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3日,武漢作家方方的封城日記提到,南京大學杜駿飛教授發文對中共的防疫做法提出了七大疑問。方方也有同感,她無奈地說,「我們在武漢的人,還可以提出更多疑問。可惜,幾乎所有的疑問,都無人回應。」

近期,中共忙著大外宣,聲稱大陸的疫情已趨緩, 湖北多天新增確診病例為「零」。但這個數字各界都不相信,連當地民眾都不信,相繼有醫護、網傳文件披露湖北省二次爆發疫情。

方方這篇《所有的疑問,都無人回應》的日記提到追責的事:「這是必須進行的一件事。如果這樣天大的事不進行追責,我不知道官方怎麼向天下人交代。而我也會一直追蹤進展。細看了一下,那些與之相關的人,按理,多少也該有幾個主動辭職的,記得SARS時都有。可是一直看到今天,湖北居然一個沒有,真是服了他們。比較好玩的是,以前甩鍋,是官員甩專家,專家甩官員。現在好,全都可以一起甩到美國去了。」

日記中提到,在朋友轉來的一些微信文章中,看到南京大學杜駿飛教授的一篇。杜教授是社會學博士,他的文章經常會拎出一些緊要問題。在他的這篇文章中,曾提出七個問題:

1. 一線醫院發現疫情後,真的不能使用網絡直報系統嗎?
2. 專家組抵達武漢後,真的無法掌握人傳人的疫情實況嗎?
3. 疫情信息洩露後,有關部門真的要優先解決洩露信息的人嗎?
4. 人人都不肯承擔責任,真的只有鍾南山才有資格向公眾報告實情嗎?
5. 武漢疫情日烈,管理者真的不能提前預判醫療資源的大匱乏嗎?
6. 當疫情與恐慌同步蔓延時,真的只有封城才是最佳選擇嗎?
7. 封城之後,真的不能將確診的病人向其他醫療資源閒置省份妥善分流嗎?

方方寫道,「其實杜教授應有更多疑問,第七問之後,他留下一排冒號。也就是說,他並沒有問完。實際上,我們在武漢的人,還可以提出更多疑問。可惜,幾乎所有的疑問,都無人回應。」

2019年年底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中共隱瞞和封殺消息,並打壓「吹哨人」,導致疫情在全球大流行,造成眾多生命死亡。

大陸財新網2月26日發表《獨家: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基因排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文章透露,早在去年12月底之前,已有至少9例不明肺炎武漢病例樣本完成基因組測序,顯示為「類SARS冠狀病毒」,陸續上報衛健委和疾控中心。

但中共湖北省衛健委及國家衛健委分別在2020年1月1日和1月3日要求銷毀已有樣本,還下令不得擅自對外透露訊息,從而錯失防疫先機。

直至2020年1月20日,中共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才在央視首次披露中共肺炎「會人傳人」。隨後,中共上上下下都在推責,導致疫情全面失控。

近期,中共又把病毒起源嫁禍給美國。不過,美國華裔科學家何大一與美國傳染病專家拉吉夫·費爾南多都直指,病毒「毫不懷疑它起源於中國」,病毒來源「絕對來自中國」。

方方從1月25日開始以日記形式,記錄了武漢封城1月23日以來自己的見聞和感受,及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方方說,3月23日是我的第59篇,早就跟很多人說過,我將寫到60篇就停下,明天將是最後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