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中共宣稱國內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消退,但網上卻傳出「緊急疫情通報」,說武昌區疫情再次爆發,武漢金銀潭醫院在20日緊急轉入100多名重症患者。也有當地醫生透露,武昌許多小區疫情再次集中爆發,一些援鄂醫療隊被要求去武昌支援。

3月20日,留園網發佈醫學先鋒的文章說,剛剛收到前線傳來消息,武漢金銀潭醫院當日上午11點左右,緊急轉入100多名重症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患者,患者年齡從16歲到91歲不等。

據轉運而來的人說,這些人來自位於武昌區的武漢人民醫院。17日重慶已經組織了一隻有83人組成的緊急救援小隊,奔赴武昌區。

據金銀潭醫院傳來消息,大部份患者運抵金銀潭醫院的時候都已經插管。不同程度的出現了呼吸衰竭,大部份患者還出現了腎衰竭的情況,有部份患者還有心肌炎。

這與之前的情況不同。之前是以肺炎合併心肌炎為常見,這次是以腎衰竭為常見。這讓本已不堪重負的金銀潭醫院雪上加霜。

文章說,金銀灘醫院現在出現了醫療物資緊缺。抗生素莫西沙星庫存月初已經見底,11日已經斷貨,時至今日,金銀灘醫院的莫西沙星依舊是0庫存。

武漢當地正面臨著巨大的失控風險。部份患者甚至到死也沒有能夠被確診。因為現在當局已經不再進行病毒檢測。目前來看,不排除是方艙醫院取消後,導致的患者緊急轉運帶來了這麼複雜的情況。

如果是方艙醫院取消之後,出現了病人緊急轉運,那麼就說明了之前武漢病例人數遠遠高於官方實際數字,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高。

文章說,武漢現在依舊是風聲鶴唳。此次病毒目前來看是來者不善。

 重慶早前派出「援鄂殯葬服務隊」支援武漢。(自由亞洲推特截圖)
重慶早前派出「援鄂殯葬服務隊」支援武漢。(自由亞洲推特截圖)

武昌許多小區爆發疫情

希望之聲19日引述一名在武漢醫院工作的知情者,似乎證實了上述消息,知情者透露,武昌許多小區疫情又集中爆發,一些援助湖北的醫療隊被要求去武昌支援。

網上還曝光一張來自重慶第8批支援湖北醫療隊的所謂「請戰書」,約85名隊員的簽名,他們剛剛從武漢第一醫院退下,又將到位於武昌區的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支援。

中共黨媒稱,17日浙大一院援鄂醫療隊140人、浙大二院援鄂醫療隊171人分別收到緊急通知,要求他們轉到武漢協和西院支援。當天浙大邵逸夫醫院援武漢醫療隊142人也接到通知,參與武漢肺科醫院危重型病人的救治。

這顯示武漢其它地區也再次爆發疫情。

 重慶第8批援鄂醫療隊的所謂「請戰書」。(網絡圖片)
重慶第8批援鄂醫療隊的所謂「請戰書」。(網絡圖片)

疫情兇猛不讓報:誰報上去誰下課

儘管中共官方聲稱,3月18日、19日和20日,湖北已連續三日無新增病例。人民日報還發出「五個零」的最新疫情宣傳畫。

但大紀元獲得的疫情始發地武漢市的核酸檢測數據顯示,疫情依然兇猛,武漢市的實際新增確診病例數,比「官方公佈數據」至少多出22倍;而且,出院病人仍具傳染性,居家隔離中可能感染家人。

 圖為武漢市衛健委收到的3月14日全市「中共病毒核酸檢測匯總統計表」。(網絡截圖)
圖為武漢市衛健委收到的3月14日全市「中共病毒核酸檢測匯總統計表」。(網絡截圖)


3月18日,有影片和圖片顯示,武漢協和醫院發熱門診前有30多人在排隊。

 武漢協和醫院發熱門診再度出現患者排隊場面。(網絡圖片)
武漢協和醫院發熱門診再度出現患者排隊場面。(網絡圖片)

20日,還有有網民曝光微信截圖顯示,19日武漢同濟醫院確診了100多例;鐵路醫院確診1例,區長在醫院陪了一晚上,不讓報,報上去就下課。

 武漢同濟醫院19日確診了100多例,政治高壓下,不敢上報。(網頁截圖)
武漢同濟醫院19日確診了100多例,政治高壓下,不敢上報。(網頁截圖)

 青山區對患者不上報不收治,上報就追責。(網絡截圖)
青山區對患者不上報不收治,上報就追責。(網絡截圖)

居民小區又開始「封樓」

與此同時,武漢多個街道辦發出的通知顯示,所管轄的小區19日又有新增病例,有的居民樓又開始「封樓」。

 19日麗水康城小區又現新增病例。(網絡圖片)
19日麗水康城小區又現新增病例。(網絡圖片)

其中唐家墩街道辦發出的通知稱,19日麗水康城小區又現新增病例,提醒居民少出門,勤洗手、戴口罩,減少購物、減少外出。

 玫瑰西園社區116單元仍有新增確診病例。(網絡圖片)
玫瑰西園社區116單元仍有新增確診病例。(網絡圖片)

漢陽區江漢二橋街玫瑰西園社區居民委員會的通知稱,玫瑰西園社區116單元有2例確診病人,對此玫瑰西園社區進行單對封閉,即日起該本棟居民不進不出。

韓家墩社區居委會發出更詳細的通知,並強調上述患者與房號不便對外公佈。

被趕出方艙醫院 患者輕症變重症

有網友爆料,地方政府為了應付習近平到視察武漢,謊稱方艙醫院患者已經康復因此接回家,結果輕症患者也變為了重症,並感染全家及小區。

中共肺炎疫情已經持續100多天,疫情迅猛擴散的2月初,中共官方徵用10多所武漢高校、體育場設置13間「方艙醫院」隔離患者,提供共13,348張床位。

2月21日,武漢市副市長胡亞波在湖北疫情新聞發佈會上稱,武漢市準備擴建方艙醫院,計劃再建19家,至2月25日,武漢市儲備的方艙醫院床位要達到3萬張。

但在習近平3月10日視察武漢之前,所有方艙醫院在10天之內被全部清艙。

當時就有輿論懷疑,這是為了讓習近平「高興」,把武漢市內的方艙醫院轉移出去,也好讓市區早日復工拼經濟。

自由亞洲電台援引一名曾在方艙醫院當自願者的短訊稱,武漢方艙醫院快速清倉主要是出於政治的需要,政府需要「把新增數據降下來,把出院數據升上去」。但九成出院的患者還帶著病毒,不少人回家後出現病情復發並感染家人及整個小區。

3月15日,維權人士楊佔青在推特發佈一段影片說,武漢關閉了之前的方艙醫院,但又在武漢四環外建了一個容納4000人的方艙。#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