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咸陽市婦幼保健院通過考試一次性裁掉了40多名員工,其中大多數都是曾參加過支援武漢抗疫的醫護人員。如今他們不僅沒有領到官方原先許諾的抗疫補助,還要失去自己原本的工作崗位,甚至被要求對外宣稱是「自願離職」,他們怎能不寒心呢?

據報道,院方表示,此次裁員是基於2019年11月做出的優化方案,受疫情影響推遲於近期實施,現已與大部份聘用人員達成調解補償協定。可被裁人員表示,確實有參加一場考試,考完就被列入淘汰名單,進而被要求「自願離職」。他們去詢問院方護理部和人事科,對方卻拿不出來有關「人才優化」的規範和資料,一切都只是口頭通知。他們質疑院方,所謂「人才優化」的選擇標準究竟是甚麼,為何只憑一次考試就可判定誰是「人才」,而無視工作經驗、學歷資歷。

上述消息被披露後引起了大批網民關注,不少網民批評咸陽市婦幼保健院「過河拆橋」、「卸磨殺驢」、「無情無義」。有網友質問:「11月份出方案,但11月份並沒有疫情,為甚麼沒有執行?」「要裁員了還叫人家去一線抗疫?人家是拿命去啊,回來照樣解聘?」

在我看來,這宗事件整個就是雷神山民工被逐事件的翻版。只不過論「過河拆橋」、「卸磨殺驢」和「無情無義」,後者更甚於前者罷了。

看過雷神山民工被逐事件新聞的讀者想必都還記的,據自由亞洲報道,民工周先生和一批來自全國各地的工人共數十人,在雷神山醫院收治大量患者之後參與了尾期施工,2月底完工後,按國家規定每天應得3,000元工資,但他們只拿到500,此後一直被隔離。

4月8日武漢解封當天早上,這批最後從雷神山醫院撤離的民工,在經過長達40多天的隔離之後,被中建三局分開,並像押送犯人一樣被強制離開湖北。其中6人在貼身監視下被送往湖南。在押送人員離開後他們重新返回武漢,並前往湖北省政府上訪維權,但中建三局的人很快趕來,並再度以暴力控制他們的人身自由到晚上,並第二次強行押送他們離開湖北,並威脅他們不得返回武漢。在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長達10多個小時期間,工人們多次向武漢警方報警求助,但卻一直無人處理。

甚麼叫過河拆橋?甚麼又叫卸磨殺驢?大家可以查查字典,過河拆橋就是自己過了河,便把橋拆掉,比喻達到目的後,就把曾經幫助自己的人一腳踢開;卸磨殺驢就是磨完東西後,把拉磨的驢卸下來殺掉,比喻把曾經為自己出過力的人一腳踢開。過河拆橋也好,卸磨殺驢也好,本質都是無情無義。中共對待民眾的一摜模式即是如此。

類似建雷神山工人被逐與援鄂醫護遭辭這樣的事,其實在中共的統治下歷來屢見不鮮,這兩宗只不過是新近發生的罷了。當中共要利用民眾時,比如要建造雷神山醫院了,要救治武漢的中共肺炎患者了,它會口吐蓮花,給被其利用的民眾戴上各種各樣好聽的高帽子,許諾以各種各樣的好處,待到中共想辦的事利用他們辦成了,它隨時都可能毫不留情的一腳把他們踢開。借用一位網友的話說:「需要你的時候,你是最美麗、最勇敢的人。不需要你的時候,飯都不給你吃。」

說白了,中共雖然嘴上自稱人民是自己的主人,但實際上不但從未把他們當作過自己的主人,連真正意義上的人都沒當過,而是視他們為自己的奴僕和工具,既然是奴僕和工具,用你時免不了要欺騙你一下,用過了就不會再當回事。對於這一點,許多中國人在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之後已漸漸明白,或正在明白,也有為數可觀的人至今仍蒙在鼓裏。這不,建雷神山工人被逐與援湖北醫護遭裁等於又給他們上了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