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武漢4月8日解封,預料很多海外媒體將趕赴武漢,對這場全球大瘟疫的始發地進行報道,中共對此極為驚慌,提前下令醫院各個科室及個人不得接受外媒採訪。

《澳洲金融評論》(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駐中國記者麥可・史密斯(Michael Smith)4月16日在推特發佈消息說,武漢醫院已經提前給各科室下令,不得個人接受外媒採訪。

麥可・史密斯附上了一份來自武漢某醫院發往各個科室的文件。內容稱,隨著4月8日武漢解封後,世界各國媒體將來到武漢進行採訪報道。對此,省防控指揮部「極為重視」,特別召開專題會議進行安排部署。

中共對武漢各大醫院醫生下令封口。(Michael Smith推特)
中共對武漢各大醫院醫生下令封口。(Michael Smith推特)

文件強調,外媒的採訪接待部門為黨辦,全院職工都不得私自接受採訪。「如遇記者採訪,要第一時間向黨辦報告」。此外,個人也不允許在自媒體和其它媒體發佈所謂「未經證實」的消息。

這一禁令讓外界聯想到,不久前大陸多家媒體——《南方人物周刊》,《人物》雜誌,財新網等等紛紛到訪武漢,採訪醫院醫生以及知情者,披露了一系列中共各級官員瞞報,導致疫情失控,大量醫護人員感染、甚至多人去世的背後黑幕。

這些報道在大陸社會上引發渲染大波,其中以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的採訪最為外界關注,問責之聲不絕於耳。

《人物》雜誌3月10日刊登〈發哨子的人〉專訪文章,講述了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醫生發現疫情到現在的一百多天中,當局如何隱瞞疫情真相、導致疫情迅速擴散,以及讓中心醫院蒙受巨大損失。

艾芬說自己是個「發哨子的人」,作為傳播消息的源頭,她被醫院紀委約談,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採訪中,艾芬數次提起「後悔」這個詞,她後悔當初被約談後沒有繼續吹響哨聲,特別是對於過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是不是?」

《人物》雜誌的文章立即被中共當局封殺。但大陸網民與中共當局鬥智鬥勇,像接龍一樣,用各種版本讓文章一次次起死回生,與背後強大的審查較力。一天之內,先後出現了倒讀版、豎排版、繁體版、甲骨文版、火星文版(符號代替)、emoji版、摩斯密碼版、最高指示版、盲文版、英文版、德文版、圖片、滾屏、音訊和密寫版等五十多個版本。以「奇招」保留文章並散播開去,成為一大網絡奇觀。

《南方人物周刊》3月11日發表〈四人殉職,四人瀕危——武漢中心醫院「至暗時刻」〉的文章。報道了武漢中心醫院包括黨委書記蔡莉、院長彭義香,以及紀委書記李蜜等,嚴苛壓制醫護人員預警,並迫使他們在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情況下工作,暴露在病毒下,導致該院三百多醫護人員感染、4人死亡、4人靠儀器維持生命。

財新網2月26日也曾報道說,種種證據顯示,在去年12月底之前,有不少於9個不明肺炎(中共肺炎)病例的樣本被從武漢各醫院採集,基因測序顯示病原體是一種類SARS冠狀病毒(相似程度有80%左右,有傳染性),這些檢測結果陸續回饋醫院並上報給了衛健委和疾控系統。

報道援引一位基因測序公司人士的話披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位官員電話,「已有的(中共病毒)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不能對外發佈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如果你們在日後檢測到了,一定要向我們報告」。
……

但無一例外,這些揭露疫情爆發初期,中共當局隱瞞疫情內幕的文章全部被刪除。

武漢被視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最初爆發點,但官方公佈的武漢市死亡數字一直不足三千人,備受外界質疑。4月17日中共官方突然大幅上調該市中共肺炎死亡病例數字,從原來的2,579例,增至3,869例,上修幅度高達50%。但即使如此,這一數字仍被外界認為是嚴重少報,與美國學者和觀察人士的保守估計相去甚遠。

上月底,社交媒體出現武漢多個殯儀館大排長龍的照片,有報道稱,數以萬計的人領回親人骨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