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3月20日。3月19日,國家監委的調查組發佈通報時稱:「李文亮在微信群中,發佈信息沒有擾亂公共秩序的主觀故意。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個「但是」才是最重要的內容,「在有關部門和專家尚未對不明原因肺炎作出明確診斷、對疫情還沒有準確認識的情況下,李文亮沒有進行核實就轉發了,信息部份內容與當時實際情況不完全相符。」
 
也就是說,李文亮說的東西,部份是對的,或者大部份是對的,但有一些內容不符合實際情況。當局當然不會告訴你,哪些內容不符合實際情況。
 
通報說,武漢中南路派出所,對李文亮出具訓誡書不當,執法程序不規範。建議武漢監察機關監督糾正,督促公安機關撤銷訓誡書並追究有關人員責任,及時向社會公佈處理結果。當然,很快武漢公安局就通報處分派出所的兩名警察。
 
武漢公安局宣佈撤銷對李文亮醫生的「訓誡書」,向李道歉,宣佈對武昌區中南路街中南路派出所副所長楊力,和派出所警察胡桂芳給予記過和警告處分。
 
這個調查報告的內容很多,但大部份,大約四分之三,說的是對李文亮染病後的治療和救治。
 
調查組負責人在接受新華社專訪時稱,對李文亮的治療是規範的,搶救是及時的,醫院盡了最大努力。
 
2月7日,李文亮染病死亡。造成了一次中共始料未及的輿論海嘯,在中共嚴厲的網絡封鎖情況下,中國大陸的網民在網上鋪天蓋地地質問當局,質問當時的真實情況,質問武漢中心醫院,和武漢衛健委是否知道這個中共病毒的真實情況?為甚麼不發警告?
 
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在《發哨人》這篇採訪報道中說,當局不但不警告大家,還強迫醫生不許反應過度,比如不許把防護服穿在外面。這家醫院後來有4名醫生死亡,200多醫護人員染病。
 
調查報告,沒有提及這些內容。這家造成了大批醫護人員染病和死亡的醫院,不在這個報告中。
 
3月19日,就是李文亮醫生死亡34天之後,中央調查組的這份報告,再一次在中國大陸網絡上引發輿論海嘯。
 
新華社微博帳戶「新華視點」後面的25,718則評論只能看到十幾則;「今日頭條」微博帳戶後面的4,472則評論,只留下14則;《新京報》微博後面的上千則評論全部刪除。
 
這些被刪掉的評論說了甚麼?大家心知肚明。這種輿論的海嘯,完全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中。
 
我們摘錄一些沒有被刪除的網上評論。
 
三三0001:衛健委呢?定性的領導呢?警察不過是根據上級領導的定性來辦事而已…不要甩鍋給警察。
 
愛裏萌哦:公安局知道甚麼?他們知道這個病毒是甚麼病毒麼?他們知道非典和新冠病毒是怎麼區分麼?還不是奉命行事!
 
娜樣愛著彤:別把責任都推到警察身上。這個是誰指使的,這個很重要!
 
CR7-Junior:沒看到誠意…就像一群科學家關在屋子裏研究了一個月終於發現開水燙嘴。
 
炎涼89076:浪費一個月,一個月花的納稅人的錢,既然沒有結果,當初調查幹嘛呢?這些信息網絡上早就知道了。這次調查感覺是為了鞏固李文亮的罪行。
 
13太美:結果出來了,然而一切都沒變
 
上善若水5082:李醫生:調查結果出來了,沒看懂,就跟你當時被訓戒一樣,不明不白呀。
 
瑾琇瑾琇_xt:您不在的那天晚上是傷心,今晚是堵心……
 
雷小奔:這些人想一路走到黑
 
朴寶劍的可愛喵:嗓子發硬,眼淚止不住,看了報告心裏堵的想喊一聲
 
玥兒的爸爸:你走的那天我嚎啕大哭,在網上為一個從來不認識的人是第一次。他們今天的結論,我又一次嚎啕大哭,為甚麼呢?塵埃沒有落定,只是輕描淡寫的說法!
 
