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日,美國霍士新聞頻道《霍士與朋友》(Fox & Friends)節目主持人表示,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3M公司是中共綁架美國公司的「經典範例」。

3M公司總部位於美國明尼蘇達州,但是其生產N95口罩的最大工廠之一位於中國上海。中共在此次疫情期間一度不准3M公司將在大陸生產的口罩回銷到美國。特朗普後運用《國防生產法》,迫使3M公司和美國政府達成協議,向美國提供口罩。

3M公司並非唯一受制於中共的美國公司。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囊「哈德遜」研究所演講時表示,中共脅迫美國企業的現象非常普遍。

他說,「中國共產黨還在繼續獎勵和脅迫美國工商企業、電影製片廠、大學、智囊、學者、記者以及地方、州和聯邦官員,以影響美國此間的公共辯論。」

「太多美國的跨國企業向中國(中共)金錢和市場的誘惑叩頭,他們不僅不批評中國共產黨政府,也不積極表達美國的價值觀。」

那麼,除了3M公司,還有多少美企受制於中共?本文概略舉幾例如下:

擁有一顆「中共之心」的美國企業?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近日發佈報告指出,「Zoom」向北京發送加密訊息,即使應用「Zoom」的與會者都在國外。

Zoom是一款可以免費使用的在線視像會議軟件,人們用之來進行遙距會議及教學。

公民實驗室在其報告中對Zoom的身份提出質疑——一家擁有「中共之心」的美國公司?

公民實驗室的報告說:「在北美的多次測試通話中,我們觀察到加密和解密會議的密鑰被傳送到北京的服務器。」

Zoom總部位於美國,並在納斯達克上市。Zoom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最新文件顯示,該公司(通過其中國子公司)在中國僱用了至少700名從事「研究與開發」工作的員工。

目前美國太空公司SpaceX、美國國家航天總署NASA、英國國防部等機構,以及特斯拉等多家企業均已禁用Zoom。

高科技公司——谷歌

2018年,谷歌被曝將在中國推出審查版的搜索引擎——「蜻蜓」(Dragonfly)項目,以期重返中國市場。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成員、民主黨參議員華納(Mark Warner)表示,這個項目被證實,是中共成功地招募了西方公司幫助其進行信息控制的代表。

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對華政策演講時說,谷歌應立即停止開發能加強中共審查力度並侵犯中國用戶私隱的「蜻蜓」應用。

美軍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對谷歌公司不繼續幫助美國發展軍事技術卻願意幫助中共研發審查版搜索引擎的做法表示不滿。他說,「令我費解的是,我們(的公司)為了推進在中國的商業利益會做出這樣的妥協。我們知道中國(中共)限制自由,我們知道中國(中共)會拿走(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

美國國防部前副部長沃克表示,「谷歌在中國有人工智能中心,任何在中國人工智能中心的技術最終都會被中國(中共)政府得到,最後被中國(中共)軍隊得到。」

著名藥業 不願將製造業遷回美國

在這次中共病毒危機中,中共一度威脅可能停止對美的關鍵藥品核心成份以及醫療產品的出口。特朗普政府因此尋求減少美國對中國醫療產品的依賴,呼籲製藥公司遷回美國,但是受到來自製藥企業游說機構PhRMA等的反對。

美國白宮貿易與產業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批評美國大製藥公司(Big Pharma)不願將生產遷回美國。

納瓦羅提到的製藥企業游說機構PhRMA,至少包括兩家總部位於紐約的著名製藥企業,他們是Pfizer(輝瑞公司)和Bristol-Myers Squibb(百時美施貴寶,又稱必治妥施貴寶)。

輝瑞位列《財富》世界500強,是全球最大的生物製藥公司,向華投資近15億美元;百時美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也是《財富》世界500強和著名跨國生物製藥公司。

荷里活電影業 向中共磕頭

荷里活電影屈服於中共審查者出於政治或其它原因而進行修改的情況,屢見不鮮。比如:《007:大破天幕殺機》和《殭屍世界大戰》。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演講中點名荷里活影片,為進入中國市場而不得不刪除某些內容。

彭斯舉例說,荷里活影片《殭屍世界大戰》必須刪掉劇本裏提到的一種病毒,因為這種病毒源自中國。而影片《赤色黎明》後期利用數字技術把反派都變成朝鮮人(而不是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