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5日晚,正在武漢抗疫的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呼吸與危重症醫學專家王辰表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形勢嚴峻,大批患者沒有能夠及時收治到醫院」。

王辰在接受中共央視採訪時說,這批未被收治的患者在社會上的流動、在家庭中居住會造成進一步家庭和社區的感染,這是加劇疫情最重要因素。

在被問及如何處理一人感染導致全家感染的問題時,王辰表示,關鍵是要把已經診斷(確診)的病人及時收治到醫院來進行集中收治和隔離,避免與家庭成員和其他社會成員的接觸。而在已經感染的患者中,有一類患者是輕症患者。這類患者本身的移動性更大,於是在社會上造成傳染的問題更突出,對這類患者尤其收治不夠,現有有限的床位主要用在重症、危重症患者身上。輕症患者大量未被收治入院的現象是存在,構成很大的問題。

從2月3日晚開始,武漢會展中心、洪山體育館、武漢客廳建設了三個方艙醫院。方艙醫院的內部畫面被陸媒曝光,引起外界震驚。有網民表示,如此大密度的患者集中在一個大空間中,這個環境猶如「死亡集中營」,有可能進去就出不來了。

王辰對此表示,方艙醫院可重點用於收治確診輕症患者。現在設計的方艙醫院有2萬張的床位。

針對方艙醫院密密麻麻的床位會不會有傳染風險?王辰表示,大家的擔心有一定道理,輕症患者生活是可以自理的,他們的突出問題是需要得到醫療,而且要跟社會和家庭隔離開,而方艙醫院提供的是目前大疫情情況下現實可及的辦法。他說「這不是至善之策,但這是現實之策」。

王辰強調,現在每天增加的病例數,不是每天核酸檢測出來的確診病例數,這是兩個概念,也就是說有存量,必須採取決然的辦法才能解決。

談及中共肺炎特效藥何時能出現,王辰認為,特效藥物一直是大家渴求的,目前已經觀察了很多藥物,根據前期的結果,目前大家對美國的瑞德西韋抱有比較大的希望,其它藥物包括中藥都需要進一步的臨床觀察來確定其療效。

在被問到疫情的高峰或所謂拐點(轉折點)的問題時,王辰說,首先對疫情的底數不清楚,這就對判斷拐點問題上根據是不足的。他強調,現在有多少在社會上沒有被隔離的病人,這樣在社區和家庭中進行傳播的還是相當嚴重的,這種情況下,如果不採取截然的措施加以控制的話,拐點不是人為可預期的,此外,還有病毒變異等問題。

推特用戶「朱韻和」表示,王辰院士受訪時說的話信息量很大,總結如下:1. 武漢情況很嚴峻,很多人無法收治;2. 由此造成的家庭感染、社區感染,是個未知數;3. 方艙醫院不得已而為,期待有所改變,解決的就是增量問題;4. 美國那個藥很值得期待,比其它的靠譜;5. 別妄談拐點,現在沒有判斷依據;6. 實際數據比公佈數據要大,而且不清楚有多大。

中共肺炎疫情大規模爆發以來,因武漢各大醫院人滿為患,大量病人未得到及時救治,很多人被醫院拒之門外,被要求回家「隔離」,更有很多人未得到確診就已死亡。因此公眾普遍質疑官方公佈的確診和死亡數字與實際不符。

近日,大陸《財經》雜誌發佈題為《統計數字之外的人:他們死於「普通肺炎」?》的長篇報道,暗示未能確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或者死於這一病毒的患者遠遠高於官方公佈的數字。

報道說,武漢當地有病人因在確診前就病亡,沒有列入官方統計,作為統計數據之外,被冠以「肺部感染死亡」,而出現症狀卻不能住院的也不算確診病例。隨著當局近日進一步收緊媒體言論,這篇報道被刪除。

武漢某定點醫院一位醫生表示,該院收了600位重症病人,但無一確診,因為「缺試紙,但我們也搞不懂為甚麼會缺」。

醫生表示,收治的重症患者才能算是疑似病例,需要確診進一步治療,如果沒有確診就去世,就不會列為確診死亡人數,只能算「肺部感染死亡」。

報道歸納說,結論就是「大量的病人者在確診流程和統計數字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