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全球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請依舊蔓延,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開始審視和反思本國與中共的關係,法國政治家呼籲,撒謊的中共是這場疫情的始作俑者,法國應該帶頭反抗中共。

目前法國多家主流媒體紛紛發表專題文章,如法國大報《費加洛報》發表《Coronavirus:中共的彌天大謊》,來質疑和追責中共在這場危機中的責任。

4月27日,法國保守派共和黨副主席紀堯姆·帕爾貼正式向法國國民議會提案,希望通過國際法庭,追究中共與世衛在中共肺炎疫情中的責任。

法國國民議會議員埃里克·西奧蒂(Eric Ciotti)也在法國《星期日報》(JDD)講席專欄發聲,他認為「中共不是西方國家的同盟」,西方國家必須清醒,他呼籲「法國應該牽頭採取行動,來反抗中共政權」。

以下是4月18日西奧蒂在《星期日報》上發表的全文(經過編輯):

隨著疫情危機的浪潮持續擴散,病毒來源的問題顯得空前重要。這一質疑正直指中國(中共)在這次前所未有的疫情危機中的作用。

關於病毒的來源仍在爭論不休:究竟是來自一個完全沒有衛生措施的野生動物市場?還是來自那個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武漢P4實驗室?不論哪種觀點都無疑指向了中國(中共)。(那裏)不僅是這個病毒的滋生地,中國(中共)在這場危機中更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中國在疫情中原本應該負起的責任,被毛派獨裁極權扼殺了,幾個月以來,中共試圖讓人們忘記(疫情初期)極端遲緩的應對措施、屢次三番的謊言,一再否認(責任),並進行黑手黨式的緘默。

「中共數月來撒謊欺騙 眉頭都不皺」

中共政權的謊言數不勝數,首先是在這場疫情官方的死亡數字。從武漢的死者家屬認領骨灰盒的照片上看,(死者)遠多於官方統計的數量。僅憑這些照片,就讓中共的官方數字無效。

關於中國的染疫人數和死亡人數,中國共產黨數月來一直在撒謊,連眉頭都不皺一下。怎麼能夠想像,一個擁有15億人口的國家、這場病毒疫情的原發國,死亡人數僅僅是4632人,歐洲卻有近10萬人的死亡人數,而美國有3.5萬?

通過否認與謊言,再加之散佈那些空蕩蕩的工廠開工的假消息,中國(中共)加速了病毒的傳播,阻斷了全世界本應採取的衛生措施。今年1月中國(中共)甚至拒絕與世界各國分享這個病毒的基因序列。

很顯然,由於天真和盲目,我們也負有一部份的責任。幾十年來,我們一直天真地以為,通過發展和貿易,中共政權能夠走向民主開放。

在我們部份精英和一些無良的民選官員的幫助下,我們實際上已經將這個地球上最大的極權政權給「正常化」了。幾周前,我們還在誇讚中國(中共)在歐洲建設5G的提案,多麼愚蠢!

「我們的商業短視 被中共利用」

我們狂熱地追逐削減成本,進行大規模的去工業化和轉移生產工廠,幫助了中國(中共)構建了這一「偉大」的騙局。我們短期獲利的商業野心成為了北京的墊腳石,北京抓住了這一機會,在全球範圍內確立了自己的領導地位。

我們完全被利益蒙蔽了雙眼,束縛了雙手,讓中國(中共)成為掌控我們工業和醫藥業未來的主人,也讓其同時成為世界地緣政治進程的主人。這一切,是因為我們對西方本該重視的自由和民主,進行了可恥的無視。

這種極端的天真本應該從沉重的歷史中得到啟迪。對於一個發動文化大革命、大躍進、大饑荒而屠殺了數千萬生命的政權,一個鎮壓香港人、踐踏西藏人權、蹂躪維吾爾族人、大肆監視民眾的政權,我們還能指望甚麼?這樣的政權如何能以透明而有效的方式執政?它怎麼會把全世界的健康利益置於自己的意識形態之上呢?

「西方國家必須向中共問責」

進入本世紀,我們西方民主國家正被困於牆角。我們面對兩個選擇:到底要繼續我們現在的戰略利益和原則,即為了越來越小的商業利益,在「偉大的掌舵人」(譏諷中共的說法)面前低頭?還是要斬斷中國(中共)奴役我們的枷鎖,重新轉移我們的戰略性工業工具、重建經濟和外交主權,來捍衛我們的重大利益?

不,中國(中共)不是我們的盟友,現在到了捍衛我們利益的時候了,也許可以用戴高樂將軍的格言來表達這一點:「國家沒有朋友,只有利益」。

這場危機標誌著世紀的轉折點。西方國家必須抬起頭來,必須向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極權政權問責。中國(中共)必須在相應的國家法庭上為其行徑承擔經濟和刑事責任。在這次針對中共政權追責行動中,法國如果能起到帶頭作用,那將是法國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