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4日,美國前國務卿康多莉扎·賴斯(Condoleezza Rice)出席智庫胡佛研究所的政策簡報會議,回答觀眾有關COVID-19(中共病毒)與國家安全政策的問題。

她表示,中共隱瞞疫情信息,從SARS、禽流感到COVID-19(中共病毒),是反復出現的模式。這是由中共的系統本質所決定的。美國不能任由中共傳播它的故事(narrative),要在國際社會倡導找出病毒來源以及中國(共)在其中的角色,並直接點名中國(共)的名字,並發出明確信息:他們 「所做的事情是不可接受的」。

賴斯還說,國際社會應該評估世衛是不是已經政治化。有的聯合國組織,如兒童基金會(UNICEF)就沒有政治化,因此在各種環境下都可以有效工作。賴斯表示,應評估世衛是否可以做到這一點。

美國總統特朗普同一天在白宮新聞發布會上宣布,美國將立即停止向世衛(WHO)提供的所有資金,稱其已「將政治正確性看得比對挽救生命的措施更重要」。

中共隱瞞疫情是反復出現的模式

賴斯曾於2005年至2009年間任美國國務卿。2000年至2005年間,她擔任了布殊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她經歷了2001年9.11事件和2003年的SARS疫情。在被問及這次病毒與SARS的相似之處時,賴斯表示:「相似之處之一是在SARS爆發期間很難從中國得到答案。我們知道有事發生了。關於發生的事情,很難從中國得到答案。不幸的是,這一次這個反復出現的模式又發生了。這可能是本次危機中最令人困擾的方面。」

她補充:「這是中國制度的本質,這是一種專制制度。對信息的控制就是權力。對敘述(故事)的控制就是權力。因此,當這次武漢爆發疫情時,他們(中共)消音試圖敲響警報的年輕醫師和醫學院學生們…… 他們壓制了試圖敲響警鐘的人,並希望有時間來發展中共祝福的敘述(故事),這意味著它可能必須得到北京的批准。在此之前,沒人能說出任何東西。因此,這是系統的本質。但這是一個真正的問題。對中國(共),將會有一個清算的時候。中國人也對缺乏信息透明感到憤怒。國際社區應強烈提出:為什麼我們總是得到這種回應。」

點名中共「不可接受」

有觀眾們問:如何可以讓中共對造成疫情傳播,這麼多人死亡及全球經濟受損負責任。賴斯表示,要讓所有人知道中國(共)以什麼樣的方式回應或沒有回應這次疫情。她說,中共將創造反敘述(counter-narrative)。事實上,它已經這麼做了。

中共敘述的故事是:「當我們發現病毒時,我們就控制了它。看看通過社交隔離,我們康復得有多快。哦,順便說一句,我們一直在通過發送個人防護設備以及向全世界發送援助來幫助世界其他地區。他們將嘗試將敘述從最初沒有及時把握疫情的責任轉移到「我們掌握了一切,然後我們為其余的人提供幫助」。」

賴斯說:「這就是他們(中共)將試圖改變敘述的方式。不要讓它發生。我們必須對這一事件的發生方式,開始地點,開始時間,共產黨何時知道以及他們為什麼沒有行動進行誠實的評估。這是公共部分。」

她補充,「如果你繼續關注疫情的開始以及中國(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那會讓他們感到尷尬。我認為,如果讓他們(中共)將敘述轉移到他們發送這些PPE所做的一切上,那麼我們可能就不會取得進展。但是我會保持關注。我去聯合國安理會,然後召開會議。他們(中共)將嘗試否決一切。但是我要召開會議,美國將分享信息,可以帶動歐洲人和其他人參與。我們將分享信息以及我們認為疫情是如何開始的。」「讓我們稱之為點名並發送一條消息,告知(中共)他們所做的事情是不可接受的。」

關於病毒來源問題,《華盛頓郵報》當天清晨發表了一篇文章,指2018年,美國大使館官員數次訪問了武漢病毒研究所,並向華盛頓發出了兩次關於實驗室安全性不足的正式警告,該實驗室正在對蝙蝠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進行危險的研究。 這些報告激起了美國政府內部關於這個實驗室還是另一個武漢實驗室是該病毒源地的討論,盡管尚未有確鑿的證據。

2018年1月,美國駐北京大使館采取了不同尋常的步驟,將美國科學外交官多次派往武漢病毒研究所(WIV),該研究所已於2015年成為中國首個達到最高國際生物研究安全水平的實驗室(稱為BSL - 4)。 WIV以英語發布了這一系列訪問的最後一次,2018年3月27日的訪問。美國代表團由武漢總領事賈米森·福斯(Jamison Fouss)和大使館環境科學技術及健康顧問瑞克·斯威策(Rick Switzer)領導。上周WIV從其網站上刪除了該聲明,盡管該聲明仍保存在網絡的檔案中。

美國官員在訪問期間所學到的東西令他們很擔心,以至於他們向華盛頓發出了兩條被歸類為「敏感但非機密」(Sensitive But Unclassified)(註一)的外交電報。這些電報警告了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的安全和管理方面的弱點,並提出了更多的關注和幫助。《華郵》獲得的第一條電報還警告說,實驗室在研究蝙蝠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及其潛在的人傳人。這代表新的類似於SARS的大流行的風險存在。

「在與WIV實驗室的科學家進行互動時,他們注意到新實驗室嚴重缺乏經過適當培訓的技術人員和調查人員,以安全操作該高密實驗室。」這封2018年1月19日的電報是由使館環境、科學和衛生部門會見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科學家的兩名官員撰寫。 (美國國務院拒絕對此事及其它細節發表評論。)

賴斯也提到了這篇文章,並說:「再次與中國人進行對話,並彙總在場和經歷病毒傳播的人們的證詞。那個(海鮮)市場是真正的源頭嗎?這是一個中國(共)可以坦白承認並提供很多幫助的地方。」@

註一:按美國政府對文件安全分類的定義,“Unclassified”文件是指那些不需要列為保密、機密或最高機密類,但未經許可不得向外公開的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