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的,」雕像聲音低低的,像音樂般的往下說:「遠遠的有一條小街上,那裏住著一戶窮苦人家。有一扇窗開著,我看到裏面有個婦人坐在桌子邊。她臉很瘦,很憔悴,雙手又粗又紅,都是叫針扎的,因為她是個做針線活的。她正在給一件緞袍繡熱情花,那是王后最漂亮的女儐相在下次宮廷舞會上要穿的。在房間角落裏有張床,上面躺著她年幼的兒子。孩子病了,發著燒,嚷著要吃柳丁。但他媽媽甚麼也沒有,只能給他餵河裏打來的水,所以他在哭。燕子啊燕子,小燕子啊!難道你不想把我劍柄上的紅寶石取下來,送過去給她嗎?我的腳定在了這底座上,動不了了。」

「人家在埃及那邊等我呢,」燕子說:「我的朋友在尼羅河上飛來飛去,和大朵大朵的蓮花聊著天。等一下他們就要飛進大國王的陵墓睡覺去了。國王自己也在裏面,睡在彩色的棺材中。他渾身包著黃色亞麻布,裹滿了各種香料,脖子上掛著一條淡綠色的玉鏈,兩隻手像枯葉似的。」

「燕子啊燕子,小燕子啊!」王子說:「你就不肯陪我過一夜,當我的信差嗎?瞧那男孩多渴啊!他媽媽多傷心啊!」

「我不喜歡男孩子,」燕子回答:「夏天裏,我在河上待著,有兩個野孩子,是磨坊主的兒子,一直對我扔石頭。沒有一次打得到,當然了。我們燕子飛得可厲害呢!他們想都別想打到,而且,我出身的家族更是以身手敏捷聞名。但不管怎樣,那麼做還是很不敬的。」   

但一看快樂王子那一臉哀傷的樣子,小燕子心裏也覺得不是滋味。

「這裏真冷,」他說:「但我還是陪你一個晚上吧,也給你當信差。」

「謝謝你,小燕子。」王子說。

於是燕子把那顆大寶石從王子的劍柄上啄出來,銜在嘴裏,越過城中高高低低的屋頂飛去了。   

他飛過大教堂的塔頂,上面有一尊尊白色大理石的天使雕像。他飛過王宮,聽到傳出陣陣歌舞的聲音。一個美麗的少女和她的戀人走到陽台上來。

「星星多美啊!」他對女孩子說:「愛情多美啊!」

「希望我的衣服早點做好,趕得及在國宴舞會上穿,」她回答說:「我訂了衣服上要繡熱情花,但那做針線的裁縫就是懶。」  

他飛過河面,看到一個個燈籠掛在船桅杆上。他飛過猶太區,看到那些老猶太人在互相討價還價談生意,把錢放在銅天平上稱。他終於飛到了那戶窮人家,往裏頭一看,那孩子燒得在床上翻來覆去,母親已經睡著,她太累了。   

小燕子跳進窗,把大寶石放在桌上,緊靠著那婦人的頂針。接著他輕輕地繞著床飛,用翅膀給那孩子的額頭搧涼。

「真涼快啊!」那孩子說:「我病一定要好了。」

說著,他便甜甜地睡了。   

燕子飛回到快樂王子身邊,告訴他自己做了些甚麼。

「真奇怪,」燕子說:「我現在覺得很暖和,儘管天還是冷得很。」

「那是因為你做了件善事。」王子說。   

小燕子就開始想了,想著想著就睡著了。他一想事情,眼睛就睏。   

天亮了,他飛到河裏洗了個澡。

「多麼奇特的一個現象啊!」   

鳥類學教授從橋上走過時驚歎道:「都冬天了還有隻燕子在這兒!」   

於是他就這事寫了封長長的信寄給當地報紙。大家都在引用這封信,儘管裏頭有好些詞語他們看不懂。

「今晚我要去埃及。」   

燕子說,一想到要走了他便滿心歡喜。他把城中所有的公共紀念碑看了個遍,在教堂的尖頂上坐了好一會兒。不管他到哪兒,麻雀都嘰嘰喳喳叫個不停,互相說著:「一位多麼尊貴的稀客啊!」所以一天下來他玩得非常盡興。◇(待續)

——節錄自《夜鶯與玫瑰》/ 時報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