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關於病毒的起源眾說紛紜。3月29日,日本學者發表推文說,去年10月東京大學內部就有傳言指中國實驗室洩露病毒,但校方不允許對外透露。3月30日,美國知名記者比爾·格茨(Bill Gertz)發文披露中共研究蝙蝠冠狀病毒和所存在的安全隱患;中國問題專家史蒂芬·摩捨(Steven W. Mosher)敦促中共公開武漢實驗室的研究記錄。

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以來,中共生化武器疑雲密佈。近期,武漢病毒研究所蝙蝠病毒專家石正麗去年3月預警中國爆發蝙蝠病毒瘟疫的一篇論文,再次引起關注。3月30日,美國媒體還公開一份FBI戰術情報報告,披露中國專家試圖攜帶SARS病毒樣本入境,被美國海關攔截。這些最新信息加劇外界對中共生化武器研製與使用的猜測。

日本學者:東京大學去年10月已知中國有病毒洩露

3月29日,曾是日本東京大學最年輕准教授的大澤昇平發表一篇推文說:「自去年10月以來,東京大學的教職員工們就已獲知中國出現生化安全問題,也有傳言說病毒從實驗室洩露出來。但東京大學內部有禁令,指示我們不要將信息洩露給外界」。

他接著說:「不幸的是,如果大學不是如此重視中國(中共),世界本來可以更快的解決這個問題。」

3月29日,日本學者發表推文稱,去年10月東京大學內部就有傳言指中國實驗室洩露病毒,但校方不允許對外透露。(網絡截圖)
3月29日,日本學者發表推文稱,去年10月東京大學內部就有傳言指中國實驗室洩露病毒,但校方不允許對外透露。(網絡截圖)

港媒之前引述中共內部文件指,醫院有記錄的中共病毒感染者,最早出現在11月17日。學者據此推算,病毒傳播出現在更早前,可能10月就有人感染。

去年9月,武漢全世界軍人運動會開幕前一個月,中共當局曾在武漢進行過防範新型冠狀病毒的演習,也被質疑或與病毒洩露有關。

石正麗蹊蹺發文 預警蝙蝠病毒大疫

始於中國武漢的中共病毒疫情,被廣泛質疑與參與中共生化武器開發的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有關。

大澤昇平披露東京大學去年10月已知中國有病毒洩露消息後,武漢病毒研究所蝙蝠病毒專家石正麗去年3月預警中國爆發蝙蝠病毒瘟疫的一篇論文,再次引起關注。

2019年3月2日,國際學術期刊《病毒》(Viruses)發表了一篇題為「蝙蝠冠狀病毒在中國(Bat Coronaviruses in China)」的論文,預測中國將大規模爆發蝙蝠冠狀病毒疫情。

該研究課題由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周鵬設計,共同作者包括趙凱和范毅。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4實驗室專門研究各種最致命傳染性病毒,被指參與中共軍方的生物武器研發。

這是一篇評論性論文(Review paper),主要綜述先前研究成果。但文中也提到:「人們普遍認為,蝙蝠冠狀病毒將再次引發一波疫情,中國將是爆發中心。我們面臨的挑戰是預測爆發的時間與地點,盡力防止其爆發。」

該論文投稿日期是2019年1月29日,距離武漢疫情大爆發不到一年。

文中還寫道:「蝙蝠很可能引起一波接近SARS或MERS冠狀病毒的疫情爆發,而在中國發生的可能性更大。由此,蝙蝠冠狀病毒研究已成為檢測預警信號的緊迫問題,這將會把將來疫情在中國爆發的影響減至最小。」

蝙蝠是已發現的多種冠狀病毒的宿主。論文研究者推論,蝙蝠最終可能將致命病原體傳播給人,並預測了病毒從蝙蝠傳播給人的方式,即宰殺食用野生動物。
 
該項研究得到(中共)國家科技重大專項(No. 2018ZX10101004)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的資助;公開信息顯示,文章只用英文發表於開放平台MDPI,可以被合法轉載,不過似乎並未引起很多人注意。如果研究者是在警示全世界,他們似乎並未作出足夠努力。

外界質疑,關鍵的問題或許是,這究竟是大膽推測,還是為釋出生物武器提前進行輿論鋪墊?

