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1日,美國大西洋理事會研討會討論對付來自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的虛假信息的問題。美國務院發言人奧特加斯說美國政府作出決定,設部門對抗中共虛假信息。

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正式爆發了。3月31日,美國大西洋理事會(The Atlantic Council)開了一個研討會,專門討論對付來自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的虛假信息的問題。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特加斯(Morgan Ortagus)在會上表示:我們(美國政府),做出了決定,不會對虛假信息坐視不理,特別是來自中共的。她說,國務卿(蓬佩奧)和我將協調努力,直面各種各樣的虛假信息。總統也會這麼做。

Ortagus在會上透露了不少情況,主要是以下三點:

第一,上個星期特朗普和習近平通電話,特朗普特別要求中國遏制虛假信息,而習近平對特朗普做出了承諾。Ortagus說,習近平是否會履行承諾,還有待觀察,但至少短期內中共官員沒有再重複美國把病毒帶到中國的「陰謀論」。

第二,美國協調反外國虛假信息的工作,由Global Engagement Center,簡稱GEC來協調。美國GEC最初成立的初衷是反恐,用來協調各部門的對外工作。由加布里拉(Lea Gabrielle)領導,據奧特加斯介紹,GEC現在已經重新調整,把重點放在對付虛假信息,他們直接稱之為信息戰。

調整之後,GEC成立了三個新團隊,分別負責來自俄羅斯、中國及伊朗的虛假信息。奧特加斯說,GEC從今年1月就觀察到中共信息戰的行動,且在近幾周開始進入新的模式,也就是由中共高階官員,直接參與陰謀論的散播。所以美國的高階官員,也因此首次直接走上檯面迎戰。

第三,美國應對第一個來自中國的虛假信息戰場,是澄清美國在國際社會目前承擔比中國重得多的責任。比如捐款,奧特加斯說,世衛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這兩個國際組織在對付疫情方面最重要,2019年,美國給世衛的捐款額為4億美元,中國是4,400萬美元,美國是中國的9倍,2019年,美國向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捐款是7億美元,而中國是1,600萬美元。美國是中國的40倍。

今年3月,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領導了一個獨立的跨部門團隊,專門負責對抗中共病毒的宣傳和來自中共的虛假信息。

這個團隊和GEC正在全面合作。博明曾任《華爾街日報》駐北京的記者,那時間剛好是沙士病毒流行,所以《華盛頓郵報》稱「他見證了中國政府如何應對內部危機」及「非常熟悉中國政府的撒謊和迷惑模式」。

另外,美國國防部也正式在官方網站上開闢了一個名為「病毒:謠言管控」(Coronavirus: Rumor Control)的網頁。這個網頁,共列出了20個「謎團」,其中包括中國稱美國軍人把新冠病毒帶到中國的說法。

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T. Esper,)直接發出針對中國的批評,他說,如果中國政府早些時候能更加透明的話,比如去年秋天晚些時候,或者至少在12月,能夠把病毒和疫情信息公佈的話,世界上所有的國家就能做好準備,起源於中國的病毒就能在中國得到遏制,並避免傳播到全世界。

他還批評,現在病毒擴散全球,中國官員還指責美軍,非常可笑和不負責任。

新的世界大戰的兩大戰場

新的世界大戰,和以前的戰爭完全不同,但性質其實非常類似。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法拉赫(Alyssa Farah),3月25日表示,在危機時刻,重要的是做到透明並且遏阻不實說法,美國希望全球的美國盟友同心協力,而國防部會毫不猶豫的遏阻不實信息。

美國為甚麼會設立一個各部門協調小組,專門對付來自中國的信息戰?

以前,中國的信息戰,或者我們熟悉的所謂大外宣,通常是防守性的,主要談中國怎麼好。但現在,中共大外宣已經開始對外出擊,大量佔領外國的媒體,甚至是社交媒體這些戰略要地。

按照美國專家的分析,中國大外宣手法不但「俄羅斯化」,且更細緻。中國更多利用官方媒體,如中央電視台,《中國日報》等等,花錢在海外媒體平台上宣傳中國怎麼好。

在美國《華盛頓郵報》上,經常可以看到幾個版面的中國新聞,內容當然是歌頌中共的。但其實這是付費廣告,在版面不起眼的地方會有幾個很小的字,告訴你是廣告,但實際上讀者沒有人會注意的。他排版的方式和《華盛頓郵報》的新聞非常像,所以一般讀者都會認為這是《華盛頓郵報》的報道。

《華盛頓郵報》不知道嗎?他們當然知道,但最近這些年平面媒體生存困難,有幾個版面的廣告不容易而且價格還很好。所以他們就假裝忽略了這種刻意的欺詐。這個在美國進行了已經多年,不僅是《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和其他知名報刊,都有這種假裝成為新聞的廣告。現在,這已經成了政界討論的話題。但是,美國並沒有限制新聞和這一類廣告的法律,全靠媒體自覺,所以被大大的利用了。

現在,《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的記者被趕出了北京,不知道他們是否會好好的反省一下。

這是中國模式,但現在中共也開始使用俄羅斯的方法,而且比俄羅斯更加具有侵犯性。

甚麼是俄羅斯化外宣?

