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0日,武漢迎來習近平視察,湖北「解封」出現信號,但當下輿論更為關心的是,針對李文亮事件的調查結果何時出爐。

李文亮案官方調查組2月7日開查至今無果,而這一個月以來,外界可見,從疾控中心、病毒研究所到北京專家組成員,一再接受專訪;各路媒體也據此披露有關疫情上報失靈的細節、隱情等。而這些報道從另一面來看,也是各界在隔空相互推卸責任。同時因為「甩鍋」,不少關鍵信息得以流露。換言之,調查報告想要迴避這幾個地方的難度大增。

首先是李文亮所在的武漢市中心醫院。

李文亮在被武漢警方訓誡之前,已被該院嚴厲批評過。據報道,12月30日深夜,武漢市衛健委召開會議,該院某領導深夜通知李文亮去衛健委。12月31日,李文亮即遭到該院紀檢監察部門調查和斥責。1月1日後,武漢市中心醫院接收到的發熱患者越發增多,像「火山噴發」一樣。但是院方卻不讓醫護人員戴口罩,甚至網上流傳照片,兩名醫生用塑膠袋互相套住頭,權當防護,這無疑讓一線醫生幾乎等於赤手空拳猶如送死。結果也是如此,武漢市中心醫院感染的醫護人員遍及各個科室,致死率也高。

武漢市中心醫院的一把手書記蔡莉,二把手院長彭義香,究其實也不是因為外行指導內行。李文亮同僚、艾芬醫生曾曝光該院領導的恫嚇之語:「作為專業人士沒有原則,造謠生事,你們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導致了社會恐慌,影響了武漢市發展、穩定的局面。」這番話昭然若揭,比醫護人員的生死、防疫工作更重要的是黨的維穩需要。

武漢市中心醫院還有一個過硬的政治背景,新華網2019年1月新聞通稿顯示,兩位中國工程院院士牽頭,兩大國家級臨床醫學研究中心分中心落戶武漢市中心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在醫學研究領域入列「國家隊」。值得一提,中國工程院書記、院長李曉紅,曾任重慶大學校長,把重慶大學抬入985後,成為薄熙來的人馬,薄熙來2010年曾運作李曉紅入教育部,卻被彼時中央將李曉紅放到武漢大學。

其次是處於巨大輿論漩渦的國家衛健委。

在《財新》披露了國家衛健委「3號文」摀住哨聲、銷毀病例生物樣本後,一些謎團可說得到了解釋。武漢公安局官方微博1月1日的通報稱「8名散佈謠言者被依法查處」,而這8人12月30日在微信群發佈、轉發武漢市肺炎疫情,換言之,僅20多小時之內,武漢警方就對8名來自不同的一線醫院的醫生的完成查處,這背後應該有來自權威部門的統一指示以作為警方處罰的依據。此外,1月3日李文亮又被傳喚去武昌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簽署一份訓誡書,以及武漢地方醫院的領導「不約而同」要求所屬醫護人員隱瞞疫病信息等,現在能夠知道是國家衛健委「3號文」的驅動。

1月3日出台的「3號文」已證衛健委官員知道疫情不容小覷。《財經》專訪衛健委派武漢第二批專家為何沒發現人傳人?一位匿名專家表示,當時要求屬地管理,我們接到的這個指示,大概內容是:屬地管理,地方為主,專家組是幫忙的。此言看似甩鍋地方政府,但是誰能指示北京專家?

另在財新報道中,袁國勇是衛健委第三批暨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他提到了2個細節,在武漢考察之後前往北京彙報時,見到了一位副國級領導人以及國家衛健委的官員,以及直到1月16日試劑盒才下發到武漢,而沒檢測自然無法確診。衛健委主管以及分管醫衛系統的副總理孫春蘭能查?

最後是宣傳重器央視對「8名散佈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的廣而告之。

在武漢警方對李文亮等8人處理公佈後,可以立即直達央視新聞,而且連續2天多個頻道滾動播出,從這點來說,宣傳高層不可能不默許不知情。尤其是在疫情未消,封城猶在,輿論追問李文亮事件真相之際,《長江日報》高調報道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全市開展感恩教育」,貌似溜鬚拍馬,實際是要將民怨引到哪裏去?顯而易見,這波疫情讓「高級黑、低級紅」捲土重來,主管宣傳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能查?

其實眾所周知的根本問題,所謂官方調查並非「依法」,而是「依黨」,李文亮事件涉及疫情瞞報,而這渾水深得很,即使公佈了也不會是百分之百的真相。這場疫情付出了武漢封城、經濟停擺等的重大代價,如果最後只是追究省市兩級領導和衛建委官員,可以預見這將貽笑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