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潘東凱:世界大戰亂象生,英國首相入院;特首辦新聞主任墜樓死的反思;警察染病和限制令成效。(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專訪潘東凱:世界大戰亂象生,英國首相入院;特首辦新聞主任墜樓死的反思;警察染病和限制令成效。(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俗稱武漢病毒的中共病毒波及全球,截至4月11日,全世界有超過170萬人被確診,總死亡人數超過10萬。香港時事評論員潘東凱4月7日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這是中共向全球展開的一場超限戰,是真正的世界大戰的可能性很高。不過,潘東凱認為,正是因為中共病毒,很多國家包括英國正在看清中共嘴臉,開始了與美國結成同盟,共同對抗中共這一邪惡軸心。

潘東凱表示,從病毒傳出的時序上看,早在去年12月中共當局就禁止了美國的一些在華的重要的醫療用品生產商出口醫療用品。「種種跡象顯示這件事一早就有一些計劃,而這些計劃現在直接導致歐美的大災難。」潘東凱說。

「我們知道原本是有人可能有一個陰謀的部署,但你中不中招,就看有沒有平常人的智慧。」潘東凱表示,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對中共病毒過於掉以輕心,導致自己中招進入重症病房,所幸目前英國首相已經脫離重症監護轉入普通病房繼續住院觀察,「我希望英國首相儘快康復,不管怎麼樣,他經歷過這些痛苦,我認為會改變英國的根本國策。」潘東凱說。

4月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召開記者會,在向英國首相約翰遜慰問的同時,發出向英國「提供醫療協助」的邀請。潘東凱認為,這是一個英美結盟的訊號。他說,「我認為是對抗邪惡的,是一個最堅實、最有力的結盟。不要小看英國的真正實力,英國仍然是一個很強大的國家,但他們是迷失了方向。現在我看到如果你用一個超限戰的概念,用一個世界大戰的概念,我認為可以用幾個字來形容,就是『邪不能勝正』。」

對於巴西,巴西現任總統博爾索納羅屬於極右派,與巴西前任總統所走的是完全不一樣的路線,潘東凱說:「他們原本那些左派的領袖,就在那十年裏面,即前任是和中共走得很近,致使國家的經濟陷於崩潰的邊緣。因為他全部傾斜在那些礦產的支出,和負了極大的債項。現在這樣所謂極右,反其道而行之,就要和中共切割。」

巴西教育部長溫特勞布(Abraham Weintraub)日前推文,暗示中國(中共)利用疫情企圖「統治世界」,並痛批中國趁人之危牟取暴利。

潘東凱還表示,包括日本、台灣、印度等亞洲國家正在向對抗中共這一邪惡軸心的方向靠攏。「所以其實我們要知道,如果歐盟已經失去了戰鬥力和戰意,我們要對抗邪惡,我們要找一些新興的國家,一些強大的發展中國家,和一些亞洲的自由民主國家,成為我們堅定的盟友。」潘東凱說。

他認為現在的這場世界大戰,中國(中共)不是在贏(而是走向解體)。所以香港應該保留一些實力,用一些方法促使在國際戰線裏讓中共全線崩潰。

最後,對於美國是否正在與中國脫鉤,潘東凱認為,美國會抽絲剝繭一步一步做,「首先我(美國)要養著它,養著它逼它履行中美貿易協議的第一階段,等它買一大堆美國產品。美國要先把錢放到口袋,然後下一步就像美國一個商務高級顧問納瓦羅寫了一本《中國會弄死你》這本書,他就說所有的生產都要拿走。」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美歐疫情嚴峻 高層中不中招有原因

記  者:現在這個病毒影響了全球200多個國家,(截至訪談日期4月7日)美國已將近1萬人死亡,對歐美的疫情相當關注,英國首相已在重症室治療,你怎麼看歐美的疫情發展?

