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選購心儀的耐克(Nike)鞋和蘋果手機時,您一定不會想到「奴工生產」或是新疆「再教育營」這樣的字眼。如果知道眾多國際名牌都是協同中共「文化滅絕」政策的產品,且在肆虐的疫情中,成批維吾爾族工人仍被運到外省的代工廠補缺,您還有心情購買嗎?

幾個月以來,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簡稱ASPI)的研究團隊一直在追踪中國各地維吾爾族勞工的情況。他們發現,過去三年中,至少有8萬多人被成批從新疆西部運往各省工廠從事強制勞動,其產品線涉及至少83個知名品牌的在華供應鏈,包括耐克、蘋果、寶馬、三星、索尼和華為等。

ASPI 本月1日發表的報告指出,很多勞工是直接從新疆「再教育營」輸送過去的。2017年以來,被拘押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約有100萬人;中共當局將輸出奴工的做法推廣到全國,8萬奴工是非常保守的估計。

維族工人在外鄉的真實生活

在得出結論之前,研究團隊檢視了數百份描述維吾爾族工人在外鄉生活的政府文件和官媒報導。他們發現,雖然遠離集中營,但維族工人的生活遠非自由。

他們被稱為「富餘勞動力」或「貧困勞動力」,經常以專列運輸,其務工合同通常在1年以上,期滿後以相同方式運回新疆。與官方宣傳的「工資誘人」相反,至少在某些工廠,他們的工資明顯低於漢族工人,工時卻長達十餘小時。

在「軍事化管理」之下,他們鮮少行動自由,近乎與世隔絕;下班後還必須參加普通話提高班、接受「愛國主義教育」。

每50名新疆運來的勞工被分配一名政府指派人員駐廠管理,有時是新疆籍在編警察。知情人士告訴宗教和人權非政府組織「寒冬」(Bitter Winter),在福建的維族奴工企業,警察經常搜查宿舍,檢查電話中是否有宗教內容,如果找到《古蘭經》,機主會被送回「再教育營」再關3到5年。

一份新疆省政府文件講到,該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事務部開發了大型數據庫,由100人專門負責記錄每個勞工的醫療、思想和工作情況。數據庫除登記每個人的社保卡信息,還從微信和另一個不知其名的智能手機應用程序中提取監控信息。

在人身和數字監控之外,中共地方政府有時還派幹部監視工人在新疆的家屬,以威脅工人聽命,這也證明他們務工絕非出於自願。

政府人員也以送回集中營或監獄來恐嚇工人。熟悉福建工廠的維族人士向「寒冬」證實,當地維族工全來自「再教育營」,如果不完成工作,可能繼續受到監禁。

圖2:在福建晉江市,維族奴工在警察看管下被運到一場民俗活動上表演民族舞。(圖:視頻截圖)
圖2:在福建晉江市,維族奴工在警察看管下被運到一場民俗活動上表演民族舞。(圖:視頻截圖)

福建的維族奴工在升旗儀式後合影。(知情者/Bitter Winter)
福建的維族奴工在升旗儀式後合影。(知情者/Bitter Winter)

耐克和蘋果代工廠的案例

跟據ASPI提供的信息,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安娜·菲菲爾德(Anna Fifield)於今年1月初來到山東青島萊西市,暗訪了為耐克代工的泰光製鞋公司,發現那裡同新疆「再教育營」一樣,裝有鐵絲網、瞭望塔、監視攝像頭,還設有派出所。她得知,工廠裡的維吾爾族工人不是自願來的,也不允許回家休假。

泰光公司的母公司在南韓,執行長金在敏(Kim Jae-min)說,青島分廠有600名維吾爾勞工。在耐克的全球供應鏈地圖上,青島泰光有4,095名員工,其中3,445人爲流水線工人。 

2019年6月,中共市委統戰部「石榴籽」夜校走進青島泰光舉辦普通話培訓班。(圖:微信圖片)
2019年6月,中共市委統戰部「石榴籽」夜校走進青島泰光舉辦普通話培訓班。(圖:微信圖片)

研究顯示,青島泰光製鞋公司2007年以來用了9,800名新疆工,該廠每年為耐克代工700萬雙鞋。(ASPI報告)
研究顯示,青島泰光製鞋公司2007年以來用了9,800名新疆工,該廠每年為耐克代工700萬雙鞋。(ASPI報告)

在澳洲報告的多個案例中,有兩家在蘋果供貨商名單上的企業,其中之一是安徽省合肥的福映光電有限公司。

官媒《新疆經濟報》這樣描寫道,在福映光電,維族女孩阿依努爾「每天都洗澡,長髮更飄逸了,笑起來酒窩也更迷人了……她學會了使用微信……國語水平不斷提升」。

福映光電的維族女工阿依努爾(左一)。(ASPI報告)
福映光電的維族女工阿依努爾(左一)。(ASPI報告)

