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維吾爾族近年被爆出有上百萬人被關入「再教育營」,引發世界關注。曾在新疆「再教育營」受害的古爾巴哈(Gulbahar Jelilova)女士,接受台灣圖博之友會與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邀請來台進行演講,說明所遭受的慘無人道經歷。

為了讓民眾更了解維族所遭受到的迫害,「沒有圍牆的監獄:維吾爾人的今天」特展將在10月18日至11月17日於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行,古爾巴哈也在10月19日下午進行演講。

來自哈薩克的古爾巴哈(Gulbahar Jelilova)女士,過去24年都在中哈邊境經商,2017年時,被以幫助恐怖份子提供資金為罪名,關進烏魯木齊「再教育營」,經過家人不斷向聯合國寫信求救、希望協尋古爾巴哈的下落,中共倍感壓力後才在2018年9月放她離開。

曾在新疆「再教育營」受害的古爾巴哈(Gulbahar Jelilova)24日出席記者會,向台灣民眾揭露她所遭受的慘無人道待遇,控訴中共對人權的迫害。(陳柏州/大紀元)
曾在新疆「再教育營」受害的古爾巴哈(Gulbahar Jelilova)24日出席記者會,向台灣民眾揭露她所遭受的慘無人道待遇,控訴中共對人權的迫害。(陳柏州/大紀元)

目前定居在土耳其的古爾巴哈,雖然仍被中共特務監控,但她認為自己有責任告訴世人「再教育營」的真相,所以才答應協會邀請來台,說明被關押期間親身經歷的慘無人道對待。

再教育營慘無人道 逼吃藥、打針、性侵

古爾巴哈表示,她只是往來中哈邊境的小商人,2017年時卻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送進「強制收容所(所謂的再教育營)」,直到2018年9月都在集中營,這次能有機會把465天的經歷說出來,讓大家知道中共暴政對待人民的手法。

她說,被關進強制收容所時,因為無法洗澡,身上都有蝨子,所以被強行剃光頭髮,目前身上還留有創傷,醫生說需要長時間才能排出體內毒素。

談到集中營內的不人道對待,古爾巴哈表示,自從被強制收容那天開始,她就被綁上5公斤的腳鐐,直到離開收容所後才被解開。

她在收容所期間,還會被抓去24小時審問,期間無法喝水,有幾次都在審訊過程中昏倒。且受審前要帶上手銬、戴上頭套,並被要求坐在老虎凳長達24小時,獄中有很多姐妹被帶去審訊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她說,收容所每星期都要求她們吃兩片藥、每個月要打一次針,卻不告訴她們藥物是甚麼,也不能問吃藥的原因,否則會遭受更殘暴的對待,所以沒人敢問,有女孩吃了一二個月後,生理期就停止了,還有人身體出現各種反應、長出不明的東西,但卻不准她們看醫生。

古爾巴哈說,她在首次審訊時,審訊人員提了很多她都沒有做過的事情,還要她在文件上簽名,她以不懂文字內容為由拒絕簽名,結果他們把她從黑牢中帶到外面,被一群男人性侵,管理員就是用這樣的方式對待她們,要她們承認這些被構建出來的罪名。

古爾巴哈說,她們每星期都會被要求換房,每兩個月會帶她們去體檢、蒐集一切資料,過程中雖然都被要求戴頭套,但偷瞄後發現,有許多白色巴士停在外面,每輛車可載四五十人,「可以想像監獄有多龐大」。

中共同納粹一樣 用集中營對待新疆人

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理事長何朝棟表示,所謂「再教育營」其實就是「集中營」,過去二戰時納粹用集中營對待猶太人,當前中共就是這樣對待維吾爾人,希望台灣別再對中共抱有幻想。

曾在新疆「再教育營」受害的古爾巴哈(Gulbahar Jelilova)2019年10月24日出席記者會,向台灣民眾揭露她所遭受的慘無人道待遇,控訴中共對人權的迫害。(陳柏州/大紀元)
曾在新疆「再教育營」受害的古爾巴哈(Gulbahar Jelilova)2019年10月24日出席記者會,向台灣民眾揭露她所遭受的慘無人道待遇,控訴中共對人權的迫害。(陳柏州/大紀元)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亞洲太平洋地區全權代表伊里哈木說,身在自由社會的人民,是無法想像竟有國家會做出如此慘無人道的對待,希望台灣人民能夠認清。

迫害理由百種 立委:別對中共抱有幻想

民進黨立委林靜儀則說,再教育營是被美化的名詞,實質上就是沒有人道的種族、文化滅絕,包含身體殘害、自由剝奪,且沒有任何審判程序,這些作為都是關注人權國家不能接受的。

她強調,東突厥斯坦人沒有做錯事,大家不要對中共再抱幻想,以為聽話就不會有迫害,中共會用各種理由侵害你。

時代力量高雄市議員黃捷表示,對於維吾爾人的遭遇、被迫害,感到痛心,希望該議題能被國際看見。她呼籲,台灣只要是捍衛民主自由的政黨、人民都應該關注,大家都站出來替為維吾爾人聲援,讓中共政府知道這是錯誤的,這件事情不該發生在世界上。#