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因隱瞞疫情,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氾濫。目前,中共又企圖轉移病毒來源,並且帶有政治目的地輸出防疫物資及派出醫療隊,令歐美國家對中共反感加劇,「中共病毒」的說法則不斷被外界認可。

特朗普未回應習關於改善雙方關係的呼籲的背後

3月2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習近平稱,中方希望美國早日控制住疫情蔓延勢頭;中方願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希望美方在改善中美關係方面採取實質性行動,發展「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關係。

特朗普僅對習所提及的抗疫醫療物資表示感謝,但對中共提出的改善兩國關係的說法並沒有正面回應,僅說自己會親自過問,確保雙方合作抗疫。

中國大陸是這次中共病毒的爆發地,但特朗普至今為止沒有公開向中共求助過。但他3月24日與南韓總統通話時,要求南韓能為美方提供檢測病毒的試劑盒。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特朗普只回應習抗疫,而未回應習關於改善雙方關係的呼籲,說明中美雙方關係一直轉差的趨勢並沒改變。預計在疫情過後,美國與中共會進一步算帳。觀察最近美國在南海、台灣問題上的種種做法,也可以得出結論,即未來美國對中共的遏制只會加大,不會減弱。

美國對中共反感加劇 批評中共需對疫情承擔責任

3月30日,美國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在霍士新聞網上刊文指,中共知道自己對這場大瘟疫負有責任,所以一直進行宣傳攻勢,試圖將責任推卸到其它國家,甚至推給美國。

霍利說,現在是開始對北京就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災難處理進行國際調查的時候了,也是北京賠償因其謊言而造成的數以萬計生命死亡,以及數十億美元損失的時候了。

美國國會眾議院前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也在霍士新聞網刊文指,中共病毒的傳播是由於中共政府管理混亂、官員腐敗和撒謊成性造成的。中共的專制統治一直是中國長期以來各種潛在流行病和大瘟疫的根源。

3月22日,特朗普在在白宮抗疫簡報會上再次抱怨中共延遲通報疫情,造成疫情全球爆發。他說:「我對中國(中共)有些不滿,它們應該(早點)告訴我們這件事。」

前一天,特朗普在白宮簡報會上表示,他對中共政權沒有及早通報疫情感到失望。

中共此前企圖把病毒來源甩鍋給美國,遭到美國總統特朗普、國務卿蓬佩奧(Mike Pempeo)及美國駐華大使館等的猛烈回擊。特朗普曾多次公開稱造成這次疫情的是「中國病毒」、蓬佩奧多次說是「武漢病毒」、美國駐華使館官網及微博也用「武漢病毒」一詞。

儘管特朗普3月23日開始為了保護亞裔美國人,不再公開說「中國病毒」,但他強調「大家都知道它(病毒)源自於中國」。

蓬佩奧3月中旬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公開批評中共讓「成千上萬的人離開武漢」,讓世界處於危險當中。

3月25日,蓬佩奧在G7外長會議上強調,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的爆發明顯地表明:中共對我們的健康和生活方式構成了一個重大威脅;中共構成的威脅還有損於我們七國集團國家共同繁榮和安全賴以生存的自由和開放的秩序。

除此之外,特朗普對中共官方的確診病例數量也表示懷疑。在3月26日的白宮抗疫簡報會上,有記者問特朗普是否對美國感染病例超過了中國感到驚訝?特朗普說不驚訝,「你不知道中國境內實際的病例數是多少,中國(中共)公佈的數字,⋯⋯你不知道(是真是假),你知道,數字到底是多少?」

英國政府在疫情上對中共大為惱火

除美國外,英國近期也不斷湧現批評中共的聲音。

3月29日,英國內閣大臣邁克爾・戈夫(Michael Gove)在英國BBC的安德魯・馬爾(Andrew Marr)節目中,批評中共方面的報告沒有清楚地說明病毒疫情的規模、性質和傳染性,致使英國對疫情應對不足。

3月28日,《星期日郵報》報道說,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政治盟友透露,中共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的表現將最終促使英國重新考慮中英關係。一名位高權重的內閣大臣說:「我們不能袖手旁觀,放任中共因為想要隱瞞(疫情)而毀了世界經濟,然後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該報援引三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英國官員的話,其中一人說,疫情過後,要跟中共通過外交途徑解決。第二位官員說,「當然,現在的重中之重是應對這場危機,但每個人都知道,疫情結束後,就要跟中共清算。」

第三位則說,英國政府的「憤怒達到最高點」。 還有官員說,「如果中共不改變做法,中共將真正地成為『惡棍國家』(Pariah State,被排斥的、被蔑視的國家)。」