潘東凱:我們用常理去分析,這是個超限戰,是真正的世界大戰的可能性是相當高的,因為可以說我找到了一些情報。美國一些重要的醫療用品生產商,他們很多主要的生產線都在大陸,而在2019年的12月大陸當局就制止了他們出口。我們看回那個時序,看回世衛甚麼時候說有可能人傳人,再看一下已經公開的資料。

一個英國人在武漢居住,11月30日已經有這個症狀,為甚麼有的人會先知先覺(地把醫療用品留在中國國內)?但不要忘記,到1月20日在武漢還搞萬人宴,繼續慶祝過年。(中共)就是說我們不要給別人嚇到,就是說外界陰謀論,沒有證據不要說。外界怎麼會有證據?正如某個國家的親密盟友伊朗。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現在都說這個是一個慘痛的笑話,是笑不出的笑話,因為伊朗是第一個(受害國)。中共的盟友北韓就看清了,普京就看清了,但伊朗可以說是真心膠(真傻),所以現在伊朗痛定思痛,像是被別人設了局。

用這個常理去推測,在真相面前去捍衛真理,我們應該是無畏無懼的。如果你明明找到在邏輯上最合理的可能性,不能因為恐懼而不講。種種跡象顯示這件事一早就有一些計劃,而這些計劃現在直接導致歐美的大災難。

記  者:英國首相都進了醫院,這個發展是相當快的。

潘東凱:我覺得這是一件壞事,但是壞事也是兩面看的。因為我們看到一些歐美強國的領導人是否個個都會有事,有時可能會有一些運氣。特朗普總統有一樣東西是鮮為人知的,就是他長期以來有潔癖的,他不是很喜歡與人握手。還有他幾十年的習慣經常洗手,他的辦公室擺滿了洗手液,這個習慣救了他。

但我看到我們的約翰遜首相,他要做一個有魅力的領袖,所以他不停地去醫院打氣、握手、慰問,也一直相信一個應該來自香港的醫生說戴口罩是沒用的,病毒不會在空氣中傳播,在BBC裏現在瘋傳一個片子,現在成了一個痛苦的笑話。

這些西方國家,原本是有人可能有一個陰謀的部署,但你中不中招,就看有沒有平常人的智慧。我希望英國首相儘快康復,不管怎麼樣,他經歷過這些痛苦,我認為會改變英國的根本國策。

世界大戰格局成形 台日印齊抗邪惡軸心 邪不能勝正

記  者:他的根本國策是甚麼?

潘東凱:很簡單,香港很多我們這個年紀的香港人,很尊敬的事頭婆,我們暱稱的事頭婆,就是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她在星期天做了一個廣播,她說我們可以再相遇,但她所說的話是遙引1940年,當她還只有14歲的時候的一個戰時廣播。

我認為英女王每一句話都有深意在裏面,這個是戰時廣播我們會戰勝敵人,當時英女王十多歲的時候她說除了在我們大英帝國的所有子民的兒女,現在是與親人隔開了,我們就要保守我們,要戰勝這個逆境。她提到包括在美國的各位小朋友,因為她自己是小朋友,還有在美國的英國當時被保護的人。

其實脫歐之後,英國入了一個困局,這個困局就是你一定要有一個國際上的盟友,給你一個堅實的支持。昨天特朗普總統的記者會,第一句話就是祝願約翰遜及早康復和會提供醫療協助,也就是英美的結盟。

我認為是對抗邪惡的,是一個最堅實、最有力的結盟。不要小看英國的真正實力,英國仍然是一個很強大的國家,但他們是迷失了方向。現在我看到如果你用一個超限戰的概念,用一個世界大戰的概念,我認為可以用幾個字來形容,就是「邪不能勝正」。

