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瘟疫的源頭是甚麼?不管是中共自己製造的病毒,亦或無意的洩露,還是事發後的掩蓋、瞞報和欺騙,中南海肯定擺脫不了干係。新冠病毒被稱為「中共病毒,又俗稱武漢病毒」,將中國共產黨永遠地釘在了恥辱柱上。全世界正在開始的追訴、索賠,在一步步地醞釀和發酵之中,滾滾洪流彙集之下,很快會成為世界潮流,會給中共政權帶來巨大的司法和經濟壓力。面對上百萬億美元的索賠,最終誰會來買單?它會不了了之?還是會成為2020庚子年的賠款?如果新庚子賠款成為現實,中國人民會怎樣負擔?有沒有這個可能,讓各國像百年前的庚子賠款那樣,對中國放棄甚至歸還部份款項?

所謂的「庚子賠款」,大家都知道,是中國清朝政府在1901年9月與十一國簽訂的《辛丑條約》中所規定的賠款。賠償是針對1900年(庚子年)義和團發起的庚子事變,導致八國聯軍出兵中國,所以被稱為「庚子賠款」。沒想到,2020年的「庚子年」,因為中共惹的禍,中國可能又一次背負賠款。這一次,不是八國,可能是八十國;不是中共喜歡的義和團,而是中共和中共病毒!

舊「庚子賠款」的總額,是白銀4億5千萬兩,合當時的3.33億美元。因為賠款不是一次付清,而是有利息的,是年息四厘(4%),分三十九年還清。連本加息,一共是白銀9億8千萬兩,或當年的7.25億美元。1900年的7.25億美元,相當於今天的213億美元,看起來還不是太多。當年西方要求中國賠款的理由,是支付出兵的戰爭費用和利息;賠償各國僑民、傳教士、商人及企業的損失;賠償各國教會的損失;和賠償中國教民的損失。

庚子賠款的來源,根據《辛丑條約》,是以中國的關稅、鹽稅作為抵押,在上海由匯豐銀行等經收。後來,國際市場黃金上漲、白銀下跌,西方又要求用黃金支付。這使得晚清政府的財政出現巨大虧空。當然,後來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大多數國家都放棄了、甚至退還了部份款項,最終中國政府一共支付了6億5千萬兩白銀。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蔓延,生命與財產的損失巨大。各國相繼推出的救助計劃,花費極大,各國控告中共並要求賠償損失,它們不會輕易地放過中共。

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克萊曼(Larry Klayman)向德克沙士州北區地方法院提出的集體訴訟,索償20萬億美元。印度律師協會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的申訴,就中共政府隱瞞疫情,也索償20萬億美元。美國佛羅里達州棕櫚灘縣博卡拉頓市伯曼律師事務所對中共政府發起的集體訴訟,要求中國賠償數十億美元。英國外交智囊「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HJS)提交的報告,認為中共違反了國際衛生健康職責,導致全球數百萬人感染,令包括英國、美國和日本在內的七國集團蒙受3.2萬億英鎊(6.5萬億美元)的損失。英國前副首相帶領15名保守黨議員要求重新審視中英關係,並向中國政府追討3,510億英鎊的賠償。澳洲參議員安蒂克(Alex Antic)建議澳洲政府向中共當局索求賠償,要求總賠償金約為5088億美元,還提出用收回達爾文港和中國租用的澳土地作為擔保。

美國政府還沒有正式啟動,是因為美國疫情還沒有結束,人員和物質的損失還在繼續。但從特朗普政府目前放出的風聲看,美國不會善罷甘休,不會讓中共逃之夭夭。美國僅僅是財務救助方案,目前已經花出去的,就有近10萬億美元。到目前為止,各國已經提出的索賠,加上美國的額外支出,已經接近60萬億美元。全世界最後的索賠加起來,可能高達90~100萬億美元,是當年清朝庚子賠款的四千倍!平均下來,每個中國人頭上,都會攤上7萬美元!

對中共索賠,不光有各種各樣的起訴,現在已經有了國際法的基礎。美國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提出《中共冠狀病毒受害人正義法案》(Justice for Victims of COVID-19 Act),讓中共為國際疫情大爆發承擔應有的責任。法案將剝奪中共的「主權豁免權」(Sovereign Immunity),為個人起訴中共禁言和隱瞞信息等做法創造法律基礎。法案促成美國國務院設立「中共冠狀病毒受害人正義工作小組」,對北京在病毒爆發期間的處置方法展開國際調查,並向中共索賠。

與網友們討論這個問題,許多人表示擔心。有人認為,追溯的目的,可不可以只要求正義,要中共承認欺騙,而不涉及金錢。還有人覺得替中國委屈,是中共幹的事,為甚麼要老百姓來承擔?有人舉了納粹德國的例子,說雖然納粹給世界造成了巨大損失,但各國並沒有讓德國人承擔。

追溯的目的,當然是追求正義,但追求正義的過程也必須涉及金錢。因為必須有金錢的賠償,才能讓肇事者感到痛楚,才能有懲罰的效應,才能保證類似惡行不再發生。納粹給德國帶來了災難,德國人民在美英等盟國的幫助下,擺脫了納粹的統治,所以才免於賠償。中國也是一樣,中國人民必須與中共切割,擺脫中共的統治,才能豁免。為甚麼呢?

對世界各國來說,病毒來自中國,掩蓋真相的是中國的政府,他們可能把中共政權和其它政權一樣看待,認為都在那片土地上、針對那裏的人們行使國家管理的權力。因為畢竟,是中共在統治中國,是中共挾持了中國的人民和資源,不向中國追索,他們又能向誰追索呢?向中共索賠?中共會說他們沒有黨產,他們還是會拿中國的國家資產,去償還債務。各國會用各種各樣的途徑去索賠。中國在海外,尤其是美國境內,有很多資產,或是中國國營企業等的財產。美方若無法在國際法庭控告中共,可以在美國境內請求民事賠償,若勝訴便能讓法庭把中國在美國的資金、資產、不動產等扣押拍賣,以賠償損失。此外,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進出口關稅、都是各國會考慮的辦法。

世界追索中共時,中國百姓怎麼辦?全世界索賠100萬億美元,平均每個中國人頭上攤上7萬美元,確實對中國百姓不公,中國百姓也不應該對中共的罪行負責。所以,對中國來說,對中國人民來說,如果想不背上這個沉重的債務包袱,其實沒有其它的辦法,而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與中共切割,與中共決裂,讓中共「背鍋」,因為本來就是它們的鍋,它們也一直想甩掉這個鍋!

如何讓八十國不再追索,或者退還新庚子賠款?沒有別的辦法。只要中共還在台上,其它國家就會一直追索下去,誰讓你中國人選擇了這個惡棍來統治國家呢?各國真正追溯的話,中國百姓肯定不得不買單。但如果中共在真相逐漸浮現、人們日益覺醒之中垮台,人們就可以讓全世界知道真相:這是中共的禍,不是中國人的錯!筆者認為,到了這一天,世界各國會重新考慮,就像百年前的庚子年那樣,會考慮中共的荼毒,中共的禍害,和中國人民的無辜,並一定會豁免債務。所以,只要中共不倒,中國人就必須賠款;只要中共下台,中國人才可以重新談判,要求豁免!

天滅中共,不光是中國人民道義上的勝利,看來還會有巨大的經濟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