科學顧問警告約翰遜說,中共官方公佈感染的統計數字可能「被低估了15至40倍」。

目前,英國政界高層成為感染這次中共病毒的「重災區」。71歲的查理斯王儲、首相約翰遜和衛生大臣馬修・漢考克先後感染中共肺炎。

另外,習近平與歐洲各國首腦通話時,其親疏有別的方式也引發議論。

3月24日,習近平給英國首相約翰遜、法國總統馬克龍、埃及總統塞西打電話,討論抗疫事宜。但香港《明報》刊發評論指,習近平對法國的評價最高,對埃及的態度最熱情,但對英國最「輕描淡寫」。

評論指,習致電馬克龍時,特別提到兩人最近3次通話,強調雙方「高度互信以及中法關係的高水平」等;習致電塞西時,強調中埃間「深厚友誼和兩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高水平」;而致電約翰遜時,習僅輕描淡寫地表示相信「英國人民一定能夠戰勝疫情」。評論由此得出結論,看來約翰遜並未向中共提出任何求助。

歐洲對中共更加反感

隨著歐洲疫情不斷惡化,中共開始以各種方式,尤其是以醫護用品、醫療隊作為外交手段,企圖掩蓋其此前因隱瞞疫情而造成的惡劣形象。而中共所表現出的一些強烈政治企圖,加重了歐洲對中共反感。

近期,習近平致電許多歐洲國家領導人時,唯獨漏掉了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

《南華早報》3月27日報道指,這讓歐盟意識到,中共願意跟歐洲單個國家接觸而不願接觸歐盟,目的不言自明,就是挖歐盟牆角。這促使更多的歐盟官員在講話中把中共稱為歐盟的「系統競爭對手」。

地位等同歐盟外交部長的歐盟對外行動署負責人博瑞爾(Josep Borrell)3月23日就北京的「口罩外交」向歐盟成員國發出警告說,歐洲「必須意識到(疫情危機中)還存在地緣政治因素」。在「慷慨政治」後面,就是影響力的爭奪。

《南華早報》報道援引波蘭國際事務研究所專家錫赫尼克(Marcin Przychodniak)說,受到中共援助的國家,特別是中歐和東歐國家,對中共援助背後的政治和經濟動機感到不安。

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對中共高調援助歐洲的行為持謹慎態度,她稱這種援助是「相互的」。因為在武漢疫情爆發後,歐盟也給中國大陸提供了類似的援助。

德國總理默克爾3月17日也對媒體說,對於中方提供的援助,體現了一種回報。

但馮德萊恩和默克爾的話,並沒有出現在國內官媒的報道中。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歐盟-中國關係專家安德魯・斯莫爾表示,歐盟對中共的最初好感已經消失。因為中共政府近期確實加強了將疫情政治化、宣傳以及散佈純粹的虛假信息。

「中共病毒」的說法共識擴大

隨著歐美對中共的反感加劇,把這次來源於武漢的「新冠病毒」稱為是「中共病毒」,這個共識在西方進一步擴大。

3月26日,意大利《自由黨報》報道說,不要叫中國病毒,叫中共病毒(Don’t call it a Chinese virus. Call it the CCP VIRUS),並且這句話在標題上凸顯。

3月19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希・羅金(Josh Rogin)刊文指,針對目前的瘟疫,不要指責中國人民,而應指責中共。他強調,要把中國人民和中共區分開來,「讓我們把病毒稱為『中共病毒(CCP virus)』。」

3月27日,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印太事務研究員邁克爾・索伯利克(Michael Sobolik)刊文指,雖然「中國病毒」這句話準確無誤,卻無法區分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中國人不是這場危機的煽動者,而是共產自私自利應對危機的第一受害者。

索伯利克提醒美國領導人,必須清楚這是一個關鍵差別,這是受害者和施害者之別。中國共產黨縱了火,然而,它「撲嚕撲嚕」身上的灰燼,搖身一變成了「救世主」。因此,美國人要齊稱其黨為:「縱火犯」。

3月19日,台灣《自由時報》刊發評論文章指,其實特朗普一再說「中國病毒」並沒有錯,但更精確的說法應是「中共病毒」則更貼切,又富意義!況且這種「五星病毒」(由《經濟學人》給以冠名),已成了全球公敵,眾矢之的。

3月19日, 台灣《上報》也刊發評論文章說,不稱「中國病毒」,改稱「中共病毒」。文章指,如果能把「中國病毒」改成「中共病毒」,一方面可以明確真正的責任,另一方面可以把廣大中國人和中共區分開來,可以有效減少外國民眾的誤解。

3月20日,民眾發起一項「讓我們開始叫新型冠狀病毒為中共病毒」白宮請願書。截至3月31日,已有29,598人參與了請願,要求將病毒稱為「中共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