記  者:其實現在特朗普是以第三次世界大戰來打的,你認為這個戰場會如何佈局,除了英美之間結盟。

潘東凱:其實很多東西大家忽略了,巴西的新任總統被人說成是極右派。甚麼叫極右?因為他的移民政策比較堅定,他與那些標榜「大愛、包容」的所謂左膠,與他們割席。他是堅決維護國家的利益。巴西最近與美國政府高層,在特朗普總統私人的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Mar-a-Lago)高爾夫球度假村做了一個晚宴。

當時發現巴西的政府高層都中招,而懷疑特朗普都可能有事。當然證明是沒有事。但我想講,巴西它那個疫情,於當下不是很嚴重。所以我們也都知道,有中共的間諜曾經進過這個度假聖地。是有很多我們合理的懷疑,其實這個病毒的源頭不在巴西,而巴西的教育部長,是在最近在推特那裏講,就說中共要稱霸全球,這個就是一個陰謀。

我們知道,巴西這些被稱為極右的國家,他們原本那些左派的領袖,就在那十年裏面,即前任是和中共走得很近,令到國家的經濟陷於崩潰的邊緣。因為他全部傾斜在那些礦產的支出,和負了極大的債項。現在所謂極右,就要和中共切割。

另外我們看到,日本、台灣、印度,他們在這個疫症裏面,是站的很前線,是對抗一個邪惡的軸心。所以其實我們要知道,如果歐盟已經失去了戰鬥力和戰意,我們要對抗邪惡,我們要找一些新興的國家,一些強大的發展中國家,和一些亞洲的自由民主國家,成為我們堅定的盟友。這樣,我認為這個反圍堵,就可以打敗敵人。

中共「口罩大戰」未打先輸

記  者:所以現在我們用的,我們不是用槍砲,現在「口罩大戰」,在這裏開始打仗。你知現在台灣就捐了一千萬的口罩給歐美,中共當然都是聲稱救世主,捐了很多口罩,但很多就開始退貨,或者對它的口罩政策不滿的。你覺得這一個口罩大戰,會怎樣打下去?

潘東凱:首先中共經常說捐助、捐助,我想在歐洲很多國家都爆料出來,很多器材是要買的,很多設備是要買的。還有一件事,它是將別人之前捐給它的東西賣回給你。我覺得,其實如果要打大外宣,打這樣的公關形象戰,你演戲就演得真一點,是不是?但是,因為它的本性難移,它是貪圖那些小利。

我認為這個都是極權政府裏面的罕有,因為如果你看看當年的納粹德國,或者史太林的蘇聯,他們是很凶殘的,但是它的官員不會層層盤剝,不會有私人小金庫的。但是中共的貪腐是爛到,就快散的了。每一個甚至小到鄉鎮官員,都有10億、8億藏在他的豪宅裏面。隨時抓一個官員,他的小三都有幾十個,這些都是公開的秘密,是很醜怪。

所以為了這些利益,它的戲做不全。因為這些醫療設備,他們要賺錢。所以這件事,(中共)自己拉倒自己。看看現在法國的醫護,都在推特裏面拍了片,這些中共的保護衣,我不知道是捐還是買,買就更慘,一穿就好像雪片那樣散了!它怎樣去打這場所謂的大外宣?未打都輸了。

美國若要和中華民國復交 是美國的內政事務

記  者:澳洲傳媒揭露出來,說中資企業在這個疫症大爆發之前,已經在海外搜羅醫療物資。包括這個綠地的房地產公司,在澳洲那邊就搜羅了很多的醫療物資。他們是不是一早已經知道病毒會大爆發?

潘東凱:這就回到我講的資訊了。即是說,美國的公司,在12月已經被別人限制了它出口,沒收了那些器材,或者那些產品。有沒有理由這麼醒目呢。當時說不知道它是甚麼源頭,又不知道它是甚麼病毒,只是一些不明的肺炎,到1月20日都不肯定是不是人傳人,為甚麼在12月已經下了閘呢?你(中共)不要當全世界人都是五歲的智慧。聰明反被聰明誤,自以為自己很醒目。

很多人不敢講,是因為他形格勢禁,利益問題,或者基於一些恐懼。其實哪個不知道呢?所以我想始終有一天,會水落石出的。現在英國、印度、美國都有聲音,說要它賠償,美國的議員還轟譚德塞,要他辭職。另外美國提出,我們G20自己組織一個國際的衛生組織,就踢開WHO。在那裏,台灣直接是一個成員國,你奈我何!

