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隱瞞中共病毒疫情致全球大爆發,過後反對外甩鍋,引發全球公憤;多國追責索賠行動正從民間延展到國會、政府層面;學者表示,對比晚清時面對「八國聯軍」,中共當局正面對「八十國聯軍」追責。

陸媒發文談論「庚子賠款」,影射中共面臨國際追責及世界秩序重建的危機。與之呼應,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強調,必須為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做好準備;外界解讀,習近平似乎對中共政權面臨的嚴峻局勢有相當清楚的預感。

習近平在政治局常委會上發表罕見言論

4月8日,中共政治局召開常委會,習近平在講話中提到了國內防疫的壓力、復工復產和經濟發展面臨的困難和挑戰,他說:「面對嚴峻複雜的國際疫情和世界經濟形勢,我們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

從習近平口中出現「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這一講法十分罕見,即使中美貿易戰白熱化時期,習近平等決策層官員也未曾如此表態。

法廣的報道分析指,習近平是在敲響警鐘,沒有直接講出來的,恐怕是另外一個極其嚴重的問題。這就是有一天疫情終結之後,追責的問題。追責的問題原本沒有這麼緊急,這麼逼人,但由於北京當局操作下的一系列拙劣的甩鍋行為,引起國際社會、國際輿論的極大警惕和聲討。「中共領導人似乎對未來中共政權面臨的嚴峻局勢,有相當清楚的預感。」

陸媒提「庚子賠款」 影射中共危機

微信公眾號「補壹刀」4月7日刊登中共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的文章,標題為「誰在謀劃『庚子賠款』?」
 
文章稱,在美國,追責索賠勢力正從地方延展到國會,進而蔓延至智囊、媒體乃至其它國家,其力量逐漸彙集的形勢相當明顯。「與其說他們是在索取經濟賠償,倒不如說是試圖為疫情之後的世界秩序構建『正當性原則』」。

文章也提到,2007年生效的「國際衛生條例」要求,締約國需及時、有效地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在本國出現的可能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如不履行此義務,將會引發相關國家責任問題,從而帶來受害國或受影響國對該國追究責任的嚴重後果。

文章稱,對未履行通報的國家而言,「這通常意味著國家信譽喪失與巨額賠償,其後果不亞於一場大規模戰爭中失敗方所承擔的責任」。

文章詭辯稱,「面對一些勢力的污衊圖謀,我們需向國際社會闡明事實,順序梳理中方抗疫以來的應對舉措,不存在『國際衛生條例』所列不當行為」。

「庚子賠款」是指中國清朝政府在1901年9月7日與庚子事變相關11國簽訂的「辛丑條約」中所規定的賠款。由於是針對1900年(庚子年)義和團發起的庚子事變,引致八國聯軍出兵中國,因此被稱為「庚子賠款」。

外界關注,上述文章基調雖為中共隱瞞疫情詭辯、卸責,但也洩露中共當局面臨國際追責、賠款及疫情之後世界秩序重建的現實危機。

中共隱瞞疫情及系列甩鍋企圖

法廣盤點,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以來,中共當局的系列甩鍋行為包括:

第一,疫情的源頭不在中國。這一甩鍋由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挑出,使用陰謀論推動,反遭致美國強力反彈,被特朗普反扣一頂「中國病毒」帽子,很不成功。其實,疫情爆發在中國武漢,這個事實比疫情的源頭在哪裏更重要,官方借助鍾南山,質疑源頭,轉移目標,大約想轉嫁一個造成嚴重後果的重大責任。疫情爆發初期,當局隱瞞疫情,打壓吹哨人,疫情開始蔓延,當局否認人傳人,直到1月20日,才公開承認疫情嚴重;即使在1月23日,當局迫不得已下令武漢封城,習近平率領眾常委團拜會上發表了一個被認為極其重要的講話,仍然隻字不提武漢疫情,隻字不提武漢一千多萬人正遭遇的苦難。

第二,中共重大的甩鍋行為就是「我們早已在一月初就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這成了中共堵外人嘴的重要一招。但是,令人懷疑的是,北京究竟向世衛組織通報了甚麼,通報到甚麼程度,無從知悉。有一天,如果進行國際獨立調查,世衛組織可以向全世界公佈通報詳情;北京一直隱瞞疫情,否認人傳人一直否認到1月20日,對內隱瞞,對外能夠通報到甚麼程度,值得懷疑,如果世界衛生組織清楚武漢發生了人傳人的情況,還會完全順著中共官方,遲遲不做任何反應;有關武漢3000多名醫護人員感染的重大信息一直沒有完整通報,直到很晚的時候才披露出來,嚴重影響了其它國家衛生部門對疫情的嚴重性作出正確及時的判斷。

