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高的城上空,在一座高高的碑柱頂上,矗立著快樂王子的雕像。他全身貼 滿用純金打製成的薄薄的金箔,眼睛是藍寶石做的,還有一顆很大的紅寶石鑲在他的劍柄上,閃閃發亮。   

真的,很多人都讚美他。

「他跟風向標一樣漂亮。」   

有個市議員說了一句,他這是想給自己賺得個有藝術品味的名聲。

「只可惜不太有用。」   

他補上一句,生怕給人說他不實在,他還真不是這樣的人呢!

「你為甚麼不能像快樂王子那樣?」  

一位母親很講道理地問她那哭著想要月亮的小男孩:「人家快樂王子夢裏都不會 哭著要甚麼東西。」

「我很高興,這世界上還有個人這麼快樂。」   

一個潦倒失意的男人望著這尊華美的雕像嘟噥著。

「他就像個天使。」   

孤兒院的孩子說,他們正從大教堂走出來,身披鮮亮深紅的斗篷,繫著乾淨的 白圍涎。

「你們怎麼知道?」數學老師問道:「你們從來就沒見過天使。」

「啊!我們見過,夢裏見的。」孩子們回答道。   

數學老師皺起眉頭,板起了面孔,因為他不贊成小孩子做夢。   

有一天夜裏,城上空飛來一隻小燕子。他的朋友們一個半月前就飛去埃及,但他留下來了,因為他愛上了最漂亮的一株蘆葦。他是今年早春時節遇上她的,那時他正沿著河飛過來追一隻黃色的大蛾子,目光卻被她細細的腰肢吸引住,於是停下來和她聊開了。

「我愛你可以嗎?」

燕子問。他說話就喜歡開門見山,只見蘆葦對他深深鞠了一躬。於是他就繞著 蘆葦飛啊飛啊,用翅尖拂著水面,撩起一層層銀光閃閃的漣漪。他就是這麼求愛的,而且求了整整一個夏天。

「這樣的愛戀真是可笑,」別的燕子嘰嘰喳喳地說:「她要錢沒有,要關係又牽牽扯扯一大把。」   

說的也是,河裏差不多到處都長著蘆葦呢!就這樣,秋天一到他們便全飛走了。   

大家走後,他覺得冷清,蘆葦戀人也追膩了。

「她不跟我說話,」他說:「我怕她很風騷呢!瞧她那副一天到晚跟風調情的樣 子。」   

還真是,只要風一來,蘆葦便風情萬般地屈膝行禮。

「我承認她很戀家,」他繼續說:「但我喜歡旅行,那我的太太當然也得喜歡旅 行才是。」

「你會跟我一起走嗎?」   

他終於開口問了,但蘆葦直搖頭,她太捨不得自己的家了。   

「你一直都沒把我當一回事,」他大叫:「我要去金字塔那裏了。再見!」

說著他就飛走了。   

一整天他飛呀飛呀,晚上就飛到了城裏頭。

「我去哪裏過夜呢?」他說:「希望這城為我備好了地方。」   

這時他看到了那高高的大圓柱頂上的雕像。

「我就在這裏過夜吧!」他嚷道:「這地方好,瞧空氣多新鮮。」   

於是他飛下來,停在了快樂王子兩隻腳中間。

「我有個金房間睡啦!」   

他輕輕地自語,往四下裏一望,準備就寢了。可是他才把頭藏進翅膀底下,就 有一大滴水落到他身上。

「這就奇怪了!」他大叫:「天空一絲雲也沒有,星星一顆顆可亮著呢!怎麼就 下起雨來?這北歐的氣候真是糟糕。我那蘆葦就喜歡雨,但那不過是她自私罷了。」   

又一滴水落了下來。

「立著一座雕像有甚麼用,連雨都擋不了?」他說:「我得找個有煙囪的好去處。」   

說著便決定要飛走。   

可是沒等他張開翅膀,落下了第三滴水,他抬眼一瞧,看到——啊!看到了甚麼?   

快樂王子眼裏噙滿了淚水,一滴滴順著他金色的雙頰往下淌著。月光中他的臉 是這麼漂亮,令小燕子心裏充滿了憐憫。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你是誰?」他問。

「我是快樂王子。」

「你幹嘛哭呢?」燕子問:「瞧,弄得我都濕成這樣。」

「我活著的時候有一顆人的心,」雕像回答:「那時我不知道眼淚是甚麼,因為我住在無憂宮裏,憂愁是不能進來的。白天我有人陪著在花園裏玩,晚上我在大廳中領著大家跳舞。花園四周是很高很高的牆,但我從來都沒想到去問牆外到底都有甚麼,我身邊的一切都這麼美好。我的臣子都叫我快樂王子,我還真很快樂呢!如果日子過得舒服就是快樂的話。就這樣,我活了一輩子;就這樣,我死了。

死後他們把我安在這麼高的地方,我於是看到了在我的城裏頭所有的醜惡和哀苦,儘管我的心現在是鉛鑄的,但我還是禁不住哭了出來。」   「甚麼,他不是純金鑄的?」

燕子心中暗道。他很在乎禮貌的,不會把個人的品評說出口。◇(待續)

——節錄自《夜鶯與玫瑰》 / 時報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