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7日,瑞士議會前主席多米尼克·德·布曼(Dominique De Buman)先生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出現在歷史上前所未有,中共隱瞞疫情的做法已造成世界對其的不信任。

隱瞞疫情 世界已對中共不信任

德·布曼表示,這次瘟疫無法與歷史上的瘟疫比較,因為病毒的「無症狀攜帶者」會帶來更大的危險性,加上現代發達的交通工具,人與人之間的流動性無法得到安全保證,加重了病毒全球性的大流行,所以與歷史上出現過的瘟疫均不同。

中共至今沒有向國際社會交出病毒的樣本,德·布曼提出疑問說,「病毒的起源還沒有答案,這是來自中國武漢的動物交易市場?還是真的來自武漢的病毒實驗室?還是因為處理野生動物所導致?從目前的情況看,國際上存在眾多的爭議。可以明確的一點是,國際科學家們對病毒分析的分歧與各自的政治分歧相聯繫。」

從中共對疫情的處理方式來看,德·布曼認為:「可以肯定的是,中共當局沒有透明給出所有中國疫情的信息。從(大陸傳出來)的真實畫面可以看到,武漢病人死亡眾多,而中共則竭力掩蓋疫情的嚴重性,可以看得出這個病毒來勢兇猛,但中共極力縮小病毒對大陸民眾造成的影響。」

「第二我們要批評中共處理疫情的態度,我們通過不同的渠道證實,(中國)科學家、醫生們提出了病毒出現的警告,但他們反而被當局施壓,甚至被捕和失去人身自由,這體現了中共體制的本質問題,那就是掩蓋真相,延誤及時採取防疫措施。」

因此,德·布曼表示,綜合上述所有這些因素,使全世界對中共政權不再信任。

世衛需改組 譚德塞應下台

在疫情的時間表上,德·布曼認為世界衛生組織(WHO)應負責任,「就是說世衛沒有及時通告疫情的出現,這是一個事實;另外一方面,我認為世衛的總幹事譚德塞與中共有特殊關係,他很明顯沒有客觀地採取措施,沒有履行作為世衛組織總幹事的獨立角色。」

德·布曼表示世衛需要重新改組,更換總幹事,「當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凍結對世衛的財政資助時,我個人覺得世衛必須重新整改,在疫情的危機下,需要更換總幹事,找一個真正有能力和獨立自主的人來擔任。」

對於中共在這次疫情中所要承擔的責任,德·布曼說:「事實已慢慢浮上表面,如果我們知道中共延報疫情、掩蓋真相,從而導致悲劇性的結局,那就要承擔一個重大的政治責任。」

從國際政府的角度,德·布曼認為問題在於聯合國是否出面干預調查真相,「對此我懷有很大的疑問,因為在聯合國過去幾周提出的危機提案來看,各國顯現出『人人自危』的反應,紛紛行使了否決權。」他說,「我擔心當前的危機會使一些國家政府陷入自我防衛立場中,而不是共同地合作來追查真相。」

中共本質不改 西方政府應對其態度強硬

談及中共在國際上宣傳和試圖把病毒來源甩鍋於美國或其它國家,德·布曼說:「我想中共當局以其慣有的方式處理信息,從來不會以尋求真相為首要責任。要知道中共一黨專政,不講民主自由,對疫情地區(武漢)進行強制性封城,那裏的民眾除了服從外,並沒有其它選擇。」

德·布曼認為中共掩蓋疫情造成嚴重後果,「我是不相信病毒是來自美國或意大利,我想除了中共在說反話(甩鍋)之外,所有的科學研究人員對疫情的地理分析都表明病毒來自武漢。問題是最初的病毒起源是否跟動物市場有關,還是實驗室,目前還沒有明確的答案,所以需要謹慎,不要被宣傳所迷惑。」他說。

對於世界各國能否追究中共的賠償,在德·布曼看來,即使賠償不能實現,也要跟中共進行強硬談判,「我覺得西方政府應該非常強硬地面對中共的談判,若中共重新開始國際貿易,歐洲和國際上的各個組織必須對其實施可驗證的規定要求,不能對其過於信任。至於聯合國是否起到作用,不幸的是,我並不相信聯合國的政治立場。」

西方國家應吸取教訓 重新發展生產鏈

「顯而易見,世界各國要從這次疫情中吸取教訓。」德·布曼說,因為很多醫用物品都佈局在中國生產,所以各國政府的醫療物資嚴重不足,這次都受到很大教訓,以後歐洲一定要重新發展國內醫用物品的生產鏈。

德·布曼以意大利為例說,意大利北部本來是醫療系統發達的地區,但當地醫院在數周內由於感染病人過多,在醫療設備短缺的情況下,被迫選擇性地救治病人;同樣,法國也出現了醫院床位不足,幸好有鄰國比如瑞士、德國接待了部份法國病人;瑞士由於採取了比較嚴格的措施,從而延遲疫情的爆發,沒有導致醫院病人爆滿。

其次是從防禦措施上,德·布曼說:「大多數的國家都是太天真了」,沒有對疫情的出現高度警惕。

德·布曼還表示,歐洲各國醫療界本應做好防疫的醫療用品庫存,但這次歐洲多數國家包括瑞士都不夠謹慎,都面臨醫療用品短缺,「這是應該吸取教訓的」。此外,德·布曼強調,歐洲需重新發展國內工業,國家需要有自主權,這次教訓就證明了當一個國家面臨公眾健康韋脅的情況下,不能夠缺乏醫療用品來應對。

全球將需要長時間來重振經濟

從經濟的角度,德·布曼表示,疫情對全球整體經濟造成的影響將需要長時間來重振。

德·布曼分析其中原因說:「首先是社會機制鏈的斷裂,如航空和文化領域突然間被中斷了一切活動,經濟的衰退將導致眾多公司破產、人們因失業而走向貧窮。

「長遠來看,我們需要推動一些刺激經濟的計劃,目前(歐洲)各國都採取緊急經濟措施,瑞士方面也作出了很多經濟救急的決定。但更嚴重的是,人們對病毒的恐懼會造成避免出行,旅遊業將受嚴重影響,還有一些國家本身沒有能力重振經濟。瑞士作為一個富裕的國家,我想也至少需要2至3年來恢復經濟,其它不富裕的國家就需要更長的時間了。」

讓德·布曼感到樂觀的是,「從人類的角度,人類向來擁有抵禦能力,能夠團結一致的時候,會比較快地找到解決的辦法。」但另一方面,目前國際上對中共病毒並沒有掌握認識其所有特性,疫情仍在全球範圍傳播,又沒有疫苗,另外會不會引發其它病毒的疫情呢?「這是我不感到樂觀的。」他說。

據官方統計,瑞士自2月25日開始出現中共肺炎病例,截至5月7日,瑞士確診人數30,126人,死亡1518人,治癒25 ,700人,從國家人口比例計算,屬於感染人數較高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