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真清晰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網站周一(5月4日)報道說,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爆發的最初幾周,中共政府的虛假宣傳活動已基本成型。

報道指出,中共掩蓋疫情的行為激起國際追責聲,並加深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政治分歧;同時,中共的掩蓋行為還推翻了美國總統特朗普總統曾希望的中美貿易衝突緩和,並正促使人們對中共與全球關係進行認真反思。

美國國會的頂級共和黨人揭示中共政府對疫情危機處理不當的更多證據——北京違反了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000年代初首次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沙士,SARS)爆發後制定的規則,這些規則是為了遏制世界再次爆發同一類型的致命大流行疾病。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排名最高的共和黨眾議員邁克·麥考爾(Mike McCaul)表示,中國(中共)未能汲取2003年沙士疫情的教訓。中國作為世界衛生組織成員國,被要求建立嚴格新規和保障措施來應對這類疫情爆發,其中明確要求成員國必須立即向世衛報告任何對公共衛生存在危險的證據。

麥考爾說,在整個去年12月至今年1月第一周,中共官員都在蔑視這些規定,其不作為直接導致中共病毒(冠狀病毒)在各國之間傳播。目前,全球死亡人數已攀升至近25萬人(外界懷疑中共當局報告的死亡人數遠低於實際數據),同時疫情對全球經濟造成了嚴重破壞。

英國修咸頓大學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如果中共當局早日採取行動,就可以使病毒傳播率降低95%。

麥考爾也認為,應要求世衛承擔責任,因為世衛幫助中共掩蓋中共病毒(SARS-CoV-2)危機的關鍵性信息。

他說,世衛忽略其自身的規則,這些規則要求它必須對收到的有關SARS病例的任何非官方報告進行調查。

而台灣在去年12月31日就向世衛提供了有關中國SARS病例的信息,但世衛對此卻不予理會。

特朗普4月宣佈凍結美國向世衛提供的數億美元資金,同時要求審查世衛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是否「管理不當」。

「2003年,中國共產黨(CCP)沒有適當警告全世界注意預防沙士,結果導致了大流行。作為回應,全世界齊力執行新規,包括嚴格按照要求向世衛報告、避免未來的大流行病發生。」麥考爾在給「真清晰政治」的一份聲明中說,「在2019年再次面臨即將到來的大流行時,中共無視這些規則,讓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傳播開來,殺死數十萬人,並摧毀全球經濟。」

麥考爾說,更令人不安的是,世衛「盲目跟隨中共,拖延全球保護民眾的必要行動」。

「為了防止來自中國的另一場大流行蔓延到我們(國家)海岸,我們必須要求中共和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擔責。」他說。

麥考爾等17位眾議院共和黨人於4月初致信給白宮,要求總統以世衛總幹事辭職為條件,確定今後是否供資世衛。

民主黨眾議員、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艾略特·恩格爾(Eliot Engel)則對特朗普在這場持續的大流行病中停止向世衛注資的決定進行正式調查。

該委員會的共和黨人堅持對中共以及世衛在中共病毒(冠狀病毒)爆發中的作用進行自己的調查。他們將最終提供一份完整報告,在上周晚些時候他們已經向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CP)提供了世衛違反規則的早期分析。

在2003年沙士大流行病之後,世衛召集了一個工作組來評估和修訂其《國際衛生條例》,該條例要求成員國履行職責、為保護其它國家免受公共衛生威脅做出努力,設定的目標是防止公共衛生威脅「不必要地干擾國際交通和貿易」。

世衛於2005年中期通過了新規。新規包括受影響國家以「可能的最有效的通訊方式」向組織通報其領土內「可能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所有事件,以及針對這些事件採取的任何衛生措施。

該規則還要求受災國家的政府官員「持續與世衛溝通」疫情,「在通報中向(世衛)提供及時、準確和足夠詳細的公共衛生信息」。通報應包括影響疾病傳播的任何「病例定義、實驗室結果、風險來源和類型、病例和死亡數量以及狀況」,以及該國為制止該疾病而採取的衛生措施。

《國際衛生條例》第6條規定,所有成員國都有義務在24小時內將任何測試呈陽性的沙士病例通知世衛。到12月27日,中共衛生官員知道武漢的疫情爆發有87%是由病毒引起,而該病毒與導致2003年沙士大流行的病毒相似。截至12月30日,武漢一家實驗室報告稱,有多名患者的病毒檢測結果都對一種未知的沙士冠狀病毒呈陽性。

共和黨人的早期分析報告說:「中共政府應該最遲在12月31日向世衛報告。相反,中共向世衛組織說謊並報告為肺炎。」

在12月27日和1月3日,有更多的中國實驗室開始報告發現沙士陽性病例,但同樣,中共當時都未向世衛報告。

「事實上,他們直到1月12日最終向世衛通報了病毒的基因序列、顯示跟沙士病例相似,他們都還沒有報告任何沙士病例。」報告寫道。

《國際衛生條例》第6條和第7條還從法律上規定世衛組織所有成員有義務向世衛提供所有相關的公共衛生信息,包括實驗室結果。1月2日,武漢病毒研究所完成了對冠狀病毒遺傳序列繪製。共和黨人的調查發現,中共沒有報告這一信息,而是擱置10天後才將其發送給世衛,直到1月12日上海的研究人員在網上公佈了他們自己繪製的病毒基因排序。

中共政府隨後關閉了該實驗室。

根據報道,在中國未在12月底向世衛報告病毒的過程中,世衛也無視台灣官員12月31日對中國出現沙士病例的報告。世衛未能緊隨台灣的報告採取後續行動,這違反了世衛組織第9條的規定,該組織要求該機構對警告沙士的非官方報告進行調查。

五天後,香港大學跟世衛合作的傳染流行病和控制合作中心公開警告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會人傳人。

「儘管世衛認定的專家對冠狀病毒爆發做出危機回應,但沒有證據表明世衛對其警告進行了調查。」報告說,「此外,(WHO)繼續對中共的謊言進行鸚鵡學舌,直到中共在1月29日承認之前一直否認該病毒會人傳人。」

在過去幾天中,更多的美國盟國和其它國家加入了特朗普政府的呼籲,要求對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以及中共病毒大流行的起源進行正式調查。

比如:澳洲、瑞典都支持類似的呼籲,歐盟委員會主席表示,有必要進行調查,但她希望北京也參與這一進程。同時,德國和法國官員也要求中共提供更多信息。

美國智囊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表示:「存在兩大問題。一是中國(中共)知道甚麼,甚麼時候知道?另一個是世衛組織知道甚麼,甚麼時候知道的?」

他說,除世衛的有關報告規定外,中共似乎還違反了其自身在沙士後建立的應對重大疾病爆發的應急體系。

中共衛生官員一年前公開表示,他們的預警系統將防止2003年沙士爆發時的大規模流行病。

「在香港和外國媒體,以及有些內部報告都指出,當(中共)高官選擇不激活該系統或主動壓制信息時,該系統就被規避了。」成斌說。

他指出,要確定世衛的責任,至關重要的是要準確查明中方向世衛提供了哪些早期信息。但從目前的公開信息已清楚看到,世衛未能根據台灣和香港提供的有關新病毒及其傳染性的早期信息採取行動,這已經違反了它自己的規則。

成斌說,這種信息故障是世界衛生組織的「最大失敗」。

世衛組織和中共駐華盛頓大使館未回應置評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