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始發地的武漢,近期開放民眾到殯儀館領取親人骨灰,而許多家屬披露政府「全程監控」,把安葬亡者變成了維穩的政治任務。

家屬:全程被監控 沒有人性

據《紐約時報》報道,金融從業者劉培恩(音)捧著裝有父親遺骸的小木盒。就在兩個月前,他無助地握緊父親虛弱的手,看著老人嚥下最後一口氣,切膚之痛至今仍在。他哭了。

因為武漢市政府規定,從領取骨灰到安葬的過程中,死者家屬必須有人「全程陪同」。

劉培恩說,武漢官員堅持要陪同他前往殯儀館,並跟著他去了墓地,看他葬下自己的父親。其中一名陪同人員給葬禮拍了照,好像完成了上交的任務似的,葬禮僅用了不到20分鐘就結束了。

「我父親為國為黨貢獻了一輩子」,現年44歲的劉培恩在電話中說。「最後落到被人監控。」

「死了以後你的尊嚴在哪兒?」劉培恩問道。「哪兒有人性啊?」

中共當局把安葬亡者變成了維穩的政治任務。一位中國媒體的記者告訴《美國之音》,漢口殯儀館受嚴格監控,相關人員比家屬還多。他是趁著人少時溜進去的,還有記者是翻牆。殯儀館裏有便衣警察,看到有人舉起手機,馬上就會過來制止拍攝行為。

今年1月,劉父去武漢一家醫院做常規檢查。在那裏,他感染上了中共病毒。

劉培恩裝扮成病人潛進了醫院,他說父親勇敢地與病毒搏鬥,但知道自己大限已至。1月29日,劉父在兒子的陪伴下離世。

悲痛欲絕的劉培恩請來一位佛教僧人,在廟裏舉行了一場儀式以超度父親的亡靈。有時在夜晚,劉培恩會靜靜地為父親念誦佛經。

上個月底,他接到當局電話,通知他準備下葬。

劉培恩被指派了兩名官員陪同,一名來自他父親的單位,另一位則是當地的社區工作者。上周,他們伴隨他前往位於城市西南的扁擔山墓園。他選了最貴的朝南墓地,背後是群山,其下有湖泊。花了14,000美元。

他們在兩天後舉行了葬禮。父親的空白墓碑基石上貼著一張標籤,上面寫著墓地位置:24排,19號。墓碑要隨後才運到。

葬禮結束後,官員們要求家屬簽署一張表格,證明他們已經完成了任務。

兩天後,劉培恩回到了公墓。這一次,只有他一個人,他在父親墓前待了一個小時。「要他等媽媽和我」,他告訴父親,「我們到時候一起來新家一起住。」

劉培恩說他不會停止向政府施壓,要他們懲罰最初隱瞞疫情的地方官員,並向遇難者家屬做出公正的賠償。

「我下葬了難道我就完了嗎?」他說。「沒完的,沒完沒了的。」

我一定要個說法

還有一些人也和埋葬了父親的劉培恩一樣,難以接受親人的亡故,認為是中共隱瞞了疫情,人為造成的災難死亡。

「我一定要個說法,」50歲的武漢人張海說,他的父親張立發在醫院感染了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後去世。他想知道為甚麼官員們花了幾周時間才告知公眾病毒可能人傳人。「不然的話,我無法向我父親交代。」

對此,海內外網民紛紛指責當局:「這個邪惡的政府,活人都沒人尊重,誰會去尊重骨灰。」

「安葬自己的家人還要『有人全程陪同』?愚人節玩笑?」

「領取骨灰還要全程監視。古往今來幾千年都沒有吧?!」

「中國人生的偉大、活的憋屈、死的悲催。」

「中共還有最殘忍的,你領取的骨灰,未必是你親人的骨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