以前,中國和俄羅斯的對外宣傳政策不太一樣,俄羅斯多利用社媒,發佈電腦黑客偷來的資訊,也發佈假消息,目的是打擊外國,當然主要是美國。

美國的「保衛民主聯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統計,自3月25日以來,在中國政府資助的媒體,以及中國政府相關的141個推特帳號中,帖文量前三名依序是《環球時報》、《中國日報》及《新華社》,這三家中國官方喉舌的英文帳號,上周在推特上發了至少2,000則推文。

在同一統計時間內,《環球時報》推文獲得4萬6千多次點讚,轉發推文達1萬7千多次。如果中國大外宣體系內要排成績單,《環球時報》堪稱以量取勝。

但另外,各種社交媒體上,比如推特和Youtube上,還有很多的和中國官方密切相關的帳號,外界並不知道他們是受中共政府資金資助的,保衛民主聯盟就說,例如一個名叫T-House、有推特藍勾勾認證的帳戶,常轉發中央電視台海外版,就是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的影片內容,根本就是CGTN一員。

其實,中共大外宣的安排,本身就包括了正規軍和游擊隊,這已經有好多年了。

中央網信辦發出兩個大型招標案,內容直接要求投標者「利用海外社交媒體平台,開展網上重大主題宣傳」,金額合計高達1,068.6萬元。這個招標案被網友在推特上披露後,中央網信辦3月21日便將相關資訊全數刪除。

中國外交部新聞司,推出過一個「境內外輿情服務」的招標案,金額達338.5萬元,要求投標者要24小時監看中外各主流媒體及記者涉及中國的報道,並彙編訊息報告。後來由《環球時報》旗下子公司得標。

《新華社》轄下的《中國經濟信息社》,以500萬元公開招標,徵求製作及傳播英文短片的投標者,內容是要涵蓋臉書、推特、YouTube、領英(LinkedIn)等平台,且明確要求「一年內總體觀看量不少於1,000萬次」。

《中新社》則開出約125萬元的標案,投標者必須在2020年2月底前,粉絲數量要達到58萬。

海外專家的研究說,中共這種對外宣傳策略,採取的是一種所謂「飽和攻擊」策略,就是利用每一個可能的宣傳管道,全面覆蓋,大量灌水,所以社交平台絕不會放過的。

我們最近看到了不少這樣的操作。有些很精緻,但有些也很粗糙。

比如說,發一個外國疫情很嚴重的推文,說國外生意很差,沒有安全,出現了反華浪潮,要回國躲避等等。但操作的人一點都不用心,只是直接換外國的國家名字。結果被發現,不同推特帳號的一大堆內容,除了說的國家不同外,其他內容完全一樣,連錯誤的標點符號都一樣。

重量不重質的操作手法

中國大外宣忙的內容是甚麼?第一名是新型冠狀病毒。在海外的各種各樣的社交媒體上,你可以看到中共各類抹黑和造謠的操作,而且,基本上可以從中國大陸網站上,找到謠言的基本原型。

比如說,「找到證據了,病毒是美國人製造,鐵證如山」。但其實你點進去,發現亂七八糟一大堆內容,根本沒有甚麼證據,更談不上鐵證如山了。

仔細分析一下,發現這種來自中國大陸網站的內容,甚至連正確的中國漢語都不是,看起來非常奇怪。估計這是中共大外宣的另外一個新式武器,就是AI,也就是人工智能。

所以才有很多語句不通、邏輯混亂的文字出現。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數量,而且,本來大家對社媒的文字質量就沒有太多要求。

除了公開招標,還有暗中進行的。中共大外宣小組下面,有14個部委,還包括統戰、公安、國安、對外友好協會、商業部,這些部委的運作,並沒有公開招標。

前兩天澳洲華裔畫家巴丟草,接收到來自中國的邀請,因為他的粉絲不少,所以幫忙發一篇中共官方的內容,可以獲得不少金錢補貼。因巴丟草是個自由派,結果把這個曝光了。

可能我們談的這些,對中國人、香港人、台灣人來說都不算是新聞,大家都知道中共的這些手法,無底線造謠,然後花大錢進行所謂飽和攻擊,用巨大的數量,來影響輿論。

但對外國人來說,這是他們從沒有遇到過的情況,可能短期內會有很大衝擊。尤其是最近兩個月,中共大外宣全力動員出擊,以前還有語言障礙,現在他們有最先進的AI翻譯,雖然語法不對,但對付普通民眾已經有足夠的影響了。

這也許是好事。以前西方人不太關心中國大陸的事情,只要有利益,可以不管它。但現在,中共藉中共病毒和疫情攻進來了,對西方基本價值觀構成了威脅。各國精英,尤其是政府部門和政治精英已經開始醒悟,準備反擊了。

我們以後再詳細談西方國家,主要是美國將會如何反擊,以及這場世界大戰的幾種重要的武器,到底會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