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00萬人上街「反送中」延燒,為強化台灣防衛性自由民主,面對中共透過各種渠道對台進行滲透分化,民進黨立委將推動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的立法工作。

香港6月16日主辦方稱有近200萬人上街要求撤回《逃犯條例》(《送中條例》、《引渡條例》),同一天台灣也有上千人聚集在台北聲援香港。民進黨余宛如、尤美女、林靜儀等多立委與台灣基進黨,6月17日在立院舉行「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記者會,余宛如表示,從香港的「反送中」就可以清楚看到,中共對自由民主體制的侵蝕是真實存在,中共在台灣則是透過代理人和協力者,用隱晦的方式來影響台灣人。

據美國之音報道,余宛如在記者會上表示,中共對台灣的滲透無所不在,從宮廟系統到媒體,甚至從教育體系到村里長。她說:「我們召開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記者會,就是希望能推出一個法案,參考美國和澳洲的法令,揭露外國政治勢力在台灣的影響。」

余宛如還說,這個法案不是要打壓言論自由,而是希望外國的政治勢力在台灣的活動,資金來源都能透明、公開,可受檢視。

美國於1938年通過《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要求外國代理人公佈與外國政府的關係、相關活動及資金信息,主要目的是協助美國政府及人民對外國代理人的言論及活動進行評估。

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今年3月召開國安會議時強調,要建立民主防護網,因應新型態的國安威脅,將參考民主國家作為,全面檢視兩岸交流相關規定的落實,反制中共利用民主社會的自由開放,透過假信息等統戰作為介入台灣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

陸委會法政處長蔡志儒在記者會上表示,中共對台的文攻武嚇以及滲透分化,企圖併吞台灣,這是舉世皆知的事實。他說:「從今年初,中共習五條已經啟動統一台灣的進程,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以及民主協商,這就是要分化台灣社會,最終目的是要消滅中華民國。」

蔡志儒還指出,面對中共滲透干預的風險跟威脅,台灣確實要強化相應的民主機制,陸委會日前提出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法》,就規定兩岸未來政治協商需要通過更高門檻以及接受更嚴格的監督。

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宋承恩表示,未來《外國代理人登記法》通過之後,政府要徹底落實、進行舉證,並要求相關代理人進行說明。他說:「比如以媒體的情況來說,有一系列的綜合因素可判斷,媒體的擁有者是誰,資金來源是誰,過去報道的行為是甚麼,可能的境外資金來源是甚麼,以及境內活動的其它表述。」

宋承恩還指出,如果該媒體沒有可信的說明,政府就可以要求其登記,如果不從,就處以罰則,這是一個互動的過程。

1983年,中共官方英文報紙《中國日報》在美國司法部進行了外國代理人登記,2018年美國司法部要求新華社及中共環球電視網登記為外國代理人。

台灣基進黨主席陳奕齊表示,中共對台灣的滲透與干預,往往都是透過「在地協力者」的推動與引導,舉凡個人、團體、政黨與統戰機構等,其行為或許並非像職業間諜,卻遊走在台灣的法律灰色地帶。

陳奕齊認為,阻絕中共滲透的第一步,必須將這些協力者以中共代理人的身份揭露,下一步才能做到有效監管並依法論處。

中共對台灣的滲透無所不在

《大紀元時報》此前報道,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王宏仁在「思想坦克」撰文表示,眾所周知,台語電台不外乎播放懷舊台語或經典華語老歌,但是最近半年來,他觀察到一些奇怪現象,「開始在台語電台節目聽到播放中國流行歌曲」。他說,中共利用廣播節目早有的死忠聽眾,從台語電台入侵基層地方政治,來影響台灣選民。

5月10日,近70家台灣媒體,包括旺旺中時集團、TVBS及東森、聯合等媒體代表前往中國大陸,參加兩岸媒體人峰會,聽取中共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宣揚「一國兩制」言論。其中中南部廣播電台包括:台中廣播、古都廣播、台灣廣播、好事聯播網、鳳鳴電台、鄉土之聲等地方電台代表在列。

王宏仁擔心,「去聽汪洋訓話的台媒中,究竟有多少已經跟中共在接觸了?這些台媒到底有沒有拿錢?是否接受中資入股或買時段?」這些疑慮無法釐清,提醒台灣政府「如不去防止這樣的政治入侵,台灣民主政治也就會在這種金權模式中,一點一滴流失掉」。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受訪坦言,三四年前就有此現象,中共一直想收買台媒,廣播電台就是它們下手對象。中共自2008年推出「大外宣」,恐怕就已啟動對台滲透工程,而「當發現媒體赤化時,其實已經被滲透完畢了」。因此,他們正在力促立法院推動《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案》,希望有效揭露為中共代言或收受資金動向。

據BBC中文網報道,沈伯洋認為,遍佈台灣鄉鎮地區的大小寺廟,也發揮了中共勢力滲透的重要代理人角色。他指出,許多宮廟往往被台灣訴求兩岸統一或「一國兩制」的政黨以及地方幫派接觸甚至滲透,金錢資助。

根據內政部網站的官方統計,自2018年底台灣登記有案寺廟總數達12,271間。數量最多的前三個縣市都在台灣南部:分別是台南市(1,623座)、高雄市(1,476座)及屏東縣(1,127座),以道教寺廟9,645座,而教(會)堂數則有3,006座。這些數目還不包含非正式立案,家庭式的教會或道教設施。

台灣要加強反制中共對台滲透

推動《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案》的政黨及專家認為中共推動一國兩制影響台灣的管道及策略,來自四面八方,台灣需開始研擬許多方法反制或預防境外勢力影響《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案》的只是一個開始。

《華爾街日報》今年4月報道,中共前國際航空經理林英,4月17日在紐約東區聯邦法庭認罪,承認她在任職期間作為中共政府的代理人,幫助中共常駐聯合國代表團的軍方人士,將未經掃瞄檢查的包裹帶回中國。林英身為美國公民身份,但沒有去司法部註記自己為「外國代理人」而被判刑。

宋承恩此前表示,外國代理人裏需要考慮個體代言人這一類,也十分重要。他以澳洲為例子,解釋許多當地退休高官,受僱於中國公司,譬如礦業或商業公司擔任顧問,並為中共做游說工作。但當澳洲推行《外國代理人法案》後,這位退休高官便被要求登記,背負外國代理人的標籤,許多人因為不願在自己國家被貼上外國代理人的標籤,因此最後就放棄高薪的顧問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