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蔓延全球,近日一些海外華人和留學生回國「避疫」。德國《法蘭克福匯報》(FAZ)3月16日刊登了一篇名為「一切盡在掌控之中?」(Alles unter Kontrolle?)的文章,描述了該報駐華記者在北京機場的親身經歷。

博格(Friederike Boge)在2003年成為《法蘭克福匯報》的政治新聞編輯,撰寫亞洲地區內容。2017年底,她成為該報的駐華記者,報道中國、北韓和蒙古等地的新聞。

博格表示,在中共肺炎肆虐全球之際,中國領導人試圖給外界留下這樣的印象,在中國局勢已經得到控制。但她卻在北京機場有著不同的經歷。

她乘坐TG 614航班從曼谷飛往北京,周日(3月15日)降落在北京機場後,人們得到消息,所有從國外來的旅客都要到旅館進行隔離,費用自理。而該航班的旅客感到非常慶幸,他們那時至少還可以回到自己的住處自行隔離。而接下來10小時內發生的情況,還是讓她始料未及。

成千上萬的旅客在機場裏擁擠著等待了幾個小時,而由於中共肺炎疫情傳染的影響,在中國的其它地方甚至不允許超過四個人的集會。

中共官方媒體傳達的信息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得到了有效控制,除了境外輸入的病例,中國國內的中共病毒就這麼齊刷刷地不見了,感染風險幾乎沒有了。在民眾中,人們對於在歐洲親人的擔憂越來越大。很多人認為自己的國家(中國)是安全港,在互聯網上也出現了又一波無比膨脹的民族主義情緒。

博格描述自己的親身經歷,檢查過護照之後,更大的混亂來臨。一直到取行李大約經過了五個小時擁擠等待,人們只有把別人擠到旁邊才能往前走。無論是對於帶孩子的家庭,還是老人都一樣,人們擠來擠去,沒有秩序。身穿白色防護服的工作人員早已放棄讓人群遵守秩序,他們精疲力盡地坐在邊上目光發呆。

這時,只有官方的播報還在不斷迴響:為了減少傳染風險,人們應該經常洗手等。而人與人之間沒有安全距離,從海外回來的身體健康的人在機場都會擔憂,這種健康狀態還能持續多久。

博格認為,造成旅客擁塞的原因是:為了防止旅客不受控制地離開機場,所有航班的託運行李都集中在兩個狹小的地方。從那裏再經過兩個小時的擁塞,旅客被巴士帶到順義的一個會展中心,只是為了在那裏填寫表格。

博格在文章中寫道,為甚麼不在機場填寫表格呢?不知道。在中國很少有人提這種問題,因為人們已經習慣了沒有答案。

最後,這些旅客被大巴統一送回住處,而不允許他們自由行動,以免他們乘坐地鐵或的士。這時已經是當天凌晨一點半,距離記者所乘坐航班降落之時已經過了十多個小時。而這些回家的人,還要面臨進入小區時的再一輪填寫表格與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