第三,隱瞞淡化疫情,扭曲信息,阻礙或者誤導國際衛生組織及時採取行動,1月23日,北京下令武漢封城,就在武漢封城當晚,世衛組織召開緊急會議研究是否宣佈武漢疫情構成全球公共衛生重大事件。因為這一指標對世界各國緊急行動起來,積極部署抗疫極為重要,但是,世衛組織當晚沒有做出任何決定,後來據法國世界報等媒體披露,原來中共駐世衛組織大使奉命堅決反對世衛組織如實宣佈。在世衛組織新聞會上,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替中共辯護,稱讚中國有效防控,嚴重影響視聽,直到1月30日,世衛組織才宣佈新冠疫情構成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第四,中共公佈的武漢患者死於新冠病毒的數字受到國際輿論嚴重質疑,武漢1100萬人,湖北省6000萬人,由於早期當局淡化疫情,後來突然封城,重症蜂擁而至,醫療體系完全崩潰,醫院人滿為患,重症監護室早已飽和,許多患者無法被確診,因為確診後就要收治,而醫院已無法收治,許多無法確診的重症患者被打發回家,死去後算作普通肺炎。在武漢疫情最嚴重的時期,許多人見證了大量死人、殯儀館運轉不過來的情形,當局為了堵死可能的見證,抓捕了陳秋實、李澤華、方斌等試圖探究真相的公民記者。但是,在清明節前十幾天,當局開放死者家屬領取骨灰盒,媒體從長長的隊伍,排隊排五至六個小時,以及一天給一家殯儀館運送的骨灰盒就超出2500個判斷,七個殯儀館,骨灰盒領取12天,死者應遠遠超過官方數字2500多人。

中共一直在玩弄多重攪渾水的把戲

自從疫情在中共當局的封鎖和誤導性宣傳的掩護引致大爆發以來,中共當局一直在採取攪渾水的方式來轉移視線,逃脫釀成疫情大爆發的責任。

北京之春的榮譽主編胡平向美國之音表示:「中共當局散佈的那些假消息,一個個地看都很低劣,很可笑,很荒謬,但它為甚麼還要散播呢?特別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出的推文(說造成疫情的病毒是美國軍人帶到武漢),為甚麼要推呢?它無非就是要把事情攪亂,打泥巴仗,打爛帳。最明顯的就是(由中共禦用醫學權威提起的)所謂的病毒源頭問題。後來當局再以另一種姿態出場,說病毒源頭的事情我們也不要爭了,我們中國不說病毒源頭是在你們美國,你們美國也不要說源頭是在我們中國。這個事情就交給學者吧。我們現在就齊心協力共同抗疫。中共就這樣金蟬脫殼了,中共就可以把最初的責任撇乾淨了。」

胡平說,在病毒源頭的問題上,中共當局實際上是一直在玩弄多重攪渾水的把戲。一重是把病毒來源跟病毒造成的疾病疫情混為一談(病毒的最初來源可能是永遠的不解之謎,但疫情起源則是可以看到的、可以感受到的活生生的現實),另一重是故意發表特別雷人的說法,如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聲言病毒是來自美國,但隨後另一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拒絕回答趙立堅的說法是否是中國政府正式立場的問題,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則明確說,眼下禍害全世界的疫情病毒來源於美國的說法是一種瘋狂的說法。
 
在胡平和其他許多觀察家看來,中共如此不遺餘力大攪渾水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轉移話題,把話題從對中共的追責,其中包括在疫情開始時掩蓋疫情、封鎖消息、進行誤導性宣傳導致成千上萬的人,包括幾千名醫務人員感染病毒,到隨後的武漢封城和湖北封省導致千百萬人失去生計,導致不計其數的病人因為得不到治療而死亡的追責問題轉移開。

中共面臨「八十國聯軍」追責

由於中共早期隱瞞疫情,後來提供的信息亦不完整,再加上死亡數字嚴重存疑,影響了外界準確判斷把握中國疫情的嚴重程度。新冠疫情走出中國國門後,已在全世界造成數萬人死亡,其凶險的程度才被各國醫護人員逐漸認識。

如今,不光西方輿論要追責,不信任中共提供的數據,中共的傳統友邦伊朗、巴西也不信任中共的數據,矛頭都指向中共,指責中共隱瞞疫情,給全世界造成重大災難,甚至有些國家的議員,一些機構和組織已經提出向中共索賠。

獨立歷史學者章立凡認為,中共面對的國際處境十分艱難,尤其是其它國家有可能就疫情向中國索償。

章立凡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現在很多人在這麼說,120年前是庚子年,來了八國聯軍,現在有可能是八十國聯軍,或者更多,因為武漢肺炎給全球的政治和經濟造成了災難,對中國(中共)的問責,從國際角度來說可能難以避免,不僅西方國家,一些原來和中國(中共)關係相對較好的國家,現在也逐漸變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