我覺得這件事很弔詭,中共說干涉內政,說要承認一個中國,但是仍然有十幾個國家跟台灣有正式外交關係的。它即是說,我的內政,我喜歡承認哪個就承認哪個。所以我覺得現在下一步棋,我認為美國要正視卡特總統的那個世紀罪行,就是在沒有任何保證之下,就貿然繞過了國會,和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

這件事,就算尼克遜總統當年都不是這樣講的。尼克遜總統沒有一個既定的國策說一定要和中國建交,一定要同中華民國斷交。卡特當時(1978年)是犯下一個彌天大罪,到現在台灣,2,300萬人生活在恐懼中,這件事我們一定要正視。

就是說,美國一定要和中華民國復交。我們要看看中共,究竟有甚麼能量,是這麼簡單的事,都不可以忍受。帛琉(帕勞)都是一個獨立國家,帛琉跟中華民國有正式外交關係,跟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的。

現在,如果美國要和中華民國復交,這是美國的內政。美國甚麼時候保證過,不可以和中華民國建立一個真正的、全面的外交關係?中華民國是作為一個華人都是一種驕傲,因為這個是最成功的一個自由民主體制。

特首辦新聞主任墜樓死的反思

記  者:香港最近發生了特首辦的新聞主任突然墜樓死亡的事。特首辦當然表示非常遺憾,但到現在為止,沒有交代原因。你怎麼看一個這麼年輕的、32歲的人,就這樣自己墜樓死?

潘東凱:我剛剛就看到新聞,一個全裸的女屍,被發現了是掉了下來。前幾天還有一個跳樓死的,說死無可疑,但很離奇的是那個屍體是發臭的。它是不是在寫科幻小說,是不是把全世界的人都當成不足五歲的智商?

這位已經去世的年輕人,這位前特首辦的新聞主任,他是補了人工,是炒了老闆的魷魚。我沒有證據的,因為我們沒有辦法走到一個去世人的頭腦裏邊,去找回他的思想。他也沒有遺留下任何的文件,(如果)有的話也可能被別人毀滅了,沒有片言隻字。但是像我剛才所說的,有沒有理由說,我補了你工資然後你會去跳樓?

所以我認為,要慢鏡頭重播,還有放大鏡頭。就像我們見到(1月13日油塘高翔苑)紀律部隊的宿舍裏面有一個人,非常離奇的、身體懸空的,(從氣窗)掉下來了。這樣的人自己去跳樓?那個氣窗那麼小。

我覺得這些事情,責任是執法者去查,但現在我們並沒有執法者,我們有的是國家恐怖武力機器去鎮壓人民。而這個正如我多次分析的,是由中南海的刀把子控制著,那我們怎麼去查這樣的案子?沒法查。

記  者:網上有傳說(那位年輕人的自殺)可能和林鄭月娥的篤灰報告有關係?

潘東凱:當然這種事我們直接的聯想,那其實很簡單。我們是沒可能找到證據的,但是我覺得有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是不是?滿手鮮血的這位女士,她的報應正在到來。

如果她自己真的覺得是信上帝的,還說天堂留了位置給她的,我想她在午夜夢迴對著自己的時候,也很難解釋這個邏輯究竟是怎樣連在一起的,是不是?等天收(她)吧。我覺得她做甚麼都是沒有用的,已經回不了頭,還加人工(加薪自肥)。

記  者:他們今天有答覆,說(林鄭加薪)是按照既定的政策去進行,不過也需要審視,到時與大家共渡難關。但現在才出來講會不會太遲了?

