覺,原來那些媒體也可以誤導你,那麼應該自己去搜尋資料,用一個獨立思維去想究竟前後有沒有矛盾。因為就算你看回之前當時的新聞,其實事件可以在兩日之內完全改變方向,那麼你便可以知道獨立思維其實是十分重要的。

記者:那覺得法輪功在香港社會中扮演了甚麼樣的角色?

白兵:他們在銅鑼灣上有banner,我經常在銅鑼灣逛街,其實我都沒有怎麼去理會他,最近便會多了去認識他,尤其是當知道他們受迫害原來都是江派的問題之後,又知道他們的立場,知道他們遭受了一些甚麼樣的酷刑。

之前常常聽到活摘器官,都會想究竟有沒有這麼誇張的事情,有沒有這麼恐怖,但是當你發覺原來他們(中共)可以在香港這樣推人下樓之後,那麼你會覺得(中共)活摘器官這件事變得一點都不意外。

那麼之後原本一些你本來不想去面對的事情,其實很坦白地在你面前呈現的時候,你便不得不去相信了,當你不得不去相信的時候,你便需要去調節你自己,究竟應該是繼續閉上雙眼,當一切都沒有發生,或是無論如何你都應該去發聲。

記者:他們這麼多年來一直被人污衊都可以堅持下去,你覺得他們的信仰「真、善、忍」,對這個社會的啟示作用?

白兵:我覺得其實有兩個啟示,就是已經過去的事情並不一定是已經過去的,你一定要把他記在心裏,無論「六四」也好,法輪功的事情也好,或者過去一年發生的事情,都不能夠去忘記。

不是那些事情已經過期了,我們要找一些新的鮮血繼續推進我們,不是的,其實過去的燃料已經十分足夠,要去等待一個時機,我們要走出來。另一個啟示就是,有一些思維應該更需要脫跳一些,就是要堅持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