十三不鄰:調查結果說信息不經核實就發佈,哈哈,啥時候老百姓能跟主管部門,相關領導,地方政府核實信息了!有這個途徑嗎?
 
哈佛學子母親10:明顯的冤案,影響力這麼大的冤案,都不能徹徹底底的平反一下,何況是其它的冤案?平反冤案比登天還難!
 
眼角還有痣:全文主旨就是「老子沒錯」,就是對我們的羞辱,告訴我們「你們的憤怒都屁都不算」。
 
還有很多很多。
 
很抱歉,我知道這話很傷心,但我必須直說,對了,當局確實就是在羞辱你們,就是我們。所有中國人隨意被羞辱,今天不是第一天,李文亮案也不是第一次,如果大家今天才突然有這種感覺,那說明以前的那些羞辱,你沒看見,或者你看不見。
 
1970年代末,中共平反了一大批文革中被打倒的老幹部。那時我很年輕。記得遇到過一位1944年加入中共的老幹部有一次談話。這位老幹部,文革被打倒時是廳級官員,很慘,他自己被關了5年,全家被下放到農村。1979年平反,全家回到城裏,官復原職。而且補發了10年的工資,他們家成了我們大院裏面最有錢的。
 
他很感嘆,痛斥文化大革命和四人幫。
 
我問他,你覺得文革還會再來一次嗎?他說不會,他說中國有了教訓,以後不會再發生了。但我很懷疑,因為我沒看到中共真的反省,中國人沒有進行全體的反省和反思,所有問題,都是因為毛澤東糊塗了,出了四人幫,所以要把仇恨都投向那幾個人。
 
所以我認為,如果體制沒有改變,以後還會有類似的情況出現。我們意見一樣。那時候,他以過來人身份,寬容了我這個他兒子輩的年輕人的不夠成熟。
 
事實證明,他沒錯,我也沒錯。
 
錯的是,我們談的不是一件事情。
 
他認為,對他那樣的中共體制內的忠誠的人來說,不會有第二次被無辜打倒的事情發生。
 
我認為的是,對普通老百姓來說,因為體制沒有改變,所以官方用製造輿論,刻意彎曲真相,迫害和打壓普通老百姓的事情,不可能就此消失。
 
也就是說,對體制內,可能情況會好很多,但對體制外,一切如舊,幾乎沒有甚麼太大改變。
 
李文亮這個事件,其實證明了這一點。李文亮即使一千個理由、一萬個理由做了正確的事情,但對中共來說,他做錯了一件事情,就是違反了當局的制度。即使你說的是真相,即使你動機是救人,即使你完全有這樣的專業資格去談一件你專業內的事情,但你沒有警告當局的許可,所以你是錯的。
 
這種事情,在文革結束後,胡耀邦主持的平反中比比皆是。因為你對抗的是當時的組織,所以你仍然是有罪的。大量的平反證明是這樣寫的:事出有因,查無實據,予以平反。對不起,這樣的平反,不會讓你恢復原職,不會給你道歉認錯,大部份時候,也不會給你補發工資。
 
因為,你不是中共體制內的自己人。
 
在中國大陸,很多人知道這個事實,所以他們稱當局是趙家人。但也有很多人不知道,所以他們會震驚。我希望,大家能夠更深入的思考一下,為甚麼會是這樣的,為甚麼會震驚。不僅是對體制和社會進行思考,也要對自己的認識盲區,重新思考。
 
李文亮死前對媒體說過,一個社會不可能只有一種聲音。我們的社會,如果控制了言論,如果不允許反對的聲音,會發生甚麼事情,現在已經用數以萬計人的生命證明了一次。但中共當局不會,也不可能對這個問題進行反思,李文亮的死太輕微,並不會讓他們產生和我們一樣的震驚。因為他們和我們,不是同一樣的群體。
 
面對這個現實,我們才可能知道,以後我們應該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