潘東凱:但是她現在也沒有按照既定政策,她有權去不讓別人加人工(加薪)的嘛,是不是?這些錢對她來說也不是很大,問題就是她曾經在傳媒面前講過會減薪的嘛,就是如果一個人今天講A,明天做B,那你還有甚麼信用?

記  者:現在看到這個特首和一些官員的民望是相當低的,所以她的管治班子都發生了離職潮,四個首長級的官員都開始離職。你看未來她的管治會怎麼樣?

潘東凱:這些人現在才離職有甚麼用呢?他們已經是廢人了是不是?在公眾眼裏是一些垃圾。好多人還在傳林鄭甚麼時候會被炒魷魚。我很有信心告訴大家,林鄭是一定會做完這一屆的,因為沒有一個人可以代替她的地位,她的邪惡不是來自她本人,而是來自那個制度,那個制度一路上溯是到1921年,就是大家也懂得。

記  者:那個前特首也很想坐這個位置?

潘東凱:那個前特首(梁振英)跟她有點不一樣。林鄭在某一個角度來說(對中共而言)「忠誠度」更高,和她本人沒貪腐,就是她沒有收了五千萬不告訴別人。她將自己整個生命壓在了這個政黨(中國共產黨)上,是不是?雖然她有沒有入黨沒有人知道,但是我想她比雷峰更加忠誠。

劣幣逐良幣 香港警察墮落

記  者:她說她就是依賴著三萬個警察。

潘東凱:其實這是一句空話。三萬個警察不是特首和香港文官政府控制的。三萬個警察是由北京控制的。

記  者:是啊。香港這麼強壯的警察都染病,有120多個人已經送去隔離營。你覺得這個會是甚麼信號呢?我想補充一點就是紀念8.31(太子站事件),即3.31那次我也在現場真播。當時他們說不准人聚集,我看到警察多過市民,全部一字排開的。當時我就在想,病毒也不會看你是甚麼身份,就算你戴了口罩也是危險的,他們這麼高密度聚集我都覺得風險很高。

潘東凱: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有因果循環或者是報應,現在只有幾個這些國家機器(警察)中招,其實還是少的?不過這些警察他們的私生活我們可以討論下,他的常識我們也可以討論下。

比如說他們不懂得用保護衣,亂脫亂穿也都破壞了那些衣服,也不能夠保護到自己。還有他們一起去那些社交活動、去唱K(卡拉OK)或者去酒吧,這些人是凶殘兼愚昧,他們的衛生常識也都不高。說老人家才會有事(染疫),年輕的沒事,或者身體強壯的沒有事,我現在看到的證據就不是這樣的。他們根本沒有這方面的常識。

記  者:我都很擔心警察,因為他們真的站得很貼,有沒有醫學上的建議可以給他們,他們在前線執勤的時候,都要保持有1.5米的距離?

潘東凱:我想其實他們是很懂得保護自己的,只是常識不夠,很愚蠢。他們只會說我去吃海底撈,你吃生命麵包。即是他們的知識和道德修養水平很低,這個是香港的垃圾、香港的渣滓才會考慮加入這個「男子漢」組織。很奇怪「男子漢」裏面還有女警察,他們稱呼自己作男子漢,這是香港警察的墮落,是經過了一段長時間。

當年香港主權移交前後,李明逵處長在位時,他們在處理世貿韓農示威的時候,還播放一下古典音樂,那個警察是專業和廉潔的。那個時候警隊是香港人的警隊,但是現在(香港的警隊)全部消失了。

記  者:早前路透社有一個報告說,至少有四千個國安混入了香港的警隊裏面,他們是不是都是受到一些影響呢?