中共生物武器研發疑雲

石正麗擔任武漢病毒所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P4實驗室副主任,多年來主持蝙蝠冠狀病毒研究,其病毒庫中至少包括50種以上的蝙蝠冠狀病毒。

石正麗研究團隊先是於2013年發現蝙蝠冠狀病毒由「不能傳人」變為「可傳人」的基因開關,即S蛋白上的受體結合功能域(Receptor Binding Domain,RBD)是能與ACE2穩定結合的最小功能片段,在病毒的跨宿主傳播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在此基礎上,石正麗研究團隊又於2015年刊發研究成果,宣佈將蝙蝠冠狀病毒與SARS病毒重組,製造出了跨物種傳給小白鼠的致命嵌合病毒。

石正麗等人開展這些研究的理由是,「既然存在傳人的可能性,倒不如先人為製造出來,提前研究防治措施」。不過,海外學術界並不認可這個說法,批評他們不負責任地人為製造巨大隱患。很多人認為,這只是中共專家們研發生物武器的借口。

2013年,哈爾濱獸醫研究所的專家陳化蘭曾將H5N1禽流感病毒與H1N1人類流感病毒雜交,製造出127種新病毒,並研究它們的致死性、傳染性和感染人類的能力。和石正麗2015年製造能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一樣,這項研究在海外學術界引發激烈批評。哈爾濱獸醫研究所被指是另一家參與軍方生物武器研發的中共機構。

從基因組序列比對結果來看,中國和海外專家均指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與2018年軍方發現的兩種舟山蝙蝠病毒樣本相似度非常高;而石正麗團隊則在疫情爆發後,迅速上傳另一新型蝙蝠病毒樣本,稱其與中共病毒相似度高達96.2%,卻被指出造假痕跡過於明顯。

2月7日,陸媒公佈消息,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軍事醫學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陳薇到達武漢10多天,已全面接管武漢P4病毒實驗室。許多人猜測,究竟發生了甚麼,需要生化專家來坐鎮?

2月13日,武漢病毒研究所附近不斷傳出震耳欲聾的爆破聲,居民告知親友是在拆毀研究所內某些建築物。

前央視記者、公民記者李澤華在2月26日失蹤前也發影片透露,他是因為剛去了被指是病毒源頭的武漢P4實驗室,才引發國家安全局的人追截,擔心國安想抓他去隔離。

美專家促中共披露實驗室記錄

任職瑞士一家生物技術公司的首席科學官、有17年抗病毒研究和臨床經驗的董宇紅博士在研讀十幾篇權威期刊發表的論文後,質疑中共病毒有可能存在人工干預。

董宇紅提出的疑點包括,中共病毒全基因組序列與其它冠狀病毒相似度不高,尤其是作為人傳人關鍵的S蛋白中間序列,在其它冠狀病毒中都找不到。且S蛋白表面的四個胺基酸被替換,並未影響它與人受體之間的親和力,這種「精準的定點突變」自然發生的概率極小。

美國《生物武器法》起草人、伊州大學教授博伊爾(Francis Boyle)則認定,中共病毒確實是一種「進攻性生物戰武器」。他在接受專訪時表示,「在我看來,武漢P4實驗室是新冠狀病毒的來源。我猜測他們正在研究SARS,並通過『功能獲得(突變)』掌握將其進一步武器化的特性,這意味著它可能更具致命性。」

《華盛頓時報》國家安全記者、專欄作家比爾·格茨(Bill Gertz)3月30日發文披露了中國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和所存在的安全隱患。

格茨表示,中國研究蝙蝠病毒之領銜人物田俊華曾和蝙蝠尿液接觸,並進行自我隔離14天,此時段和當前爆發病毒的建議隔離時間一致,引人關注。

格茨說,自從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爆發以來,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網站上有關田俊華或其研究工作的最新相關信息找不到了。他與其他人至少合著了兩篇有關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和其影響的科學研究。

