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歧視非洲人的事件,還在繼續發酵之中。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外長王毅兩人紅嘴白牙、信誓旦旦,說「中非兄弟情」不會被外人挑撥,「關係牢不可破」。然而話音剛落,尼日利亞的非洲兄弟,立刻就對當地的中共企業大打出手。

15日網上廣傳一段影片顯示,廣東省在尼日利亞的一家公司,近日被當地人砸毀,以抗議中共歧視非洲人。

網友留言說:「一帶一路輸出專制,腐敗,已經玩不下去了。」
「非洲兄弟是在爭搶打響反共的第一槍。」

世界上有句話很流行,「潮水退去之後,誰在裸泳就一目瞭然」。用這句話形容中共在這場疫情中的表演十分貼切。

最近,澳洲的沃加沃加(Wagga Wagga)市議會看不下去了,採取行動與裸泳的中共政權割席,宣佈解除與昆明的姊妹城市關係。

沃加沃加是澳洲新南威爾斯士州最大的內陸城市。4月14日,該市議會發起一項動議案,要解除與中國昆明的姊妹城市關係,最終以4比3讚成,動議案得到通過。

對動議案反對聲音最高的是新南威爾士州國家黨立法委員、華裔方韋斯(Wes Fang)。他表示自己「沒有為中共辯護的意思,但是昆明人民是無辜的。」但他指責「這是最糟糕的種族主義成份的動議案。」

市議員保羅·芬內爾(Paul Funnell)談到發起動議案的緣由時表示,中國(中共)政府隱瞞疫情,「導致新冠病毒給世界帶來死亡和毀滅」,也「不想和共產主義政權有任何關聯」。他說,「與昆明人民沒有關係」,取消姐妹城市關係是與中共的「割席」動作。

而因病未能出席投票的沃加沃加市長康基(Greg Conkey)稱對結果「感到吃驚」,他稱,「我們與中國有高達數千萬澳元的貿易額。」他希望撤銷這一動議。

市長的一席話道出了當今世界正面臨的抉擇:是選擇利益,還是選擇普世價值,與中共「割席」。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之時,這一選擇,任何人和政府都無法迴避。

國際社會醞釀向中共索賠的浪潮高漲。美參議員提案《COVID-19(中共病毒)受害者司法程序》,要求中共為疫情全球大流行承擔責任。

《COVID-19(中共病毒)受害者司法程序》由美國密蘇里州的共和黨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4月14日提出。

霍利表示:「有充份證據表明,中共欺瞞蒙騙世界、行為惡劣,造成中共病毒從區域性醫療問題,爆發為全球性傳染疫情。我們需要啟動國際調查,以全面了解中共對全世界造成的破壞,讓美國和其它國家受害人向中共尋求賠償。中共造成了這次病毒大流行,他們必須對這些受害者負責。」

該法案一旦通過,美國將剝奪中共的國家主權豁免權,並可通過私人訴訟權,要求中共賠償因其隱瞞信息,導致病毒全球大流行造成的損失;以及通過凍結中共政府財產,確保該法案執行。

近日,英國朝野要求中共賠償的呼聲也在高漲,有人主張中共賠償3.7萬億美元,如果中共不支付,就沒收其國企的海外資產。

澳洲也有官員提出類似的主張。澳洲執政聯盟陣營的澳洲眾議員克利斯坦森以及參議員安提克,也都先後要求中共政府賠償損失。@

面對內外困境,中共採取所謂「亮劍」的耍賴手段。

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國務院即將公佈的報告指出,中國正計劃在新疆進行小當量的核實驗,此舉會違反全面禁止核試的國際條約。美中兩國,因南海、貿易與中共肺炎而緊繃的關係,很可能再添波瀾。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說:「核實驗消息應該是中共有意釋放出來的,這個信息說明一點,面對國際社會高漲的追責、賠償的壓力,中共快撐不住了。」

石藏山表示,極權政權面臨倒台、被清算結局,又無能為力之時,一定會做出魚死網破,同歸於盡的拚命架勢。就像現在的北韓,疫情快使其經濟崩盤了,近期不斷發射導彈威脅周邊國家,其意圖就是向周邊國家傳遞信息:「用錢財換和平」。只是現在都在忙自己國家的疫情,沒功夫搭理它。

石藏山說:「共產極權政權的思維是一樣的,但中共與北韓不同,『核訛詐』是中共對抗被清算的終極手段。」

一直與中共互動,配合密切的世衛組織幹事長譚德塞,被中國網民稱為譚書記,接下來他可能不得不面對難熬的日子。

4月14日,美國國會包括斯科特(Sen. Rick Scott, R-FL)在內的7名共和黨參議員,聯名致函世衛總幹事譚德塞,要求世衛提供有關中共病毒疫情的信息。

這封信焦點聚集在世衛與中共的聯繫,要求世衛回答一連串問題,包括世衛在去年12月疫情爆發前啟動了何種程序?根據標準程序和措施,採取了哪些步驟?何時得知中國出現潛在的「類似SARS」病例?世衛小組何時首次抵達中國展開病毒調查?世衛組織中誰負責與中共協調疫情的應變措施?以及,世衛領導層是否有成員獲得除薪資之外的收入?

