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准叔叔是我人生中第一位去世的長輩。或許是顧准叔叔與父親親密無間的友誼,更或許是顧准叔叔人格、思想的魅力,我整整一星期都躺在床上思念著顧准叔叔,回憶著與他在一起的最後時光。

我想起顧准叔叔病房中那位當班的護士:當顧准叔叔大便失禁,我一次次找她換床單,她都不予理睬,經過很長時間多次催促和乞求,她才給了乾淨的床單;當氧氣用完時,我一次次找那位護士換氧氣瓶,她始終借午休時間託辭不換,直到下午上班時間到了才給換了氧氣。

真不知顧准叔叔是如何忍受嚴重缺氧的痛苦。我為這位護士對生命的冷漠氣憤、無奈之餘,更為顧准叔叔後半生的遭遇悲傷難過。

但是顧准叔叔高大的形象在我腦海中久久縈繞。漸漸地,我眼前浮現出一個聖潔的靈床,鮮花環繞在他的身邊,我用心靈默默為他編織著一個神聖而隆重的悼念,而在人間只有一個簡單的遺體告別(追悼會於五年後舉行)。

就這樣,這位中國的精英——顧准叔叔,在他所熱愛的,曾為之出生入死創建的「共和國」土地上,飽嘗了人間的苦難和折磨後,帶著淵博的學識與冤屈,帶著他對親人的思念與遺憾永遠地離開了。他深邃的思想、高尚的人品和高貴的靈魂與肉體一同消逝了,消失在這個充滿苦難的人間。

顧准叔叔在遺書中寫道:

「對於所有關心我的朋友和同志,尤其對里夫和耕漠兩位老友對我真摯的關注,表示真摯的感謝。」(見《顧准日記》405頁)。

他臨終前對著名經濟學家駱耕漠伯伯再次表達了他對老友最後的情感:

「我一生最感謝三個人,一個是林里夫,一個是李少甫,一個是你(指駱耕漠)。」

父親與顧准叔叔歷經40年風雨歷程考驗與鍛造的純潔無私的真情和友誼永不泯滅。他們的友誼不是世俗的金錢與功利的禮尚往來,而是建立在共同理想與事業的基礎上,為共同抗爭迫害締結的人間真情,體現了那個不幸時代、不幸人生中閃光的人性。

* 生命之光

顧准叔叔去世一年後,我想再看看顧准叔叔曾住過的病房,隻身來到了協和醫院。顧准叔叔住的是帶套間的大病房,裏間病房住著當時人民劇院著名導演焦菊隱叔叔。我想藉看望焦菊隱叔叔,重溫對顧准叔叔的回憶,卻得知顧准叔叔去世後不久,焦菊隱叔叔也去世了。

我不禁感歎:生命是如此的寶貴而又短暫。

人生意義何在?人為何而活?應該怎樣活著?

我從父親與顧准叔叔的人品與友誼中學會了如何做人,懂得了珍惜友誼、珍愛生命,更珍惜我們做人的權利。顧准叔叔在彌留之際托夢於我,更震撼了我的心靈。

從小以為是迷信的事情,現在發生在我的身上,我由此深信,世界上從來就沒有甚麼迷信,只有科學的侷限使人看不到、認識不到的事物,從而踏上了尋找真理、探索人生的漫漫之旅。

顧准叔叔生前似一支燃燒的火把,以他睿智深邃的思想照亮了黑暗的夜空,至死還以燃盡的餘輝,點燃了我的生命之光,照亮了我的世界。顧准叔叔也以他的悲劇人生啟迪著世人對中共邪黨的認知,這是他來世的使命。

二十二年後,即一九九六年十一月,我終於找到了我一生都在尋找的人生真諦——法輪大法,從此走上了返本歸真,修煉真、善、忍的回天之路。我明白了今生今世每一個人都是為使命而來,為宇宙大法而來。

我也找到了父親與顧准叔叔被中共迫害的答案。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紀元網站發表的《九評共產黨》明確地告訴人們:共產黨是反自然和反人性的邪靈,具有「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九大基因,是反宇宙的力量。所有善良、正直、有思想的人都是中共迫害的對象。

父親被迫害的一生,就是毛澤東一手製造的,他卻裝好人救父親一命,讓我們感謝他。至今仍有很多人被毛澤東和中共的虛假所迷惑、所矇騙。

現在歷史已經走入末劫,中共即將在迫害法輪功的鬥爭中把自己搞垮。未來是禍?是福?每個人都在做出最後的選擇。

冥冥之中,每一個人也都在等待、期盼著一個偉大歷史時刻的到來——解體中共,跨入歷史的新紀元。這將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之光。

讓我們珍惜這稍縱即逝的萬古機緣,趕快了解真相,擯棄中共,三退保命,進入美好的未來吧!◇

【注】

作者為在中共反右運動中被「打倒」的知識精英林里夫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