他說,就在武漢疫情公開後不久,中共官員們拒絕向美國研究人員提供冠狀病毒株樣本。病毒傳播了數周,中共也不允許國際病毒專家去武漢。

中共政府的研究人員發現並隔離出2,000多種新病毒,包括致命的蝙蝠冠狀病毒,並在距離被視為疫情爆發中心的野生動物交易市場(華南海鮮批發市場)3哩的地方,開展了各種科學工作。

格茨說,有關中共對蝙蝠病毒廣泛研究的報道,很可能將會激發外界更多的呼籲,要求北京公開這項研究的已知情況。

格茨說,一些美國和國際科學家駁回了一些有關武漢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與中國的實驗室相關的報告,他們認為病毒是自然傳到人類身上,並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但其他科學家則表示,更多證據表明,這個病毒可能是在武漢的一個中國實驗室內研究過,通過被傳染的員工或者是被傳染的實驗動物,洩露出去。

美國人口研究所(Pop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的中國問題專家史蒂芬·摩捨(Steven W. Mosher)表示,中國(中共)多年來一直在研究可能對人類有害的馬蹄蝠冠狀病毒,這在一些科學雜誌上有詳細記錄。

摩捨說,他們寫到從馬蹄蝠身上收集類似於SARS的冠狀病毒,並證明這些病毒和SARS病毒相似,其中一些自然發生的冠狀病毒還可以直接傳染給人類。

「他們(中共)也寫了關於基因工程的新型致命病毒,正如今天武漢病毒一樣,能夠感染人的肺部組織。」摩捨說。

摩捨呼籲中共政府公開其研究,以幫助衛生官員應對這個全球大流行。

「中國(中共)聲稱這個病毒不是從其生物實驗室中逃脫出來的。好的,那就請把武漢實驗室的研究記錄都公佈出來,以示證明。」

FBI報告:中國專家試攜SARS樣本入境

據雅虎新聞(Yahoo News)3月30日報道,該媒體所獲得的一份解密的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戰術情報報告顯示,一位匿名的中國生物學家攜帶疑似裝有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和非典(SARS)病毒樣本的小瓶,於2018年11月14日抵達底特律大都會機場(Detroit Metropolitan Airport)企圖入境。

這名男子抵達機場時,行李中裝著一些標有「抗體」(Antibodies)的小瓶。當海關詢問時,他聲稱一位在中國大陸的同事要他將小瓶交給美國一家研究所的一名研究人員。

然而,經過進一步檢查,CBP官員們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

FBI的報告中寫道:「檢查藥瓶上的文字和所聲稱的接受者,讓檢查人員相信藥瓶中的材料可能是能生存的MERS和SARS材料。」

該報告還列舉了其它兩個案件,在2018年5月至2019年9月,美國當局也查獲中國公民試圖攜帶未申報的流感毒株和疑似大腸桿菌的病毒樣本進入美國。

在2018年5月的案件中,一名中國公民被查獲攜帶標有與H1N1豬流感病毒相關的縮寫WSN的小瓶。當局沒收了這些小瓶,該中國公民被釋放。據報,他在德克沙士州達拉斯的一家美國研究所工作。

在上面替代的三個案件中,這些中國公民都沒有申報運送這些生物樣品的相關文件。FBI的結論是,這三個案例都是給美國的預警,警惕美國的生物安全風險。

這份報告是由FBI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署(WMDD)的化學和生物情報部門撰寫的。

該報告說:「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署評估,那些在個人隨身行李和/或托運行李中放入未申報和未記錄的生物材料進入美國的外國科研人員,幾乎肯定會給美國帶來生物安全風險。」

美國軍事新聞網(American Military News)報道,前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中國問題專家的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將軍曾對中國公民攜帶生物樣品進入美國的現象發出警告。

他補充:「有些人可能是故意的,以測試我們識別和攔截生物武器的能力,有的則可能是機會主義者。」

FBI反情報部門助理主任約翰・布朗(John Brown)去年11月告訴一個參議院的小組委員會說:「根據現階段我們了解到中共各項計劃所帶來的威脅,我們希望在更久之前就已經能夠採取更快、更全面的行動。」「現在是時候要彌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