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著名中國問題專家程翔接受《珍言真語》專訪表示,《基本法》22條立法原意,在於排除中共部門干預香港;北京原想撤除新華社。(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香港著名中國問題專家程翔接受《珍言真語》專訪表示,《基本法》22條立法原意,在於排除中共部門干預香港;北京原想撤除新華社。(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近期由中共港澳辦及中聯辦惹起的《基本法》22條爭議風波,令香港社會惴惴不安。香港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程翔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基本法》22條立法原意,即為排除所有大陸機構干預香港事務。他還揭露,香港主權移交之初,中共還曾為此考慮撤除香港新華社,即今日中聯辦的前身。

「我可以負責任地講,我很清楚知道22條當時立法的原意,就是排除所有大陸機構對香港的干預。」程翔參與當年《基本法》起草過程的採訪,他回憶過程中,中共及各方都非常明確提及,中共中央任何一個機構、部門,都不能干預香港事務。

程翔披露,香港主權移交之初,中共為充份保障香港自治權,避免新華社日後成為香港第二個權力中心,考慮直接撤除香港新華社。為此中共中央派遣調查團來港研究新華社存廢問題。

「當時派來香港做調查的人,也曾找我談有關新華社存廢的問題。足見當時,中共考慮怎樣去保障香港的高度自治。」他說,新華社費了多番功夫,極力說服調查團才得以續存,從而有今日中聯辦的角色。

而今中聯辦以新聞稿形式,推翻、曲解《基本法》第22條,自行釋法稱「兩辦」不屬於「中央屬下部門」,因此有權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程翔說:「當時各方面討論甚麼叫做國內的機構,也都很清楚沒有講到,港澳辦、中聯辦是排除在22條之外的。」他呼籲港人,群起而攻之,捍衛《基本法》,要求中聯辦撤銷此份新聞稿。

「我看到一個很令人擔心的趨勢,主權移交以來(中共)每一次釋法,都越來越不規範。」程翔說,「長此下去,將來另一個不知道甚麼官員講一句話,他也起到了釋法的作用。這個趨勢我覺得極其危險。」

他也痛斥港府在此事件中配合中聯辦,「香港政府不但不敢出來直斥其非,反而還很窩囊地將自己的立場一改再改,遷就中聯辦的荒謬。」

「我覺得香港將出現一個不可避免的沉淪。」程翔說。

以下為訪談內容整理。

曾採訪《基本法》起草過程 主權移交後中共釋法越來越不規範

記者:最近香港再次發生很多事,中聯辦、港澳辦,憲制的角色到底是怎樣呢?到底是不是按照《基本法》第22條,所管轄設立的機構?

程翔:《基本法》第22條制定過程之中,大家非常明確地講到,中央的任何一個機構、部門,都不能夠干預香港的事情。

我就覺得很奇怪,譚耀宗說他參與整個《基本法》制定過程,為甚麼他會不知道當時《基本法》第22條,是規範了所有的大陸機構、國務院下面的所有機構呢?他竟然說,他參與了這個過程,所以心中已經知道,港澳辦、中聯辦是不包括在那些機構裏面的。那你為甚麼當時不講清楚呢?

我可以負責任地講,因為我曾經參加了整個《基本法》起草過程的採訪,我很清楚知道22條當時立法的原意,就是排除所有大陸機構對香港的干預的,這是非常清楚的。當時起草過程之中,各方面討論甚麼叫做國內的機構,也都很清楚沒有講到,港澳辦、中聯辦是排除在22條之外的。

這次中聯辦這樣講,我看到一個很令人擔心的趨勢,就是主權移交以來,我們見到不同形式的釋法,而每一次釋法,都是越來越不規範的。譬如最初期,香港特區主權移交之後初期的幾次釋法,起碼是按照程序通過人大,一個正式的程序來解釋法律。但後來就變成通過國務院一個白皮書,就全改了《基本法》的那個精神。

大家記得2014年的白皮書,把很多《基本法》沒有的概念塞進去,這個白皮書,都可以說它是國務院的一個正式文件。怎知道,時至今日,中聯辦竟然以「答記者問」的方式,就完全修改了《基本法》第22條的內容。

我覺得這件事很危險,為甚麼中聯辦,一個「答記者問」,就可以取消甚至改變第22條的內容呢?中聯辦現在這個聲明,是很實質地修改了《基本法》,為甚麼所謂代表機構的一個新聞稿、一個聲明,就可以取代人大釋法的功能呢?如果這樣長此下去,將來下面另外一個不知道甚麼官員講一句話,就變了他也起到了釋法的作用,這個趨勢我覺得極之危險。

