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不但衝擊了各國實體經濟,也降低了居民消費水平,因為有大批人員失業或者沒有收入。在西方國家政府紛紛出台政策,向低收入群體發現金以渡過難關的時候,自三月份以來,中國多個地區免費發放消費券,總額達五十億元人民幣。但老百姓對此並不是很買帳。

疫情造成的全社會消費下降嚴重威脅到了國民經濟的正常運轉。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今年頭兩個月,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實際下降23.7%。

促進消費的措施

為了應對這種嚴重的局面,中國(中共)各地政府從三月份起就開始向居民發放消費券。據《中國經營報》粗略估計,截至目前,已有約四十個地區的政府發放了消費券,杭州、南京和鄭州等城市發放的消費券都有上億元人民幣。最新發放消費券的是剛剛解封的武漢,總共發放兩千萬元人民幣的消費券。

深圳的教師孟醒感覺,消費券有積極作用:「消費券可以促進一定的消費,比如說,我需要某個東西,但我嫌貴,不想買,比如說價格是三百元,你給我補貼五十元,我就想買了。」

據《浙江工人日報》報道,截至4月7日22時,杭州發放的電子消費券總共兌付2.2億元,帶動了杭州消費24.60億元。

目前各城市消費券一般是指定商家,採取滿點折扣的方式。比如,杭州的消費券是每份共三張,分別為滿300減45元、滿200減35元、滿100減20元各一張。

「有些不划算」

但杭州居民戚惠民卻對這種消費券不太感冒:「反而有時候覺得不合算,因為你被捆綁了。本來你不一定要買這個東西,但為了湊足這個點,然後(就買了)。後來我就不要了,不搶了。」

不少網友對消費券有諸多抱怨。有網友評價說,每年的雙11都有大型促銷活動,政府提供的這種消費券還不如商家的促銷活動實惠。更有人批評說,把消費券與特定商家捆綁,成了變向的利益輸送。還有人反映,有商家在活動之前已經提高了商品價格,使得消費者享受不到真正的折扣。

網民「Nothingcando」在回複本台推特採訪時,提到了山東濟南的情況:「政府說下發兩千萬元文化旅遊消費券!一去千佛寺景區,收費的人就說我們不認這個!最後還是微信掃碼自己付的錢。」

公平公正性惹質疑

雖然各城市發放消費券從幾百萬到上億人民幣不等,但這種發放的公正、公平性受到了廣泛的關注,甚至是質疑。

深圳居民孟醒對該市羅湖區消費券的發放表達了擔憂。

「畢竟你一個區那麼多人,你就這幾千萬元,隨機發個幾十塊錢,能領到的人也很少一部份,不一定能恰好(幫到)那些需要的人。」

與此同時,消費券一般是通過支付寶、微信等渠道隨機發放電子券,手機用戶必須眼明手快,先到先得,如果搶不贏別人,可能就享受不到這份福利。

據中國澎湃新聞網報道,4月3日,杭州發放第三批一百五十萬份共1.5億元消費券,不到三分鐘就全部搶領完畢。

杭州居民戚惠民非常不認可這種搶消費券的方式:「其實這是很不人道的。你既然要發,就發到每個人的支付寶裏就可以了。但它用一種搶的形式,有點像影視劇裏,那些暴發戶、土豪撒銅板,然後讓窮人在下面搶一樣的感覺。」

同時,這些消費券是否照顧到了受疫情影響較重的低收入階層,也引來了質疑。據澎湃網報道,目前只有銀川、青島、南京、杭州、鄭州等五地的消費券有針對貧困群體的措施。

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主任甘犁在接受澎湃新聞專訪時建議,對低收入群體發放現金是比消費券更有效的救助辦法,因為他們不會把錢存起來。

目前,西方國家在疫情期間對國民發放現金的做法已經引起了不少中國老百姓的熱烈關注。美國早在三月底已通過法案,對年薪少於7.5萬美元的民眾每人發放1,200美元,每名兒童可以獲得五百美元。日本則將對有生計困難的家庭每戶發放三十萬日圓的補貼,公務員和企業高層除外。西方國家政府專門救助受疫情打擊最重的弱勢群體的做法顯然與中國(中共)政府的做法大相逕庭。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