信中還要求世衛提供自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3月12日所有與疫情有關的記錄和文件,包括電郵、短訊、硬碟、書面資料、中共提供的相關分析研究和數據。資料繳交期限為本月27日。

信中說:「美國納稅人為世衛組織提供資金,我們有責任確保這些納稅人的錢用得其所。」

1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簡報會上宣佈停止資助世界衛生組織,期間被問到是否會讓世衛總幹事譚德塞下台,特朗普說,「我們正在調查,我不認識這位先生,但我知道他有點問題。」

其實,熟知中共的中國民眾從譚德塞初期的言行,就斷定他是名「共產黨人」,因此稱他為「譚書記」。

譚德塞有個很少人談及的身份:埃塞俄比亞左翼政黨「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TPLF,簡稱提人陣)的三大領袖之一。

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名譽教授明居正14日在政論節目中提到,「提人陣」是個徹底的極左派馬列主義政黨,譚德塞是共產黨背景,現在還是「提人陣」的政治局委員,享有黨政大權。

「提人陣」成立於1975年,之後又組建「埃塞俄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1991年奪取政權。「提人陣」以馬列主義為原教旨,其不光彩的歷史與中共頗為相似。施行恐怖統治,濫捕殘殺異見者,強佔最大族群奧羅莫人的土地。

譚書記2012年就任外交部長後的4年間,「提人陣」政權血腥鎮壓奧羅莫人的反抗,譚書記則操控喉舌媒體為之洗白。

1990年代,「提人陣」一度被美國視為恐怖組織,2005年「人權觀察」組織譴責其犯下多種人權罪行,2016年的報告指責中共和奧巴馬政府對其腐敗和人權惡行視而不見。

美國霍士新聞引述當地記者指,譚德塞是「提人陣」三大領袖之一,必須為該政權的謀殺、酷刑、濫捕、搶地等暴行負責。

據富士新聞網(FNN)15日報道,日本《朝日電視台》的主打新聞節目「報道站」,再有1名首席製片人,1名工作人員被確診感染中共病毒。電視台決定關閉位於東京六本木的總部大樓,消毒三天,只容許直播的工作人員出入。

早前,「報道站」主持人富川悠太,12日被確診感染中共病毒,電視台對有接觸的所有工作人員全部進行家居隔離,同時緊急召集已離任的工作人員,組成臨時小組繼續製作節目。《朝日新聞》也有1名編委和1名編輯被確診。

朝日媒體是日本的左派媒體,與新華社,人民日報交流密切,也常替中共在日本傳遞消息。

2010年10月,中共策動大規模「民間」反日遊行,《朝日新聞》引述重慶公安局的消息稱,法輪功學員參加反日遊行,在日本引起掀然大波。

有日本民眾批評《朝日新聞》胡說八道,因為中共自1999年鎮壓法輪功後,四處抓捕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根本不可能在公共場所表明身份。

4月初是日本東京的櫻花最可人之時,如果沒有這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應是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起賞花下漫步,商談國事的時候。

不過,中共病毒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3月5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作出兩大決斷:宣佈推延習近平訪日;要求日企擬定計劃,儘快從中國撤出。

武漢封城後,在中國的日企停產,電子產品、汽車零部件供應鏈斷裂,日本汽車產業基本停擺。另一方面,日本在中國的口罩廠商,原本100%銷往日本的口罩被中共強行徵收,到6月底之前被禁止銷往日本。

在疫情中,不可預測的中共特色的政治風險,以及「世界工廠」成長的瓶頸也零距離地展現給世界,「中國機遇」秒變「中國風險」。

《日經新聞》4月15日報道披露,3月5日,安倍晉三在首相官邸召開緊急經濟對策會議,出席會議的有經團連會長中西宏明等商財界大佬級人物。在會議上,安倍直截了當地說:「在中國的產業鏈存在致命問題,必須消除這種高度依賴的風險,高附加值的產業遷回日本,其他的向東南亞國家分散,確保產業鏈的多元化。」

安倍的這一決斷,使被塵封的「中國+」計劃,即從中國遷出部份廠商的計劃,重新擺在日本產業界的桌面上。

4月8日彭博社報道,日本政府計劃從價值1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方案中撥款22億美元,專門協助日本製造商將生產線撤出中國,無論回日本或轉移至其它國家都可,以恢復中斷的供應鏈。

同時,美國也在採取同樣的行動。4月9日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美國政府為企業從中國遷回的全部成本買單。」

大陸經濟學者、自由撰稿人廖誠認為,中國政治民主滯後,公權力不被制約,難以應對國際大變化,大勢已去,中共無法挽回現狀。

守護真相,永不放棄,我們的堅守,需要大家的支持。

我是雪兒,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