潘東凱:我想兩方面都互相在起作用,劣幣驅逐良幣。因為真的要對那個邪惡的政治組織很忠誠,才能夠在那裏上位(攀升)。我記得在雨傘運動的時候有一位督察,他是黃絲,他多次在社交媒體上伸張正義或者透露一些消息,很快被人革了職,甚至還惹上官非。這個邪惡的組織只能驅使一些人渣為他們服務。

那些前高官現在離了職的,他們有機會說事情,比如說他們要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反正已經和建制決裂了。正如你剛才所說的離職潮。我想其實正常人是捱不了的,就是說很多人都會補人工,然後去辭職、去炒老闆的魷魚。我最怕的是,再出現離奇的跳樓。

香港應保留實力 促使中共全線潰敗

記  者:怎麼看香港的限足令事件的發展?是不是遲一些。

潘東凱:他是借這個疫情為名義,打壓為實。因為說限制四個人(聚集),理論上說得通,一定數目的人一起聚集,對疫情控制不利。但是現在警察不是這樣的,警察是將幾個不相識的人,將他們五個為一組,強迫要他們站在一起,然後就給告票說:每個人收兩千元。

就是說這樣這件事情很明顯警察是違法的,是濫捕,他們應該全部都被拉去坐牢的,但是沒有人會去拉他們,對不對?因為現在正如戴耀廷教授都說:法治已死。所以我們要小心一點做事情,是不是?

我認為現在的那個戰場,正如剛才所說的是世界大戰,中國好像不是在贏。所以我們應該保留一些實力,用一些方法使得在國際戰線裏面讓他們全線崩潰,好過我們天天去追逐一些無關重要的街頭巷戰。

中美脫鉤 是必然的方向

記  者:現在是網友的提問時間。我剛才收到一個問題:為甚麼香港的藍絲都是支持中共的?支持那些港共政權的,他們還在相信那套思維?

潘東凱:我想就是兩種人,一種是真的相信,至於他們為甚麼這樣,我已經沒得解釋了。就是說我認識很多受過高深教育的人,他們仍然相信,我想他們玩的是愛國主義,認為現在中國那麼強大。還有中共散佈假消息,用假消息來騙這些人。很奇怪,一些專業人士、退休的,一些本身沒有利益的也相信,這是第一種。

第二種為了利益,比如台灣有歌星幫忙宣傳(中國抗疫),難道她很親近這個政權嗎?她看到那個市場,看到錢。好像那裏也有個香港歌星。我覺得如果你只關注眼前的利益,但如果這個市場崩潰不再存在的時候,你回頭去哪裏找呢?所以有時候是否賺錢賺到那麼盡呢?除了賺錢外沒有其它價值嗎?

這個我解釋不了,但現在有幾十億的人口,這個世界有高有低,每個人價值觀念都不同,因為他們注重眼前的利益,這樣就變成了藍絲,我認為這個都不用去解釋了。

記  者:第二個問題網友問,要用多長時間美國與中國會脫鉤,因為華爾街科技界與中共的關係很密切,所以你覺得美國與中國的緊密關係甚麼時候?

潘東凱:首先現在已經不再緊密,第二我不喜歡去做一些預測,不過我覺得關鍵不在於甚麼時候脫鉤,而是是否向這個方向走。我們看到最近的發展,現在的(美國)政府獲得連任,勢在必行,但這個政府我客觀的分析不是一個冒進的政府,他不會明天就切割所有的關係,他會是抽絲剝繭一步一步地做,所以最主要是那個方向是向中美分開,而不是更加緊合。

只要方向是對的,我認為用一、兩年時間也無所謂,(美國)要養著它,逼它履行中美貿易協議的第一階段,等它買一大堆美國產品。美國要先把錢放到口袋,然後下一步就像美國商務高級顧問納瓦羅寫了一本《中國會弄死你》這本書,他說所有的生產都要拿走。

特朗普剛剛做了一件事,就是生產口罩的3M本來是很硬死都不肯動,但昨天談了一個協議,會大量生產口罩提供給美國及美國的盟友。另一方面,我相信就是將他的生產線逐步逐步轉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認為最快都要1年的時間,但一定要走這個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