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於4月8日解封,但北京的管控卻更加嚴苛。這引起外界猜疑,是北京疫情比公佈的更嚴重?還是其它地區所謂的「疫情受控」有水份?有分析認為,當局對維穩的考慮多於抗疫。

武漢解封后,北京卻出台更嚴厲防控措施,針對6類進京、返京人員實施最新政策,這6類人包括:外地返京人員、武漢返京人員、出京後再返京的北京常住人員、從第一入境點入境並返京人員、外省市到京就醫或出差人員。北京當局宣稱將「疫情防控常態化」。

《香港經濟日報》4月17日刊文,對北京的做法進行了分析,認為北京或有三重考慮。

第一,防止疫情蔓延。

最近與俄羅斯接壤的黑龍江小城綏芬河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例激增。中共將此歸咎於「境外輸入」,隨即關閉關卡,並對入境者嚴陣以待。不過,大紀元獲得的黑龍江政府4月8日的文件顯示,中共一個多月前已加強了對當地無症狀感染者的「管理」。

哈爾濱市民俞先生9日對大紀元說,前幾天哈爾濱確實新出現4例病例,「(官方)說是從外面輸入的病例,但即使是本土的(現在)也都說是境外輸入,(因為)說本土的就等於是疫情沒有控制住,而境外輸入正好是個藉口。」

目前北京要求所有境外進京人員,都要接受集中隔離與核酸檢測,外地返京者也要居家隔離14天,如果外地人員要到北京進行短期出差,也須提供近7日內進行的核酸檢測陰性結果證明,才能入住酒店。但是,由於企業和個人自願進行核酸檢測的流程非常繁複,所以這一措施間接切斷了北京與外地的人員流動。

第二重考慮是維穩。疫情對中國經濟造成了巨大的打擊,根據「天眼查」數據,第一季度大陸已有46萬家企業倒閉,其中超過三分之一的企業營業不足3年。倒閉潮將會帶來失業潮,而失業潮將成為社會的「不穩定因素」。

文章認為,比災難本身更嚴峻的往往是因經濟停滯引發的社會動盪,而社會動盪恐成為動搖政權的導火線。北京提出限制人員進京政策,一方面是防範外地失業人員進入北京,另一方面也是防止大批民眾進京上訪抗議。

第三,文章認為北京欲藉疫情減少北京人口。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的做法曾一度引發輿論反彈,而此時,通過將疫情防控常態化,可以提高進京的「門檻」,從而實現北京當局減少城市人口的目標。

文章最後強調,無論出於甚麼目的,這些措施勢必會犧牲城市的活力、犧牲經濟利益和多元化的生活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