香港政府內部的文件,清清楚楚講明22條所規範的是包括中央駐港機構,和包括哪些機構,其範圍在以前的政制事務局的文件中,也有清楚的界定,為甚麼在毫無解釋的情況下,今天特區政府可以否定以前它發過的文件呢?我覺得,這件事的發展是極其危險的。

而我覺得有些人很可恥地在講,譬如湯家驊說,「可能是特區對《基本法》的理解有所不同」。現在明明是中聯辦肆意更改了《基本法》第22條的定義,他作為一個資深大律師,應該從法律的角度,指出它這麼做,實質上是改變了《基本法》的內容,他為甚麼反而去責備特區政府,沒有充份理解《基本法》呢?究竟怎樣才算是充份理解《基本法》呢?

我覺得時至今日,竟然有這些所謂資深的大律師在這樣講話,也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整件事就是體現了香港的沉淪,是一件令人很惋惜的事。

防大陸機構干預香港事務 中共曾考慮撤除新華社

記者:你當時有參與《基本法》的立法過程的採訪,你當時所理解《基本法》第22條的立法原意是怎樣的?

程翔:《基本法》立法原意,就是防止任何大陸的機構干預香港的事。

事實上,我講一個可能不是太多人知道的事,在香港主權移交之初是有考慮直接取消新華社,即是現在的中聯辦。當時中央派了一個小組來香港,研究新華社的存廢問題。因為大家都很清楚,假如新華社繼續存在的話,必然會在香港形成第二個權力中心,所以以當時來講,為了保證香港的自治(權)能夠得到充份的保障,曾考慮過取消新華社,即現在的中聯辦。

當時派來到香港做調查的人,也都曾經找我談有關新華社存廢的問題,足見以當時來說,清楚說明你(中共)要考慮怎樣去保障香港的高度自治。

後來我聽朋友講,新華社費了很多功夫,說服那個調查團,保存了新華社在香港的運作,現在中聯辦的角色和任務,其實就是新華社那時極力說服調查團,令新華社可繼續存在於香港。而當時所提出的那幾個任務,現在就直接寫了在中聯辦的網頁上,所以你就看到,新華社或者現在的中聯辦,僭越它應有的憲法的地位,凌駕於特區政府之上。

這種趨勢,不幸現在就出現了。當時擔心會有這個可能性,現在果然就出現了。它竟然可以用一個新聞稿的形式,來推翻和曲解《基本法》第22條。我覺得對於這件事,香港市民要群起而攻之,真正要捍衛《基本法》的話,麻煩中聯辦撤銷你這個新聞稿。

憂香港將出現不可避免的沉淪

記者:現在兩辦出來講話,和特區政府的回應,是不是證明了中共中央對香港的治港政策發生了一些變化?

程翔:當然是的,這個變化是很清晰的。

自從習近平上台以來,已經在準備從根本上修改香港政治的基礎,不要講遠的,在他沒有上台之前,就已經講過要在香港搞三權合作。大家都記得很清楚,他上台之後不久,就搞了白皮書。白皮書完全從精神上,改變了《基本法》的那個主要的精神。

在這種情況下,他今天走到這一步,我覺得他就是逐步逐步要把香港置於中共全面管制底下,這件事是很清楚的。他經常不斷地強調那個所謂「底線思維」,甚麼叫底線思維呢?底線思維就是保障共產黨的執政。

任何他認為會影響他執政地位的,都會觸及他的底線。香港這幾年來由於他的政策,迫使很多香港市民站出來抗爭,雨傘運動也好,反送中抗爭也好,他認為這些觸犯了他的執政安全,觸犯了他的底線,所以他一定會強加壓力。

這次抓捕(泛民主派人士)的方式,與「709」幾乎一模一樣,與「12.12」廈門犯罪、廈門飯局抓捕的方式幾乎一模一樣,一下就將所有人全抓了,目的是起震懾的作用。

記者:在香港主權移交23年,重新提出《基本法》第22條的爭議,主要的原因和時間點是為了甚麼?

程翔:其實不是它主動挑起這個22條的爭議,它是完全沒有意識到,它不應該這麼直接去干預香港立法會內務會議主席選舉的問題,出言恐嚇,甚至幾乎對郭榮鏗採取一些制裁的手段等等。這件事令香港人(發現)要去提醒它,你這樣做是違背22條的規定。

香港人是提醒它違反了22條的規定,它不但不去好好檢討,反而出一個聲明,以一個「答記者問」的方式來篡改《基本法》第22條的精神。香港政府不但不敢出來直斥其非,反而還很窩囊地將自己的立場一改再改來遷就中聯辦的荒謬,我覺得香港會出現一個不可避免的沉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