福映光電的母公司「翰博高新才科」(Highbroad Advanced Material)生產LCD和OLED屏幕,近八成收入來自其客戶京東方(BOE),後者不但向蘋果、LG、戴爾、聯想、三星、索尼和日本顯示器供貨,也賣給寶馬、美洲豹、路虎、奔馳、大眾等汽車廠商。

另據《和田日報》報導,在另一家蘋果供應商——江西南昌歐菲光股份公司(OFILM),各族裔被要求「逐步轉變觀念」,成為「有事幹,有業就,有錢賺,知黨恩,感黨恩,跟黨走,保穩定」的人。

對於每個被運到外地的維吾爾人,政府都會根據務工時間長短,向勞動力轉移的組織者和接收工廠支付一筆錢。去年,地方政府組織新疆工進行兜售的廣告不斷出現在網上。

其中一則說,可成批輸送16至40歲維吾爾族工人,15天內到企業,「用新疆工的優勢是:半軍事化管理,能吃苦,人員不流失,合同簽多久,就上班多久!100人起送!」

百度貼吧hr吧新疆勞工廣告。(網頁截圖)
百度貼吧hr吧新疆勞工廣告。(網頁截圖)

青島德才人力網的新疆工人廣告。(網頁截圖)
青島德才人力網的新疆工人廣告。(網頁截圖)

由於信息有限,這些維吾爾族工人是否全都是強迫勞動還無法確定,但研究者們觀察到的令人不安的事實,已經符合國際勞工組織(ILO)對強制勞動(Forced Labor)的定義,包括:

1. 受到拘留等恐嚇威脅,及保安監視和數字監控;

2. 在新疆的家人受威脅,由此不得不依賴當局,無力反抗;

3. 行動自由受限,例如工廠封閉、高科技監控;

4. 宿舍分開,以專用火車運輸;

5. 工作條件惡劣,包括洗腦灌輸、警察崗哨、軍事化管理、禁止宗教信仰;

6. 工時過長,下班後被強制上普通話和政治課。

耐克已表示,其價值觀會和生產鏈同步延伸以保障人權,並於上週宣布其青島製鞋廠終止僱用新疆工。但耐克僅是要求中國加工廠承諾調查並加以補救,迴避了主動承擔責任。

阿迪達斯、博世、馬莎百貨、松下等品牌在回應有關調查結果時,則否認了與用維吾爾族勞工的廠家有直接合同關係,但無法排除間接供貨環節用了維族工人。

中共罔顧疫情急復工 維族人能否活著回家

今年1月以來,中共肺炎肆虐中國全境,當局持續散佈疫情控制的假消息,要求全國復工,繼續草菅人命。維吾爾人仍被成批運送到疫情嚴重的湖南、江蘇、江西、廣西、福建、山東、安徽等地,以「緩解缺工難題」。

2月22至28日間,被運到內地的新疆「富餘勞動力」共計1,459人。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莎(Dolkun Isa)批評,新疆當局的舉動「令人震驚」,這些人員可能「無法活著回家」。

為蘋果代工的南昌歐菲光,2月15日在廠員工總數已達3,000多人。3月6日其官網宣布已全面復工復產,「又迎來了一批彝族、回族、維吾爾族、苗族、土家族等各少數民族的新員工」,「特別開設『復工返崗』專機、專列和專車,提供『點對點、一站式』直達接運服務」。

為耐克代工的青島泰光製鞋公司2月10日已復工,開工兩日口罩即告急,鎮黨委書記緊急調撥3萬只口罩,以解「燃眉之急」。

耐克鞋的另一大供應商「豐泰」的9家中國子公司皆已復工;阿迪達斯代工企業「寶成」除湖北廠區外大致恢復運作。耐克和蘋果公司在中國的門店也逐步恢復運營。

不過,嚴重依賴中國勞工和原材料的國際品牌顯然正受到疫情嚴重衝擊;由於在東南亞的代工廠依賴大陸原料,耐克、優衣庫、蓋璞(Gap)等名牌服飾都面臨斷貨危機。

耐克近期發出營運預警,今年迄今為止收入已經損失35%。到3月20日,蘋果股價相較2月降低了25%;專家預測,由於需求降低和供應鏈限制,iPhone產品的銷售利潤今年將降低20%……

結語

澳洲研究者們提出一個問題,環顧我們消費的名牌產品,有多少生產企業與中共的「文化滅絕」脫不開干係,有意無意支撐著邪惡政權的氣數?恐怕不止研究中列出的83家。

對於長久依賴中國生產鏈的國際品牌來說,是相信謊言、繼續與之捆綁,還是辨明善惡、加速脫鉤,既是企業面臨的選擇,或許更關係到其中個體的命運。有目共睹的是,那些親共、信共的國家地區、產業和個人,受疫情衝擊最為嚴重:中共病毒走的是「親共路線」。

如果跨國公司繼續逃避道義責任,作為消費者的我們,必須要問自己一個問題,是否還要購買這些名牌產品?

「維吾爾族人的遭遇不是地方問題,而是全球問題,它給跨國公司和個人消費者帶來了新的挑戰。」澳洲研究者在近日發表於《華郵》的評論文章中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