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10月31日)是8.31太子站警暴事件滿兩個月,港鐵從下午2時起關閉太子站,網傳「(藍絲)網民自發清理(B1出口前)假墳墓」,因此大批傳媒下午2時起守候太子站外,但並未有異常事件發生。民眾如常到場上香和獻花,到傍晚,前來悼念和抗議的市民越來越多,警方數度強制驅離人群,並多次施放催淚彈。

昨天是8.31太子站警暴事件滿兩個月,由白天到夜晚都有大批市民到B1出口前上香和獻花。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但人群散去又折返。(余天佑、宋碧龍/大紀元)
昨天是8.31太子站警暴事件滿兩個月,由白天到夜晚都有大批市民到B1出口前上香和獻花。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但人群散去又折返。(余天佑、宋碧龍/大紀元)

近日,港鐵於太子站B1出口外加裝鐵板,將民眾設置的靈堂封至猶如棺材形狀。昨日,大批市民響應「毋忘831恐襲還我真相」號召,到太子站參加悼念和抗議活動,希望當晚太子站死難者沉冤得雪。

市民:究竟政府想掩蓋甚麼

到場悼念的歐先生說,這更令他產生疑問:「究竟政府想掩蓋甚麼?」他說只要真相未公開,港人就不會停止抗爭、要一個真相。

8月31日晚太子站被關閉,警方速龍小隊及防暴警察衝進太子站月台及車廂,以警棍猛打及用胡椒噴霧狂噴乘客,並暴力拘捕多人。媒體和救護員均被拒諸門外。港鐵站內的受傷人數幾度修改。事發後港鐵僅公開26張當晚閉路電視(CCTV)截圖,卻無一張警察打人的圖片,做法引來公眾強烈不滿。深信8.31當晚太子站內有人被打死的市民,自發在事發後一直拉閘的B1出口設置靈堂,兩個月來每天到場悼念亡靈的市民絡繹不絕,站外的警民衝突接連發生。

學生Ian Lee說:「很多傳言都說,有人在地鐵站裏面死掉了,但警方試圖故意湮滅證據和死者的屍體。相信每一個愛著這座城市的香港人,都因為當天的意外極度震驚。我們不會罷手,直到我們知道地鐵站裏到底怎麼了。」

意大利歌手Stefano Lodola特地到現場,希望能給港人帶來力量,帶來一點的改變。「我一個人來這,是希望多一個人就能帶來一點改變,多一個人就有所不同。雖然我不是在做一件偉大的事,但我還是希望我可以鼓舞當地人,讓他們有力量繼續抗爭。」他說。

昨為8.31警方被指恐襲市民兩個月。警方如驚弓之鳥,出動大量防暴警在彌敦道旺角及太子段設防線,多次射催淚彈等驅趕悼念市民。(余天佑、宋碧龍/大紀元)
昨為8.31警方被指恐襲市民兩個月。警方如驚弓之鳥,出動大量防暴警在彌敦道旺角及太子段設防線,多次射催淚彈等驅趕悼念市民。(余天佑、宋碧龍/大紀元)

中共多殘忍的事都做得出

銀髮族楊先生說:「太子站暴力事件教育了香港人,原來在一個暴政之下,多殘忍的事情都可以做得出,可以毀屍滅跡,可以將全無反抗的人打至死亡。這給香港人更多啟示,令更多香港人團結,捍衛香港人的尊嚴和生命。」

他說,在沒發生這件事之前,原本香港人不相信共產黨會這樣對待香港人,「因為香港人有國際社會的視野,以為民主力量會令共產黨專政機器改變。當年我們相信這套理論:民主化遲早會到,忍下去,就可以達到管制的理想。但是689(前特首梁振英)上台之後更變本加厲,令香港人既有的權利一一消失,導致整個佔中運動(雨傘運動)和送中條例(《逃犯條例》修訂案),引發大規模的抗爭。」

「最初法輪功在退黨活動中,說共產黨在吉林等地活摘器官,一來誅殺異己,二來販賣牟利。當時很多香港人不信,但到了今時今日,每一個反抗共產黨的人都會信得十足,因為有8.31這個事件,有陳同學(陳彥霖)死亡事件,和無聲無息被自殺、被浮屍在海上的人實在太多,這令我們相信共產黨和警方做得出這樣的事。」

對大陸及西方社會 反送中起示範作用

他認為,香港的「反送中」抗爭運動對大陸「其實起了示範作用,也牽動了整個西方社會。西方社會因為這個運動,更認清共產黨是十惡不赦和信不過的,無論是政治上的殘暴和經濟上的欺騙,外界其實看得一清二楚。相信共產黨在未來的日子會更坐立不安。」

楊先生還說:「我們中國人在共產黨管治之下其實都是不幸,包括西藏人也好,新疆人也好,都是受到大規模政治迫害,而它的政治迫害,全世界很多人知道得很少。法輪功在1999年開始已經被當權派江澤民逼到走頭無路,但是法輪功信徒夠堅韌,來到世界各地不斷宣傳共產黨的邪惡政權,和它對抗,將它的殘暴手段揭露於全世界,所以現今的國際社會都知道共產黨這一班邪惡之徒做了很多陰功事,有很多人了解了。我們香港人為何可以在這幾年將我們的意識提升?其實法輪功的宣傳和民主派的宣傳,都有幫助。將我們很多人喚醒,所以是很大益處,對中國人是有很多益處。」

昨晚有不少市民談及10月28日及29日發生在新界屯門區的事件,對警方狂射催淚彈甚至射上民居七樓走廊,還自行按屋苑大堂密碼進入住宅大樓搜查及強制男女住客跪地接受盤查,感到極為憤怒。

彌敦道有一女子遭防暴警察粗暴拘捕,面部多處受傷流血。(宋碧龍/大紀元)
彌敦道有一女子遭防暴警察粗暴拘捕,面部多處受傷流血。(宋碧龍/大紀元)

28日下午,屯門良景、田景邨傳出不明氣體,多人不適。有人質疑異味與警方有關。居民連續兩日上街抗議,遭警方暴力鎮壓,連跑步路過的居民也被拘捕。

從昨日傍晚6時起,太子站外市民高呼「解散警隊,刻不容緩」、「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香港人,反抗」等口號,也有人用高音喇叭與警方互斥對方「非法」,入夜後衝突加劇,防暴警數度向集會市民發射催淚彈和捉人,但仍有許多人繼續在太子站聚集抗議。◇ 

昨為8.31警方被指恐襲市民兩個月。警方如驚弓之鳥,出動大量防暴警在彌敦道旺角及太子段設防線,多次射催淚彈等驅趕悼念市民。(余天佑、宋碧龍/大紀元)
昨為8.31警方被指恐襲市民兩個月。警方如驚弓之鳥,出動大量防暴警在彌敦道旺角及太子段設防線,多次射催淚彈等驅趕悼念市民。(余天佑、宋碧龍/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